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自得】一首詩,征服洋學生

最後更新日期:

演奏尚未開始,樂手還在調音。有觀眾在玩手機,有些在啜可樂、吃爆谷,其他觀眾無意識地等候演奏開始。惟獨他從叮叮咚咚未成音樂的調音中,感受到樂手不着痕迹的感情,並寫下千古名句: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就是這個區別,是文字功力的區別,更是觸覺敏銳的區別。人家只看到漫不經意的調音,你卻已被樂手的情感所觸動。他人看不到的,你要看到;他人感受不到的,你要深切感受。

撰文:楊志剛

以上是我在大學教英文寫作時最喜歡引用的例子。我用中文範句,來豐富學生英語寫作的學習體驗,尤其是對來自海外的交換生。我讓洋學生沿着詩人的筆法,想像樂手出場:「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我問洋學生:你們會怎樣敘述她的出場?洋學生雙手遮面,只能格格格地傻笑。

(視覺中國)

笑聲未完,我接着下一句:「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課室馬上鴉雀無聲,全班學生都被這兩句勾畫的情境所感染,想像琵琶女的滄桑和惆悵,細心聆聽她細說心中的悽婉。原本大家只能聽到一段普通的彈奏、熟悉的樂章,但詩人用短短14 字,打開了我們的心扉,讓我們聽到琵琶女在低訴平生不得志,在細說心中無限事。學生知道任何發聲提問和評論都會構成滋擾,我讓學生默默地用心聆聽,用想像力體會。

在學生的一片沉靜和期待中,我說:英文的說法是「沉默是金」,白居易的境界自是不同:「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然後再來千古名句:「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短短兩行字,道盡樂手與聽者高境界的感情交流,豈能不讓洋學生拍手叫絕。

白居易(視覺中國)

唐代詩人白居易的《琵琶行》,就這樣征服了洋學生,讓他們欣賞中文的美麗,以豐富英文寫作的技巧。這首詩有不同版本的英文翻譯,我在課堂引用的是北京大學許淵冲教授的翻譯。他被譽為中英翻譯第一人,拿過國際翻譯最高榮譽。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亦翻譯了不少唐詩,文采風流,但尚有待翻譯《琵琶行》,惟望他早日成文。

白居易一千多年前的句子,直到今天,不但有華人的地方就會有人琅琅上口,更能征服洋學生。根據古籍記載,白居易的詩在他生時已征服東洋人,不但風靡日本,更是當時日本天皇的必學科目。在日皇帶頭下,朝廷文武和日本整個上層社會都熱愛白居易詩,民間亦有專門研究白居易的詩社。十年前我在古城洛陽憑弔白居易故居紀念館,居然碰到不少說日語的遊客。一千多年前的中國和日本之間,有無書信郵件往來?白詩居然可以瘋傳日本。古人的句子,今人寫不出。我們惟有確認:人類科技不斷進步,但文學卻不斷退步。

取自白居易《琵琶行》詩意的人物畫。(視覺中國)

洋學生遠道來港,非省油的燈。曾經有來自英國的學生舉手提問:你引用了很多中譯英的精彩名句,讓我們大開眼界。你自己的寫作中有無名句可供分享?底子稍薄的可能被唬到。名句談不上,讓我自己稍感滿意的句子是有的。我即時在課室上網,找出我在《南華早報》為悼念「六四」25周年所刊登的文章,文章開頭是:「 People's square is the best place to parade the military, the worst place to deploy the military.」《Truth Commission Needed to Unearth Facts of Tiananmen Square, SCMP 2 June 2014 by C.K Yeung》。自覺句短意長,結構工整,對比強烈。有美感,亦有深度。洋學生並無拍手,但總算從此不曠課。

上文節錄自第15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4月8日)《一首詩,征服洋學生》。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楊志剛的文章:
黑色科技 智能配偶
美軍戰地針灸術
西子湖畔一個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