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破壞王2:打爆互聯網.影評】海量諷刺 在互聯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敵破壞王2:打爆互聯網》(Wreck-it Ralph 2: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固然是《無敵破壞王》的續集,但其實,這齣電影亦似《玩轉極樂園》(Coco)的續集。一方面,電影沿襲了「電玩」和「懷舊」兩大主打,既進一步加滲互聯網打機元素,迪士尼公主們的亮相亦教大家緬懷叫好;另一方面,穿插全片的海量諷刺,加上言志部分大談人與人的相處,對小朋友來說或嫌過於深奧,某程度跟《玩》一樣更適合成年觀眾收看。似乎,收購彼思(Pixar)磨劍十多年後的迪士尼,也效法對方愈來愈着重開發家長式卡通了。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在街機及機舖日漸式微的今日,以電玩掛帥的《無》難免要與時俱進。電影着重諷刺互聯網的種種,從而帶出我們到底應怎樣迎接新時代。繼上集創造電玩世界後,迪士尼再下一城,創造出「動畫化」的互聯網世界。大家不難發現,置身其中的網友公仔悉數呆頭呆腦—這是諷刺上網使人渾噩?抑或上網的人只想渾噩地「殺時間」(kill time)?事實上,電影既諷刺互聯網的金錢至上:拍賣、廣告、賣道具、拍片呃like等,凡此種種都與消費掛鈎;不是說互聯網充斥大量有用資訊嗎?除了搜尋引擎只會導你消費、以及彩蛋裏暗喻的「假新聞」,戲中最受歡迎的資訊及影片,更全屬無聊無謂,就連現實裏的睇片觀眾都目光呆滯。港人愛說「識睇睇留言」,電影則奉勸小心網絡欺凌,因為裏面充斥負能量與haters (攻擊者)……總之,互聯網世界表面五光十色,但裏裏外外的人都沒有靈魂;唯獨遊戲世界內的「擬人」角色,才真正有血有肉有感情,反之上網太多則會使人「物化」,倒過來淪為被抽乾魂魄的「機械人」。

片中網絡遊戲《致命關頭》的型女車手煞姬是自由女性的象徵。(劇照)

迪士尼近年動輒高舉女權,本片的多名要角同樣交由女性擔綱。片中網絡遊戲《致命關頭》(Slaughter Race)的型女車手煞姬(Shank),便是主角雲妮露(Vanellope)的榜樣,也是作為自由女性的象徵。不過,要數本片的「最佳女配角」,則肯定屬於迪士尼「公主聯盟」。她們的先後登場,固然極盡「懷舊」之能事,也照顧了女觀眾的口胃,不讓上集主要以男性向的「電玩」專美。更重要的是,她們亦成為「新時代公主」,既七嘴八舌自嘲過去的女性化(feminine),以及只識坐等白馬王子拯救;到了最後,另一主角破壞王(即Ralph)還有賴一眾公主、煞姬,以及影片網站「爆音」(BuzzzTube)的得姐(Yesss)鼎力襄助!女性撐起半邊天,迪士尼對公主們意識形態的破舊立新,一切並非說說笑、搞搞gag那麼簡單!

不過,迪士尼的終極言志,並不限於女性的自由與平等,而是涉及全人類的自由與追夢。在壓軸大戰裏,破壞王和雲妮露悟出一些道理,包括朋友不一定有同樣的夢想,朋友不應該阻止對方追夢等。問題來了:這個說教不是很奇怪嗎?所針對的友情會否過於狹窄?只要考慮到電影的副線:閃電手阿修(Fix-It Felix)與卡爾安(Sergeant Calhoun)一起收養《甜蜜衝刺》的「難民」為女,繼而帶出點題一句:「對待兒女應如同對待朋友」,則本片終極言志大概呼之欲出,卒之串聯起來。的確,破壞王與雲妮露雖然分屬朋友,但頗大程度亦像一對父女;也就是說,上面朋友相待的道理絕不限於朋友之間,為人家長的也要—甚而更要—懂得「放手」,好讓兒女們可以自由追夢。其中,父母盡可留在「舊世界」,兒女在「新世界」冒險又何妨呢?只要用愛維繫,兩者不必然發生衝突,甚至能夠如片尾彩蛋一起玩新遊戲;否則,只怕會膨脹為「中毒版破壞王」般的「怪獸(家長)」!本文開始時說本片極似《玩轉極樂園》,即使孩子生於鞋匠之家又或活於機舖街機,為何就不能玩結他和玩網絡遊戲?

破壞王與雲妮露是朋友,但相處上也似父女。(劇照)

可惜,受制於迪士尼不想破壞原本的角色設定,以致居然要靠另一對夫婦來曲線延伸說教;這個言志歷程,就難免過分迂迴,不夠直接有力。況且,跟《玩》相比,《無2》除了言志外,在劇力、氣氛等各方面也嚴重地給比下去……只能夠說,對於戲裏高舉的「養兒育女」秘訣,家長們切忌如電影般被飆車音量蓋過淪為「耳邊風」!千萬不要忽略相關「留白」,亦即留待大家自行反思的關鍵位!

上文節錄自第14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2月31日)《《無敵破壞王2:打爆互聯網》 海量諷刺 在互聯網》。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