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周永新.四】諮詢預設立場 態度傲慢惹民憤

撰文:陳澔琳
出版:更新:

六年前,周永新受扶貧委員會委託,帶領香港大學學術團隊研究全民退休保障,翌年向政府建議給予全港65歲及以上香港永久性居民定期發放老年金,報告卻遭冷待。政府在2015年12月22日開展「全民退休保障」諮詢工作,將團隊所提出的「全民退休保障」方案改成「不論貧富」方案,亦明言此方案會「令政府結構性財赤提早六年出現」,需要增加稅收或開徵新稅以應付日漸增加的開支。
(此文章為「周永新專訪」系列報道四)

承接上文:【專訪周永新.三】迷信金錢 期望用錢解決一切問題

同日,低調的周永新召開他平生首個記者會,單人匹馬走到記者面前,就政府所引用的報告內容作出澄清。他批評「政府唯一關心的只有錢」,諮詢文件中的數字「不盡不實不公道」,變相推銷需要資產審查的「有經濟需要」方案,令惠及全民的退休保障淪為扶貧政策。

兩天後,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的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公開批評由她親自邀請出山研究的周永新,指他既不掌握公共財政概念,又不明白政府做法,作出了不切實際的建議,「非認真學術研究的應有態度」。面對高官的指控,周永新沒有消沉下來,反而選擇接受傳媒訪問,講解自身研究,同時批評政府「本有立場,何必諮詢市民意見?」

政府在公佈「全民退休保障」諮詢文件當天,周永新召開他平生首個記者會。(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2016年中,全民退保諮詢從爭議聲中結束,周永新的計劃被束之高閣,而香港的退保改革在擾攘多年後仍不了了之。政府為應對人口老化,近年來轉而推行長者生活津貼、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公共年金計劃及長者通脹掛鈎債券等多項退休保障措施。政府還需要多久才可摒棄固有思維、拿出魄力推動全民退保,至今仍是未知之數,但無可避免的是,當政府拖拖拉拉,我們也在一秒一秒地老去。

回首往事,周永新不禁說:「政府經常向錢看,從不看市民的實際需要。」他不想把自己的遭遇放在心上,但政府不斷重施故技,假諮詢仍不時上演,讓他無法無動於衷。「(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還沒交報告書,政府便已經做『明日大嶼』,明打對方一巴掌。」他批評,政府諮詢形同虛設,合己意就是有建設性,不合意則是對方有誤解。

全民退保爭議擾攘多年,迄今仍毫無進展,只有的零星的津貼措施。(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更令周永新看不過眼的,還是官員的傲慢。例如近日的《逃犯條例》修訂,對香港法律制度茲事體大,周永新指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甚少解釋修訂內容,較為留下印象的是在4月某次立法會會議前會見傳媒。當天,政府將《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提交立法會首讀,鄭若驊回應記者提出的疑問時說,法官不會純粹因為證據是律政司提交就接納,把關也「並非如一些人所說,由行政長官一人決定,絕對不是,這是錯的」。

周永新聽到新聞後不禁慨嘆:「(鄭若驊)說對方是錯的,對方(記者)問你,你便應該解釋,但卻直接話人錯,即是態度不好。」他比較道,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在2002年曾到不同校園的學生論壇,向大學生推銷《基本法》23條立法,一次比一次受到學生更嚴厲的反擊,雖然無功而返,「但她至少願意去做,現在則是做也不做,只是隨便答記者問題」。官員自視甚高,指手劃腳、以教訓口脗回應提問時有發生,此舉不但惹人生厭,更只會遠離群眾,相信渴望政府官員改變的不只是周永新,還有市民。

退休後,周永新全力寫書,亦定期在報章撰寫專欄,道出政府的管治問題及政策流弊。(資料圖片/陳焯煇攝)

在去年的《施政綱領》中,特首林鄭月娥講了以下一段話: 「我們的願景是讓所有生活在香港的人都感覺幸福、有希望,都相信香港是個有發展、公義、法治、安全、富足、仁愛和管治得宜的城市。要實現這願景,我們必須團結廣大市民,攜手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民主,為下一代創造希望和構建更大的發展空間。」

「近年來政府有沒值得稱讚、找到問題的癥結的政策嗎?」記者好奇一問,周永新想了想,沒有回答。

香港特區管治困難是難以否認的事實,但凡複雜問題必然千絲萬縷。周永新分析,在九七前決策權不會落在一般公務員手中,公務員是執行者,沒有管轄及制定政策的經驗,遑論確實的管治思維。除了出身及管治思維外,管治困難也因一國兩制的獨特因素而加劇。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上月17日至20日期間,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方式訪問1,015名成年香港居民,結果顯示林鄭月娥最新評分為32.8分,為歷任特首最低;受訪者對政府的信任淨值為負32個百分點,是1992年調查開展以來最低點。周永新說,非由廣泛民意產生的政府本就缺乏認受性,管治班子「既要向中央交代,也要向港人交代」,管治或早已失去重心。

林鄭在社福安老議題上,未能拿出如力推修訂《逃犯修例》般的堅持。(李澤彤攝/資料圖片)

在香港過往四任特首中,曾蔭權及林鄭均為是公務員出身,周永新評價前者仍算在政改等重大議題上「speak the mind of Hong Kong people」(為港人發聲);但後者在上場兩年來,沒有讓大眾感覺「stand on the side of Hong Kong people」(與港人同行),向中央表達港人憂慮,隨着中央更大程度插手對港事務,規範愈來愈大,港人聲音被聽見的機會愈來愈少,有時更無法代表港人的利益。青年面臨上流問題、中年面臨住屋問題、老年面臨退休保障問題,社會各階層怨氣沉沉,而政府尚未建立管治威信,只顧與中央打好關係,施政難免受到質疑,任何議題也可演變為複雜爭議,管治的路愈來愈難行,亦會與市民愈走愈遠。

繼續閱讀:
【專訪周永新.一】世事在變 政府管治思維從未改變
【專訪周永新.二】港府政策失焦 只顧平衡利益
【專訪周永新.三】迷信金錢 期望用錢解決一切問題

上文節錄自第169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日)的《專訪周永新—世事在變 政府管治思維從未改變》。

相關文章:
【管治思維】聽四代人之苦 解民生困局
【專訪顧汝德】林鄭不解民情 態度傲慢成民怨催化劑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