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18】10位愛情文學作家寫愛情時,還在寫什麼?(下)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書展踏入第29個年頭,勇闖三十大關前,轟轟烈烈愛一次,選了「愛情文學」當年度主題。貿發局選的十位作家,各有特色,也各有擁躉,各有動人之處。與其質疑選人標準,抨擊貿發局不懂文學(而這是理所當然的),不如嘗試從十位作者的海量作品中,找出最能反映作者風格的作品推薦給大家,並探討在一大堆「情情塔塔」底下,十位作者還滲入了什麼訊息,為愛情文學展現怎樣的風貌。

撰文:江澄

重溫江澄評論五位香港愛情文學作家的風格及作品:
【書展2018】10位愛情文學作家寫愛情時,還在寫什麼?(上)

深雪—新紀元女王

深雪在香港大學歷史系畢業,她的作品也常見歷史人物。記得讀她的《二姝夢》時,男主角是畢加索和拿破崙,那時穿越小說還未如今天氾濫,覺得深雪很有想像力,對歷史亦認識甚深。

之後深雪寫的故事愈來愈奇幻,不只歷史,更涉及很多新紀元的元素,例如前世今生、神秘學和能量轉化等。她的新紀元小說我讀得不多,但個人口味問題,我偏愛這種少少gothic的風格,也欣賞她幽默地挪用天主教元素(阿當夏娃是元祖愛神),看過的我都算喜歡。

深雪所有作品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愛經述異》。接近十萬字的作品,第二女主角要到書最後三分一篇幅才出現,前三分二全是男女主角二人的糾纏。愈簡單的情節愈難寫,深雪寫得非常深刻,有追看性。流行文學也不乏認真和文筆好的作者。

推薦作品:《第8號當舖》

私人選擇:《愛經述異》

林詠琛—透視人心

林詠琛又是一位多產作者,由1999年第一本小說《空之鏡》開始,至今已出版七十多八十本作品。我看過她早期的《陽台上的瑪格烈特》和《魔幻廚房》,以及中期的《共生》,早期作品風格和中後期分別頗大。《陽台上的瑪格烈特》和《魔幻廚房》均是都市愛情的格局,到《共生》就用了很多心理學的理論。我知道林詠琛也擅長將鬼寫進愛情小說中,但絕不是傳統的鬼故或人鬼戀。

為了更了解林詠琛的風格,我訪問了另一位小說作者唐希文,她不諱言自己是林詠琛的書迷,每本都看過。

「林詠琛的書最好看的不是愛情,而是看似複雜但其實十分單純的人心,總為人在悲傷中帶來希望,當然懸疑或奇幻的包裝也很吸引。」

推薦作品:魔幻探偵系列,包括《畫中消失》、《水中消失》等(唐希文提供)

私人選擇:《天空的秘密》(唐希文提供)

鄭梓靈—既純情又現實

最初吸引我看鄭梓靈的書是它的銷量,單純的羨慕,沒有妒忌,當然更想從中偷師。我一口氣看了《童話休止符》、《初戀格子襯衫》和《紅郵箱與沉默的街》等,第一印象是有點氣悶。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我們還在讀這類愛情故事?女主角們都是瑪麗蘇,漂亮癡情倔強,只是讓瓊瑤的女主角們說廣東話和穿上時裝罷了。連外形都很單一,印象中鄭梓靈筆下沒出現過健美或稍稍豐滿的女主角,全是文弱纖瘦型。

後來跟幾位鄭梓靈鐵粉聊天,她們一致推薦我看《迷失在夢想國的戀人》,說這本書如何讓她們哭崩,甚至影響她們的人生觀。我又急急找來看。女主角仍是瑪麗蘇,情節稍稍多一點轉折,令我醍醐灌頂的倒是書的結局。女主角舒柔接受一直守候在身邊的暖男阿徹,深情地跟他說:「……我需要你,我是真的需要你。」讓鐵粉們哭崩的,就是這一句?

從來,在愛情故事國度,沒頭沒腦具摧毀性的愛才是至高無上,殷勤老實建構幸福的需要只能忝陪末席,排名往往在幻想迷戀曖昧甚至肉慾之後。鄭梓靈在青澀之齡就看透愛情和生活的關係,為具現實意義的「需要」加冕,其實也是一種創新。

推薦作品:《迷失在夢想國的戀人》及《大人的戀愛》

私人選擇:沒有

天航—熱血乘九,像能量飲品的愛情

跟我讀鄭梓靈一樣,又是拜服於銷量和名氣,我很久以前已讀過天航的小說。那次一口氣買了兩本,《戀上白羊的弓箭》和《披上狼皮的羊咩咩》。我花了四個月才看完《戀上白羊的弓箭》(書不長,估計不超過十萬字),直到現在還未有意欲甚至勇氣翻開《披上狼皮的羊咩咩》。

跟同是寫作的朋友討論過,他不信天航的書會難看(但其實他沒有看過,只是相信市場,認為暢銷作者的書不可能太難看)。我說不是難看,但我看不來,硬要形容是「我進入不了天航的語境」。

看天航的書像在聽動畫電影《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的阿樂(Joy)說故事——持續不斷,無時無刻的亢奮,情節不石破天驚,但描寫很誇張。一頓下午茶能有多難吃?所謂地獄廚神又真是危險人物嗎?天航會寫到不諳廚藝的女生跑入廚房,男主角會感受到生命威脅,春卷、牛排和烤餅會燒成炭條、炭塊和泥巴,男主角又會避免女孩不高興而說好吃。情節都不正常,但又不是奇幻小說。

其實,天航是有一點點像九把刀,但是將九把刀故事中最亢奮熱血的部分再乘以九倍的能量,還要由頭high到尾,像喝了九十九罐能量飲品……

推薦作品:《三分球神射手》及《君子街,淑女拳》(我沒有看過,是憑書的名氣推薦)

私人選擇:沒有

Middle—我手寫你心

終於到了今年書展最具爭議性的重點介紹香港作者Middle,也是另一位我在寫文前才惡補的作者。沒有讀過依達,我說余生也晚,沒有看過Middle肯定是余生也早,不察覺他在文壇的地位,一直走漏了眼。

跟依達不同,Middle的書很易找。我在書店買了他的處女作《純屬虛構》,又從圖書館借來《在我們忘記之前:book of his story簡志民》,兩本都很快看完。

怎麼說好呢?看完Middle兩本書,掩卷一刻,反應都是:「就是這樣?」平凡的故事,平凡的文筆,平凡的描寫,平凡的人物設定,平凡所以絕對合理的情節推進。主角像身邊的同事;故事,只要你超過十八歲,肯定聽過類似的;場景就是你天天走過的街。不像看小說,反而像看某個喜歡寫的朋友的blog。

如果你讀小說是要尋夢,跌進一個不可能實現的世界,你絕對可以不理Middle。但如果你閱讀是想讀到有人以比你通順的文筆寫出你平凡的心事,Middle會適合你。

推薦作品:Middle Facebook專頁

私人選擇:同上

結語:遺珠和私選擇中的私選擇

任何選舉都有遺珠。既以「愛情文學」為主題,十大重點介紹香港作者,最礙眼的缺席者必是張小嫻無誤。幾乎所有稍懂流行文學的人,都有這個疑問。道聽途說,是張小嫻婉拒了邀請,理由不詳。

另外,為什麼沒有多年來獲獎無數的鍾曉陽呢?她的《停車暫借問》被譽為「三十年來最細膩、脫俗、驚心的愛情故事」。因為鍾的作品太文學,跟今年以流行文學為主的氛圍格格不入?張愛玲也是文學呀。私自猜想,應該也是鍾曉陽婉拒了邀請吧。男性角度找來了幾近失傳的依達和較新世代的天航,那有沒有考慮過夾在他倆中間、不新不舊的梁望峯?少年時代已開始寫作的他,可能是香港最多產的作家,較依達貼近時代,資歷又較天航更深(個人意見文筆也優勝)。還有最受爭議的Middle,網絡文學作者多如天上繁星,為什麼選他不選鄺俊宇?

要數香港「愛情文學」作者,怎可能沒有張小嫻?(視覺中國)

以上是較明顯的遺珠。身為作者和讀者,我當然有點私心,有些愛情文學作者和作品,在我心中有特別的地位,我稱這些為「私人選擇」。

如果要在十位作者名單上加一個人,我會選上南方舞廳。我承認,是因為ViuTV的電視劇才開始看她的作品,但我一看就看完了整套《瑪嘉烈與大衛》,包括《綠豆》、《前度》、《最初》、《蒼蠅》和《絲絲》,共五冊。愛情小說很容易老套,出色的作品也不例外,《瑪嘉烈與大衛》勝在完全不老套,南方舞廳單用文字就能營造一種簡約和現代的感覺。她的小說也不用傳統的敘事方式,像極短篇又像散文,易看易讀,是一種很親民的創新。

江澄

小說作者

主要作品《那年秋天,我們在雨傘下跳舞》、《像你這樣的一個女子》、《無疆》

亦有寫電影散文及人物訪問

上文刊載自第12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16日)《淺談書展「愛情文學」十位名家 他們寫愛情時,還在寫什麼?》。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江澄文章:

從《某日某月》說起 香港電影的名校想像(上)

從《某日某月》說起 香港電影的名校想像(下)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