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過後】新晉樹藝師前路不明 人力資源規劃過分遲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種樹、護養最關鍵的是「樹人」,專門的樹藝師或是樹木管理人員均需長時間培訓才能成事。儘管當局回應指正積極研究相關措施,並預計於2019年底推出資歷架構相關方案,但其行動早被批評過於遲緩,是次颱風更揭示了本港護樹人才短缺的問題。

申訴專員公署在2016年主動調查政府樹木管理制度及工作,指出園境師及樹藝師均為樹木管理相關的專業,但兩個專業所受到的待遇有別。園境師的專業資格認證已受《園境師註冊條例》規管,由園境師註冊管理局負責註冊、查證資歷、處理紀律問題等以維持專業水平,惟樹藝師未有註冊制度,難以確保其質素和操守。

報告續指,無論是負責日常護養工作的前線人員或是樹藝人員,入職均無特定資歷要求,只需基本經驗,報告認為專業知識及工作經驗有助巡查及覆檢人員能夠盡早及準確地找出危險的樹木,而樹木辦所舉辦巡查及覆檢人員的相關訓練課程亦只為期兩天。申訴專員公署批評當局雖有為負責樹木管理工作的公務員舉辦培訓課程,但直到2015年年中,樹木辦才開始研究樹木管理的人力資源情況,樹木管理人力資源規劃過於遲緩。

園境師及樹藝師均為樹木管理相關的專業,但兩個專業所受到的待遇有別。(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不是技工而是專業​

「樹木人負責樹木」,浸會大學國際學院樹木管理專修學科統籌鄧銘澤指,政府樹木辦中資深樹藝人少,總監亦無相關背景,政府5月委任的樹木辦總監高韻儀的履歷受質疑,因其修讀土木結構工程,專長是斜坡安全和監管爆炸品運輸及使用,與較早前政府公開招聘的要求有所出入。

鄧銘澤希望政府架構中有更多讀樹木出身的人去處理樹木,而非工程師、園境師兼做樹木管理的工作,或是用園境師的資歷架構控制樹藝師。他強調樹木管理人員與園境師是有分別的:園境師負責設計、美觀、硬件配套等方面的工作,而樹藝師專責的更多是與樹木相關的事務。

樹藝師專責的更多是與樹木相關的事務,與園境師是有分別的。(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曾表示,人手是政府現階段必須處理的問題,以地政總署為例,其樹藝師人手嚴重不足,僅13人,完全無法應付轄下數以萬計的樹木(見表)。鄧銘澤教授則指政府覆核人員不足,以致監管承辦商的力度不彰。

「樹藝師不是一個技工,而是一個專業」,鄧銘澤形容情況就如醫生有各種專科專長一樣,樹藝師亦分為攀樹師、病蟲害、真菌、移樹等各個專業範疇,而資歷架構正好有助學生及家長選科時了解這行業的前景,鼓勵更多人入行。譚凱邦表示,本地專門的樹藝師註冊制度,一來可以區分以樹藝工作為主的人,二來可以掌握這一行的人數,並進行定期考核及更新,從而提高業界質素。鄧銘澤補充,樹木專業已經有獨立成科的條件,但礙於收生困難,大學開辦的相關課程並不多,前景及出路也成疑。但他指,「園境師當初也是一步步引入政府架構中,才慢慢發展的,樹藝師也應如此。」

薪金成壓價犧牲品

現年30歲的阿豐曾立志成為樹藝師,但接觸這一行後發現前景不明朗。他當初因為在外國農場工作兩年,對戶外工作感興趣,於是修讀樹藝證書課程,讀畢後才發現與理想中的工作內容出入很大。他表示,在香港專門負責樹木工作的公司並不多,多數需兼顧園藝,實際上接觸樹木的工作機會較少。以他為例,一個月只有一兩次的機會接觸樹,其餘的時間均是從事園藝工作。他指出,很多從事樹木或園藝工作的公司,均以較為低廉的價錢投標或外判工作,從業員薪金因而成為壓價犧牲品。他又謂「一分錢一分貨」,若要認真做,變相會增加人力及時間成本,由於低價投標,園藝公司並不會仔細檢查每一棵樹,最終拉低服務質素,「保護樹木的初衷蕩然無存,只為完成工作而工作。」

發展局回應表示,為幫助行業繼續邁向專業化,正積極與教育局轄下的資歷架構秘書處協助業界制訂《能力標準說明》及設立資歷架構,有關工作預計可在2019年底完成。當中會說明從業員須具備的技能、知識及成效標準、專業操守及態度,以制訂切合行業需要的培訓課程,可為業界規管提供基礎,以劃一及提升行業整體專業知識和水平。

鄭先生認為資歷架構是培養樹木人才的第一步,當局須監管坊間質素參差不齊的證書課程,並設立專門的園藝種樹學院。(林立勝攝)

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副主席許智峯表示,現時政府部門人員只有樹藝師資格而無成立獨立的職系,以致相關工作經常外判處理。他續指,政府在設計綠化時亦大部分仰賴園境師,側重園境與人之間的關係,從而主導整個政策,導致樹藝師行業停滯不前。中大生命科學學院退休教授趙紹惠亦認為園境師設計是「死圖」,難以顧及植物生長。

公開大學李嘉誠專業進修學院樹木管理課程導師Alan認為,樹木課程有其獨特性,樹藝師專責為樹木作測量、風險評估,以至樹木品種的認識及護養。就政府明年底推行的資歷架構,他認為,現時的海外和所謂的本地樹藝師認證入門考試過於簡單,「包你合格」。他直言香港護理樹木的市場有需求,卻沒有穩定的服務供應,且沒有專職樹藝訓練中心及支援,以致新人無從入門。

樹藝師專責為樹木作測量、風險評估,以至樹木品種的認識及護養。(資料圖片/陳嘉元攝)

有多年樹木護理工作經驗的鄭先生是公開大學樹木管理課程學生,他直言,入行須對樹藝有興趣,更重要是有一定的體能,以應付戶外甚至攀爬工作。他認為資歷架構是培養樹木人才的第一步,當局須監管坊間質素參差不齊的證書課程,並設立專門的園藝種樹學院,而《樹木法》的訂立是尚待跟進的下一步驟。

樹藝學科方興未艾,政府只能參考海外及本地組織所制定的培訓及資格框架,例如國際樹木協會、歐洲樹木委員會等。現時政府終於為樹木設立資歷架構行出一步,但相關的註冊制度、專科專項的處理仍需當局公布進一步的細節才能探討,而如何將樹木人才引入政府架構,推動大專院校舉辦更多以樹為主的課程等各方面的配套,仍有待當局研究可行措施。

上文節錄自第13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22日)《「山竹」餘波 危樹圍城 樹木政策欠完善  立法規管待何時》。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