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不叛逆 MC仁:希望公平地討論塗鴉藝術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說,塗鴉本是人類的天性。遠古時代的洞穴畫,現在變成人類藝術史上最大型的自發藝術。壁上塗鴉這種藝術創作方式,是否有什麼特殊意義?時至今日,塗鴉所現之處無所不在,有的出現在後巷陰暗處,而大部分街頭塗鴉都出現在普羅市民每天路過的當眼處。這種呈現方式,能引起大家公平地討論塗鴉藝術嗎?與傳統學院派的藝術作品相比,街頭塗鴉能鼓勵更多人參與,引導大家自行判斷、自行思考嗎?

撰文:陳廣仁(MC仁)

關於塗鴉的種種,我想起了法國電影《逆青春》。2013年上映的《逆青春》是一部有關塗鴉的電影,主人翁是15歲的謝里夫(Chérif)——新移民後裔、父母離異、物質生活貧乏、無心向學、外表平凡、性格孤僻,而且毫無專長,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男孩。他身處的法國小城也貼近現實。這種平庸所散發出的,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氣息,曾經在法國平凡地生活過的朋友,尤其是曾與當地青少年相處過,應該明白這種小城氛圍。

《逆青春》的主角謝里夫本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男孩。(電影劇照/UniFrance)

初嘗塗鴉 衝擊心靈

也許是為了尋求刺激,《逆青春》中的小鎮青年偏愛無牌駕駛甚至偷車,即使已有前科仍會再犯。面對兒子日復日的輕狂日子,謝里夫的母親覺得自己管教不了,便提出送他到法國東部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交由親戚照顧,入讀專門接管問題少年的建築業訓練學校,不用再一事無成地過日子,而且那裏也有他多年不見的父親。然而,小鎮就是小鎮,即使環境相若,謝里夫的劣性難改,換一所學校只是換了打架的對象。

就在謝里夫對前景感到徬徨之際,發現年紀相若的表哥是當地一個地下塗鴉組織的成員。就在所有人熟睡之夜,表哥穿上深色衛衣,帶謝里夫偷偷出外,見識一下塗鴉文化。謝里夫從此被深深吸引。塗鴉時他不如意的生活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在塗鴉的世界一切都是隱藏。(《逆青春》電影劇照/UniFrance)

在塗鴉的世界,一切都是隱藏的:匿名的身份;一切行動都不可以顯露在任何眼睛、鏡頭或閉路電視之下;所用工具、創作習性、行事的人數多寡等,都要盡量做到「來歷不明,去向未知」。唯一剩下來就只有以城市街景、地車外殼作為畫布,充滿個人風格的作品。

其實一直都有關於塗鴉的紀錄片,可是這類題材太過敏感,很多相關的資料、圖像、錄像,都成為執法當局的搜查範圍,隨便公開會引起爭議、尷尬,甚至訴訟,因而直接及間接影響塗鴉文化的歷史演變,令它塗上一層神秘色彩。

在地下世界抵抗霸權

塗鴉似是不受規則,卻另有一套遊戲的規則。加拿大年輕記者Naomi Klein在被奉為「塗鴉聖經」的自己作品《No Logo》中寫道:「在某些理論上,塗鴉和廣告是沒有多大分別。公共平面除了服務權威的官方告示外,就只有服務於資本的廣告消費宣傳……如果是經過周詳思考及計劃而行動的話,塗鴉可被看成一種軟性的抵抗行為。例如美國街頭藝術家Shepard Fairey在美國政府的建築物噴上宣揚共產風格的創作Obey Giant;英國塗鴉大師Banksy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反建制作品……林林總總的街頭塗鴉傑作都令當局大感頭痛。」

塗鴉可被看成一種軟性的抵抗行為。(VCG)

當然,在利益衝突、官商體制、媒體合作等各方大力打擊之下,塗鴉這種反社會、反建制的行為在專權的世界中,被當權者以「家長口脗」斥責,變成濫用自由、無聊過激的危險行為。他們認為愈受年輕人喜愛的反叛文化,愈應予以強烈打壓,不容有任何討論空間,這些被冠上的污名蓋過了一切創作本意。這樣的話由強權來濫用自由,說得過嗎?

然而,塗鴉這種「遊戲」從「過分的惡作劇」,經歷幾十年的演化,變成流行文化、時裝及消費文化,風頭一時無兩。無數正版、翻版、原創諷刺社會政治,或二次創作惡搞的作品,充斥在世界各地的街頭塗鴉市場中。現今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是如何被塗鴉文化吸引、如何消化?我們又是怎樣消費它,並互相交流?塗鴉文化中的反抗意味還存在嗎?

當塗鴉文化由一無是處、惹人討厭的行為,變成有利可圖的資源,當權者的態度又會有所轉變,變得不再敵視嗎?如果年輕人沒有自由、不准自由創作或惡作劇,他們長大後,世界是否只剩下一大堆毫無創意的「老古板」活在地球上?

如果不准創作,世界是否只剩下一大堆毫無創意的「老古板」?(VCG)

《逆青春》這部電影沒有維護正義的超級英雄,沒有警匪槍戰,沒有黑幫暴力血腥,沒有誇張色情,也沒有直接批判社會,只藉着一個平凡少年的「童話故事」,反映大家一直朝夕相對但又不願面對、視而不見的問題。作為塗鴉藝術家,我並不建議盲目歌頌這種塗鴉藝術,但希望和大家一同思考這個問題:當一群人冒死拼命守護一種藝術,社會又應如何定性這種行為?

我非常好奇,要是將《逆青春》介紹給生活在香港的年輕人,會引起他們怎樣的共鳴與思考?假如將這部關於年輕人的電影,看作成一部討論社會議題的戲,推介給香港的成年人,又會引起他們的反思嗎?

上文刊載自第12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16日)《塗鴉不叛逆》。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亞洲塗鴉第一人」MC仁(陳廣仁)填詞、塗鴉就多,閱讀佢嘅文章就唔係成日有機會!睇完MC仁對佢熱愛嘅塗鴉藝術發表嘅感想後,想同佢有一個近距離嘅互動交流?7月20日,MC仁會聯同影評人陳廣隆為01周報 x 法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館法式好戲放映會主持映後談。兩位「陳廣」同場大談街頭文化與青少年之間的關係,機會難得,立即報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