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辦公室】讓創業不再孤單 過來人:「慳錢,省時,人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共享辦公室在本港盛行,幾乎各區也可以找到。這些新興的辦公空間不僅有獨特文化,而且採光充足,景觀開揚;服務供應商更會為會員提供源源不絕的飲品和零食,部分還設有酒吧、乒乓球桌、健身室、洗澡房,甚至提供美甲服務。不過,在悅目的外觀下,這些共享辦公室又是否理想的工作環境?記者走訪多家共享辧公室,向一些創業人士了解「cowork」(一起工作)的利與弊。

位於銅鑼灣、佔地八層的共享辦公室,大門綴以粉紅霓虹光管砌出的「Hello」字樣,裝潢格調讓人誤以為走進餐廳或咖啡室。甫推開門便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有人在等候咖啡師炮製「回魂啡」,有人在水吧位置自行準備飲料。近門口位置有一排卡位,正中間擺放了梳化、圓桌椅及高身桌椅,近窗邊是乒乓球枱和數十張共用的辦公桌,另一邊則設有會議室。

這個辦公室除有充足的燈光外,由於間隔採用透明玻璃,採光感十足,絲毫不覺一般寫字樓的壓迫感。雖然大家正忙着手頭上的工作,但看來好像很輕鬆。

共享辦公室設計時尚,讓人不覺身處沉悶乏味的工作地方。(WeWork提供)

創業過來人:識人好過識字

提到共享辦公室,大多數人會想到最適合創業人士。記者跟青年創業軍創辦人溫學文和王藝彬傾談,了解他們對這種辦公模式的想法和分析其利弊。這個創業組織成立七年,宗旨是與初創公司共同進退,向會員提供本地共享辦公室的資訊,並分析箇中優劣。

王藝彬認為:「共享辦公室的概念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初創業人士基本上不會有足夠資金租用位置上佳的地方。若只能租用偏遠地點,租金雖然便宜,但對於業務拓展可能造成不便。例如難以結識業務上的新朋友,又或需指引訪客如何前往辦公室。」共享辦公室的地理位置優越,對初創業人士的業務發展有不少幫助。

王藝彬(左)和溫學文(右)均看好共享辦公室在本港的發展前景。(羅子揚攝)

溫學文認同共享工作空間的確有很多優勢,除了地點便捷、價錢化算,還會舉辦不同類型的活動和研討會,聚集各行各業的人互相交流,「創業特別的地方在於『識多個人好過識多隻字』,共享辦公室可以拓闊人脈。」

不少年輕人在創業初期都會感到孤單。溫學文強調:「所以我們很希望有個地方,將一班創業者聚集起來,大家可以在生活路上和創業路上有商有量,減低這種孤獨感。」

當一班充滿正能量的創業者結合起來,無論在生意業務或日常生活上都可以互相扶持。「我們是過來人,都明白閉門造車不太好。有時自己覺得好的東西,在社會上落實去做,其實是不行的。」王藝彬說。

因應這些創業的自身經驗和感受,兩人於三年前把自己租用的辧公室變成共享空間,提供免費地方供會員創業。雖然這個地方只能容納十個座位,卻孕育出成功創業的例子。三年前有個創業班子進駐,專幫客戶把Instagram的相片製成精美小書,他們只用了兩年多便成功賺取可觀收入,搬至較大的辦公室繼續經營。

員工數目多寡是公司是否適合租用共享辦公室的關鍵因素之一。(黃寶瑩攝)

溫學文回顧這個成功例子,「他們最初缺乏資金,我們給予免費的地方,令他們免卻租金煩惱。減輕成本,他們更有勇氣去拼搏,所以發展過程很快速。」

那麼,共享辦公室是否真的適合所有創業人士?王藝彬認為取決於創業團隊人數,若團隊人數很多,那麼按人數計算的共享辦公室可能不太適合,因為收費過於昂貴,不及自行租賃辦公室。

點擊睇片:共享辧公室會否淪下一個泡沫?

溫學文則指,初創最需要的不外乎:第一金錢、第二人脈、第三時間。共享辦公室能兼顧到這三方面因素。金錢方面,可提供創業資訊,如政府的創業基金資料;人脈方面,共享辦公室不時舉辦各類型研討會、講座和活動,讓會員參與。

最後是時間,溫學文認為:「這在創業初期真的很重要,我們需要把握好一分一秒,如果辦公室鄰近居所,整個團隊和業務發展速度可望大大提升。」

現時各區共享辦公室林立,若能用合理的價錢換取地區的便利,亦是一件好事。而且,共享辦公室的服務供應商遍及港九新界,只要成為會員,便可以使用不同地區的辦公空間,對一些經常流動、外出見客的人來說更方便。

青年創業軍異口同聲表示,共享辦公對創業者有好處。(羅保熙攝)

如何保護商業秘密?

對創業人士來說,共享辦公室的優點不少,但絕非亳無缺點。溫學文說:「讓其他人知道商業秘密,可以很大件事。商業世界是殘酷的,如果你有一個好點子和意念給人知道,對方可以很快複製出來,你的點子或會因此作廢。」

溫學文提出,公司若發展到一定規模,每日要處理大量訊息,不同資訊在一個相對開放的環境流通,有機會洩漏出去。故他認為服務供應商需要想辦法,盡量減低這方面的風險。共享辦公室的市場發展雖然有些不明朗因素,但二人對共享辦公室的市場感到樂觀。溫學文表示:「香港的土地問題愈來愈嚴重,相信短期內無法解決,故對共享辦公室的需求會不斷增加。」王藝彬表示,近年商廈以大單位間隔為主,甚至是全層出租,「初創業人士很難租用這些地方,因此,我們預測這行業可繼續發展」。

千禧世代不再喜歡傳統的辦公室,共享工作空間大有 市場。(黃寶瑩攝)

除了共享辦公室,兩人也看好其他共享經濟的發展。溫學文指在互聯網新革命時代,出現了Uber、Airbnb、Netflix,當新的共享經濟平台推出,對全球各行各業亦會帶來很大影響。他認為當中衍生了「去中介化」的情況,「共享經濟成功做出來,會把中介撇除,行業會集中時間處理自身專業和業務,而並非花時間討好中介,這可推動行業進步。」

若要令共享經濟成功,王藝彬認為決定性因素還要看本地法規。他以內地為例,政府鼓勵業界建立創新模式,盡量免除限制,並給予彈性、空間和時間,若沒有問題便推廣出去,繼而立法。他認為香港政府應該參考類似做法。

溫學文認為,創業要靠自身努力、良好的商業理念和營運規模才能獲得成功,但面對土地問題、租金問題,仍有賴政府施以援手。他指出,「政府需要處理好土地問題,這對創業者而言很重要。政府若能在這些方面作出改善,比創業基金的支持還要來得直接。」

上文節錄自第15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4月8日)《從方興未艾到乍暖還寒 共享辦公室潮流大逆轉?》專題報道。

相關文章:
【專題】從方興未艾到乍暖還寒 共享辦公室能突破樽頸?
【共享辦公室】要像Airbnb與Uber成為龍頭 共享經濟致勝要靠……
【共享辦公室】五間初創的故事 了解Co-Work的優勢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