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 ‧ 二】藍綠依舊控制大局 說好的政治新生態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首度全面執政且被賦予重望的民進黨,卻沒有為台灣帶來新氣象,不只在各項改革上停滯不前、甚至在某些議題上背棄選前承諾,例如修改《勞動基準法》、能源環境議題態度反覆、同婚法案刻意擱置、台南鐵路都更拆遷、「前瞻計劃」程序黑箱等爭議,不僅使許多支持者感覺受到背叛,也讓許多人開始疑惑:「這就是覺醒後的結果嗎?」

承接上文:
【太陽花學運 . 二】從覺醒到覺悟 台灣青年的「轉型」之路

諷刺的是,面對勝選後態度丕變的民進黨,太陽花學運時強力監督政府的公民意識卻變得極為消沉。除了網絡上零零散散的批評與抱怨,以及在野黨於立法院內孱弱不堪的喧鬧外,剩下的就只有相關利益團體的遊行抗議,公民監督的力道與音量大不如前。因此,儘管民眾罵聲連連,但面對積弱不振、缺乏組織的抗議聲浪,民進黨仍宛如「第二個國民黨」一般,離選前提倡的「進步價值」愈來愈遠。

民進黨蔡英文上台執政後,表現未如支持者預期,民望一直低下。(資料圖片)

但不可否認的是,年輕人對政治意向的轉變與調整極為迅速,且依舊影響着台灣整體的政治結構與風向。根據台灣指標民調在去年九合一選舉前發布的結果,對總統蔡英文不信任度最高的群體落在20至29歲之間,不信任度高達58.8%,該年齡層對蔡政府的施政不滿意度也排第二名,高達64.8%,比2010年對時任總統馬英九的不信任度(42%)、不滿意度(56.2%)高出許多。選舉結果也讓民進黨從原有13個執政縣市慘跌到6個,地方議會痛失70席。民進黨或許怎麼也想不到,全面執政短短兩年,換來的竟是年輕人群揚長而去。

台灣年輕人去年用手中的選票懲罰了民進黨,也表達了他們政治上的選擇——身披國民黨戰袍的韓國瑜與「白色力量(即無政黨背景)」的柯文哲。韓國瑜在民進黨執政三十年的高雄市選戰中颳起襲捲全台的「韓流」,由民調落後20個百分點到最後大勝綠營對手逾15萬票;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在藍綠兩黨夾殺下絕處逢生,以3,000多票差距驚險連任,兩人以「空戰」(即網絡宣傳)創造了極高的聲量,在20至39歲的年輕群體支持度大幅領先對手,甚至有六成五左右的20至39歲選民支持柯文哲2020年競選總統。

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國民黨立委助理簡安廷,坦言投票給柯文哲只是無奈之下的決定。(黃奕霖攝)

細究兩人的政治主張,柯文哲不斷提及「兩岸一家親」,韓國瑜承認「九二共識」;韓國瑜在同性婚姻議題上支持保守派路線的「另設專法」,柯文哲則遲遲不願表態,並對校園同性教育表示「有意見」;對於核能問題兩人也保持着「不可能要電又不要核能」的看法。若將時光倒退回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時,當時年輕世代訴求的「反中」、「反核」、「基本人權」等「進步價值」,在柯文哲與韓國瑜兩人的政治主張上幾乎看不到半點蹤迹,有些部分甚至可以說是「背道而馳」,卻仍然獲得年輕人的普遍支持。

這結果讓人不禁好奇,年輕人的政治認同,究竟在這期間發生了什麼樣的轉變?

今年剛滿28歲,曾參與太陽花學運的簡安廷,目前正在國民黨內擔任立法委員助理,在去年的藍綠白台北市長選舉混戰中,他並未投票給同黨派的參選人丁守中,也沒有投給訴求「台灣價值」的民進黨姚文智,而是傾向沒有黨派的柯文哲。

柯文哲的「快人快語」常常引發輿論風波。(資料圖片)

「說老實話,我也不是真的支持柯文哲,只能說他是折衷下的選擇。」被問到支持誰擔任台北市長時,簡安廷猶豫了很久才緩緩擠出答案,還不忘補上一句註解。從學生時期熱血澎湃,堅信對社會運動的參與將令政治體制改變,到現在聽起來略顯無奈的決定,他承認,從太陽花學運至今,心態確有不少轉變。

什麼價值什麼覺醒
還不是藍的綠的在做戲

從原本對政治並不熱中,到太陽花時開始關心政治,甚至一腳踏入了政黨工作,簡安廷原本也以為一個全新的政治生態將在台灣誕生,直到民進黨全面執政後,他才明白台灣仍在舊體制中打轉,只是換了一個黨玩而已。「當初會參與社會運動,很大一部分是對國民黨執政的不滿,還有民主體制受到威脅的憂慮,但民進黨上台後只證明了,他們同樣沒有實踐承諾的能力。」

我覺得生活過得並不好啊,真的。台灣對那些價值、理念的東西爭論很久了,到現在還在吵,你真的覺得有吵出結論的一天嗎?那我的生活要被這些爭論拖延多久?
簡安廷

5年之後,踏入社會的年輕人,可能會開始考慮,是否要為了意識形態,放棄一些機遇。(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簡安廷認為,這幾年的政黨輪替下來,藍綠兩黨只是不斷證實各自有多不值得信任。在信用破產過後,兩黨在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上的差異,就變得不重要了,因為沒有一個政黨能落實承諾或理念。「當民進黨都被說是資進黨(資本進步黨)的時候,他跟國民黨還有什麼差別?」所以,當國民黨代表着老舊腐敗、民進黨也不再代表進步價值的時候,簡安廷寧願給第三勢力一個機會。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比起以前的理想,現在更多考量到現實上的問題。」在太陽花時訴求的價值,他到現在依然認同,儘管因緣際會下當了國民黨籍立法委員助理,他對國民黨仍舊抱持許多不滿,也希望台灣能繼續保留其主體性,不受中國大陸的介入。不同的是,學生時期無憂無慮,讓他可以全力追求這些理念上的貫徹,踏入社會後面臨了許多現實生活的壓力,他開始思考,是否要為了意識形態問題,放棄很多原有的機會。

民進黨執政後民怨頗深,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中更輸掉執政數十年的高雄,由國民黨韓國瑜當選市長。(資料圖片)

「我覺得生活過得並不好啊,真的。台灣對那些價值、理念的東西爭論很久了,到現在還在吵,你真的覺得有吵出結論的一天嗎?那我的生活要被這些爭論拖延多久?」簡安廷說,只要在這個循環中內耗,藍綠不論誰執政,都難以給他更好的未來,與其如此,不如選擇一個「比較有機會」改變自己生活的政治人物。不陷入「愛不愛台灣」等無聊爭辯的柯文哲,成了他權衡下的選擇。

「要說發生了什麼變化的話,就是那些價值理念的問題,真的被我放到比較後面的順位去考慮了吧。」他輕聲苦笑,對於這個結論看似有些莫可奈何。

系列其他文章:
【太陽花學運 ‧ 三】覺醒青年由紅轉黑 年輕人從理想跨向現實?
【太陽花學運 ‧ 四】意識形態戰失效 藍綠卻仍在彈老調

延伸閱讀:
【雨傘運動  一】從希望到失望 香港青年的沉寂與落寞
【雨傘運動.二】如何帶給年輕人新希望? 民主派欲振乏力
【雨傘運動.三】香港的政治困局? 年輕人該悲觀以對或樂觀以待
【雨傘運動.四】民主為何而生? 香港青年難以轉變的身分認同

上文節錄自第15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3月18日)《太陽花學運五周年 從覺醒到覺悟 台灣青年的「轉型」之路》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