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欺凌.一】像女生的男生:為何被打的是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發表的《2015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指出,香港的15歲學生學業能力表現名列前茅,閱讀及數學能力更在72個國家與地區之中排名第二。

在亮麗的成績背後,不妨看看同一項計劃的另一個調查結果:香港學生遇到校園欺凌的比例位列首位,比亞洲其他地區如台灣、韓國、日本等地高。聽來諷刺,香港的孩子在成長階段既要念書,還要避免成為校園欺凌的目標。

而關於校園欺凌,我們到底了解多少?

剛接到升中派位的結果,Jacques(化名)隨即鬆了一口氣,那間學校是band 1(第一派位組別)英中,還是區內數一數二校風純樸的學校─他想起姐姐說過,萬一他入讀band 3(第三派位組別)學校,那就必定會被欺凌,而且一定會被「恰」得很慘。

「原來(入讀band 1學校)同樣會被欺凌。」他憶起中一時,本來只是一班同學在課室嬉戲,後來不知怎的演變為「你打我,我打你」,Jacques一還手,便被眾人拉進廁所裏打。回家洗澡時,才發現胸口位置腫得一塊紅一塊紫。

有國際調查指出,香港校園欺凌問題嚴重。(梁鵬威攝)

為何被打的那個是我,而不是其他人呢?為什麼呢?為什麼是我呢?我都想知道。
Jacques

其後,他成為班上遭同學排擠的人─同學辦聖誕派對時,明言不想邀請他,還有許許多多被言語欺凌的經歷。於他而言,說話比動手更傷人,雖然沒有在身體上留下什麼傷痕,卻有如在他的心口插了無數把刀。每句話他都記得清楚,而且在心頭懸着,他不時思考:「為何被打的那個是我,而不是其他人呢?」

「對啊,為什麼呢?為什麼是我呢?我都想知道。」他以為是自己性格有缺陷而討人厭,他也曾經以為是說話得罪人。最後,他反覆思考,才得出一個可能性較大的答案:「性別氣質」。

由於不同 因而遭到排擠

社會教育男生要有男生的模樣,性格要剛烈,擅長一兩項運動;女生則要注重外表,說話柔聲柔氣。男女生都會依着這框框活出自以為理想的模樣,他們不知道這叫「性別定型」,也不知道每個人原來是不一樣的。於是,不多不少抗拒那些外表「不一樣」、性格「不一樣」的人。

Jacques就是其中一個被排擠的人。他自覺沒有男生的模樣:不愛運動,喜歡寫字,說話溫柔小聲,皮膚白白滑滑,笑起來還有兩個小梨渦。

相比一般的男生,他說話柔聲細氣,他愛文字勝於運動。他說他的不一樣,是欺凌的因由。(龔嘉盛攝)

對比起當年男生都喜歡打籃球,甚至連15分鐘小休時間也不放過,要衝去籃球場打球,可說與他形成反差。他不喜歡流汗,比起運動,更愛文字寫作,他喜歡寫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情感。

校園青澀的戀愛故事,是青春且讓人心動難忘的回憶。他在中一時喜歡上一個男生,本來只有身邊幾位朋友知情,不知是誰說出去,最後一傳十、十傳百,最後竟成為將近半所中學同學都知道的事情。

《聖經》上說:「男人和男人彼此貪戀,慾火焚身,做出猥褻的事,結果在自己身上受盡這種敗行所當得的報應。」這段經文被不少信徒用作反對同性戀的依據,在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同性戀注定是不被認同的愛情。

因此,Jacques成為被訕笑的「風頭人物」。他憶述,只要看見有人對着他笑便會主觀地認為他們是在笑自己,笑自己的「不一樣」,笑自己的同性愛。

但Jacques會恨他們嗎?「不,與其說是與對方鬥,不如說是自己與自己(內心)的搏鬥。」

因為舉止不像一般男生,Jacques在學校被打罵,他不理解打他的人在想什麼。十年過去,他還是常常想起那段每天上學像困獸鬥的經歷。下一篇是Jacques向外求助的故事,成年人有幫助到他嗎?請繼續閱讀:【校園欺凌.二】十二年過去傷疤未癒 過來人:大人幫不到我

上文節錄自第169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日)的《香港學生:學業第二,欺凌第一 — 孩子的庇護所緣何成為欺凌溫床?》。
相關文章 :
【校園欺凌.三】當受害人成為欺凌者 「變身」的故事
【校園欺凌.四】欺凌發生時 有誰掩眼不看?(上)
【校園欺凌.五】欺凌發生時 有誰掩眼不看?(下)
【校園欺凌.六】不以巴掌還巴掌 如何放下傷痕?
【校園欺凌.七】台灣教授看香港欺凌:學校沒告訴你的事
【校園欺凌.八】從台灣的反霸凌 我們學到什麼?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