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地解鎖.四】20年來不管不理 港府已無勇氣面對棕地困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文提及,港府把關不嚴、執法不力,當局不只放任棕地自由擴張,有時甚至主動幫違例棕地「解套」。自1993年起,將違例發展得土地更改使用用途,讓違例棕土場「坐地合法」,先前違例行為就此既往不咎,使得棕地面積從1993年的792公頃,擴張為2017年的1,521公頃,在二十四年間擴增近一倍。

村內已被大量棕土占據的攸潭美村村長周貴賢也認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攸潭美村內、乃讓全香港會有棕地叢生的亂象,實則乃政府多年來放任懈怠所致,如今病入膏肓才想著胡亂投藥,要有成效恐怕難上加難。

此文章為《棕地解鎖》系列報道文章之四

在攸潭美村經過一圈巡禮,我們來到村長周貴賢的家中。周貴賢住得有些偏僻,比起其他民居周圍更顯荒涼。他家中有一口水井,但據他的說法,港鐵興建高鐵時,大量抽取地下水以防止豎井滲水,現在的水井已經提不到水了。

「還好大部分的村民都用自來水啦,大概只剩我還在用井水。」周貴賢一邊埋怨,一邊帶我們到他家的小涼亭內入座。

「棕地問題?還不都是政府一手造成的。二十年前不管不理,讓人家霸佔、改變用途,現在好啦,趕不走啦。」談到關於攸潭美村的棕地問題,周貴賢皺着眉擺了擺手,一開口就狠批政府對棕地向來無所作為,才導致現在難以收拾的局面。

村長周貴賢的住處有一處大庭院及打水的水井,環境相當幽靜純樸。(梁鵬威攝)

他提到,本來攸潭美村的土地都是農地和「祖堂地」,後來政府在各地進行土地使用規劃,把土地分為農地、工業地、康樂用地、綠化地等不同用途,他自己也分到了一塊農地。周貴賢家從爺爺那代就務農,雖然分到的農地不能用來蓋房子,卻足以用來種種農作物自力更生;但隨着農業沒落,光靠務農已無法維持生計,原本被規劃為農地的地方,不知何時已經慢慢鋪上了水泥,蓋起了倉庫,停滿了車子。

村子裏面的貨櫃廠、停車場愈來愈多,且佔地面積廣大,在十幾、二十年前周貴賢還沒當村長時就開始冒出。他原本心想,別人的土地,要賣掉或是改變土地用途也是他們的權力,況且那麼大的貨櫃場,一定是經過合法的批准,倒也不容置喙;直到他當上村長後才發現,很多棕地竟是霸佔而來,且都沒有經過正式批准或是還在申請中,根本不是合法經營。

周貴賢批評政府20多年來對棕地置之不理,今日想處理難上加難。(梁鵬威攝)

「為什麼棕地會愈來愈多?因為很多人都直接霸佔政府土地不繳租金啊。那邊有個空地,他就放個小東西,放了兩個、三個都沒人理,他就繼續做下去,最後就變成營業用地。其他人看到心裏就不平衡了,政府規劃說我家是農地,怎麼我隔壁就是貨櫃場?我跟你是鄰居,怎麼我就只能種田?我當然不肯啊,我也要來改變土地用途,於是就愈做愈大、愈來愈多人做。」

周貴賢強調,土地用途變更其實不好申請,動輒就是上百萬元的開銷。據他了解,有些人因為負擔不起昂貴的費用而另闢蹊徑,先去申請土地短期用途,在批准前直接在農地上進行棕地作業;期間政府要花一年半載進行調查,若最終回覆不予批准,業主會請律師詢問政府拒批的原因,並要求當局提交詳細的調查報告結果,等結果出來後再請政府給他一年時間搬走,到真的撤離時,早就利用土地賺夠回本。

「棕地」問題纏繞香港數十年,為何政府到2013年才正式回應爭議、至2017年才進行開發研究?(資料圖片)

政府面對這樣的情況,似乎總是「隻眼開、隻眼閉」,放任私人繼續霸佔土地、私自改變用途,直到香港人口膨脹、市區愈來愈稠密、房子愈建愈高、居住問題的民怨爆發,政府才被民間團體提醒,新界還有一種叫做「棕地」的土地。但周貴賢認為,政府現在要處理棕地,恐怕為時已晚。

「現在做已經太遲了、趕不走了。這附近有很多棕地是汽車放置場,車子還好處理,因為是可流動的。但如果是放了貨櫃做物流的,那就不容易搬走,難度比車子大很多。而且他們已經在這邊做了十幾年,政府有什麼好方法安置?難道要業者直接倒閉嗎?其實要業者不做或搬走都可以,但政府要賠人家多少錢?人家蓋房子、弄地方花了多少錢下去,你又要花多少錢賠償?」

周貴賢認為,以物流業的作業型態及性質,恐怕不易搬遷。(梁鵬威攝)

政府沒有勇氣面對難題

周貴賢氣憤地說,現在要做的事情,早在二十年前就該解決了,但當時的政府不聞不問,直到居住問題慢慢浮現、業者也早已落地生根,現在想處理不但要花費更大力氣,還不一定能夠處理妥當。他認為,現在的政府沒有勇氣去承擔這件事,只是想藉由輿論逼走業者。

「政府很沒有擔當,他就期望着人民去喊說『我們都沒地方住了,你們(棕地業者)還不(把土地)讓出來』,想藉這壓力讓業者自己搬走,但這件事根本是政府自己應該去做、去調解、去安置的。結果呢?政府就只會說『我叫業者搬走了他不走』,換做你是業者你走不走?人家靠這個生活了二十幾年啊!」

周貴賢無奈地嘆了口氣,坦言這些棕地作業其實帶給村民很多困擾,由於村裏大多是單向路,為了安全起見故管制大貨車進出,但仍有很多車輛會強行駛入,常常造成塞車或是交通意外,還有揚起的飛沙走石,以及貨車進出的噪音,都影響了當地居民的生活。

攸潭美村內的巷道,常被物流廠的大型貨車占滿。(梁鵬威攝)

他曾跟當地居民及業者溝通,發現村民們雖然對這些生活中的不便有所不滿,但大部分都覺得別人也是在討生活,如果影響不是太大也不想深究。業者也說,不是不能離開,只要另有合適的地方能繼續營業,他們也願意搬離。只是,政府究竟有沒有決心面對呢?周貴賢嘆了一口氣說道:「連人住的地方都找不到,你還期望政府去找地方安置那些業者?」

或許由於身處其中,親眼目睹這些年來居住的鄉村如何一步步發生變化,當政府聲稱「全盤接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意見,同時表明將「加快發展棕地」,周貴賢顯然不抱太大期望。

發展局稱,會在本年加快發展棕地。(梁鵬威攝/資料圖片)

棕地的亂象與弊端早已行之有年,但政府卻遲至2011年才在立法會議員的監督及民間團體的倡議下,被迫面對積弊已久的棕地難題。然而,政府認為棕地屬合法使用,故毋須進行凍結、普查,又指土地面積過於零碎難以發展,強調現行法規沒有缺陷、棕地產業乃香港經濟重要命脈等等。由此可見,政府仍是虛與委蛇,不願直面以對。

經過沸沸揚揚「土地大辯論」,在各界的呼籲及廣泛的民意下,政府似乎不再堅持己見,決定將棕地列為土地開發的優先選項之一。但開發棕地只是土地利用的其中一個方法,開發前若未能就棕地進行全面性統整、根絕叢生主因,從而防堵違法濫權的情況,所謂「優先開發」也僅是挖東牆、補西牆。如果政府的「棕地先行」僅止於覓地開發的程度,恐怕只是讓別的地區成為下一個橫台山和攸潭美村罷了。

上文節錄自第16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27日)《棕地是怎樣煉成的?》。

重溫《棕地解鎖》系列報道:
【棕地解鎖.一】遍布偏遠鄉郊 棕地是如何煉成的?
【棕地解鎖.二】車過人不過 被棕地佔據的攸潭美村
【棕地解鎖.三】面積24年增長近一倍 誰讓棕地無止境蔓延?

其他01周報相關文章:
【棕地達人.一】揭開「土地侏儒」遮羞布:修不到的《城規條例》
【棕地達人.二】揭開「土地侏儒」遮羞布:聽不入耳的「策發會」
【棕地達人.三】揭開「土地侏儒」遮羞布 香港變得不一樣了?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