【黃家正專訪.下】政治氛圍令人心淡 「希望有個叻人領導我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生於中產家庭,黃家正除了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面對結婚、買樓等現實問題外,亦曾一度對自己的身份感到疑惑,稱自己是「外星人」。阿嫲是客家人,父母是馬來西亞華人,他在香港出生、成長,小時候除了學琴,還是學琴,父母甚少話當年及向他描述舊香港的模樣。直到長大了,他才知道香港人原來不只會拜年,還會過冬。他知道普遍香港人都學英式英文,偏偏自己卻去了美國讀書,講美式英文,回到香港他講英式英文,但發現自己說的「不是香港的英式英文」,而是「馬來西亞式英式英文」。

一直對身份感到疑惑的他,卻在近年接觸香港文化、大量閱讀新聞後,有了明確的答案。

攝:高仲明

其他音樂家應該覺得我很奇怪,我的訓練也不是很香港,可能我的老師是羅乃新,她的教法不太香港,我在美國跟的老師也很奇怪,可能最正常的是演藝學院的郭嘉特老師,佢帶番一啲傳統性畀我。
黃家正

讀音樂的人可分為幾類,有人專注演出,有人學做老師,有人朝學術方向發展,而他,則以演出及籌辦音樂會為主。「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會去尋找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及想成為一個怎樣的音樂家。」他關心「亞洲鋼琴家」這個群體,會思考亞洲人與歐洲人玩古典音樂的差別,找出亞洲鋼琴家所代表的意義。

他是一個不浪費時間的人,在拍照、訪問的空檔,便彈起琴來。

「一個俄國鋼琴家玩俄國音樂,他們不會想這到底是什麼,正如我們不會諗廣東文化是什麼。我們贏了很多世界大獎,我們玩人家的音樂,但到底是玩些什麼?就像鬼佬學粵劇,學得很好,好過汪明荃,那他看到些什麼?他的想法如何?甚至他的玩法又是如何?」從亞洲鋼琴家想到香港的鋼琴家,再想到文化背景及教育制度對音樂家的影響,他總是想很多。

我是一個實在的人

他又跟我分享他對不同世代的看法,譬如50、60、70後的香港人,受大時代影響,較少講夢想,80後的生活環境變好了,開始有追夢這回事,而像他這樣的90後,會視夢想為一件重要的事,會講我想點點點。「我鍾意做咩嘢—這六個字已經變成(90後的)標籤,我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那你的夢想又是什麼?」

我對夢想完全沒有遐想,我小時候甚至不知道何謂夢想。我是一個很實在的人,不做不可行的事。我有想做的事,如果做到,我會去做,但我不會去夢想。我淨係對我做得到的事有興趣,例如做一個音樂節,咁我會去做。可能對一些人而言,我做到的已經是夢想,但我不會這樣想。
黃家正

他自知與同輩人有點不一樣,卻說不出當中的差異。在美國讀書時,悶得發慌的他養成看新聞的習慣,從「高登」到《信報》,從時事政治到生活風尚,汁都撈埋,最後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我雖然不是典型的香港人,但我一定是香港人。

以往行事較為高調的黃家正,如今收起鋒芒,只想做個平凡人。近年,他轉漸找到自己的方向,一是專注演出,二是搞本地薑音樂節。(受訪者提供)

曾想從政改變社會

話說回來,香港人置身漩渦中,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有天,他忽發奇想,不如去從政吧。那是「梁游風波」(梁頌恆及游蕙禎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鬧得沸沸揚揚之時,他盯着手機追新聞,「我跟拔萃的同學說,我們任何一個做都好過他們吧。我中學任何一個同學都比他們叻,相信許多香港人都這樣想,而他們被DQ時,大家應該也覺得很崩潰吧,為什麼香港年輕人從政會是這樣?」眼前的他,與電影重疊,骨子裏他還是那個自負的黃家正。

「在美國,共和黨反奧巴馬,民主黨反特朗普,起碼有人一齊反。在香港,你反政府,但你攻擊的對象是誰?你無法支持梁游,因而出現一些替代品,這樣很容易散。那一刻,我會想,是否要從政?我們年紀差不多,但我們每一個都叻過佢哋。」但這個想法只是瞬間閃過,他始終實在,在考慮了可行性後,便打消念頭。「想從政是因為想做到才去做,但如果支持你的氣氛並不濃厚、當選機會微、做到的事情不多,那自然不想做。」

是激情不再了嗎?他耍手擰頭:「我對政治感興趣並不是我很火爆,也不是因為我很有熱情,而是我很疑惑,我認為當選去領導大家的理應是一個很叻的人,是一個適合的人。點知佢哋咩都唔識,只有口號,不做實事。」

我希望有一個合適的人來領導社會,而且是我這一輩的人。但我講明先,我是不會從政的,叻過我的人有很多,我不是公共行政或社會學專家,我只會專注在音樂上。
黃家正

作為大香港裏的小市民,天天看着政治鬧劇,難免心淡。或許這也是大部分香港年輕人的感受,從黃洋達到梁天琦,一班人一齊反,激情、求變的火燄曾讓人相信香港有改變的可能,「但後來帶領大家一齊反的人漸漸淡出視野,那我們還能跟隨邊個?民主黨唔掂,中間路線不可行,還剩下什麼?」

去年特首選戰,黃家正幫曾俊華拍片,用意是鼓勵有才華的年輕人從政。「佢哋(年輕人)如果好叻,我當然想佢帶領我,正如佢哋搵人表演,也會搵一個音樂叻的人來表演一樣,你不覺得嗎?」這不僅是他的心願,也是大部分香港人的期望。

+5
+4
+3

上文節錄自第11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6月19日)《網上被追擊 反其道而行 黃家正:我不做KOL》。

重溫黃家正專訪:無視網上流言蜚語 專注音樂拒做KOL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