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困境】活在全球生活費最貴城市 談何理財?談何追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造成青年人成為窮忙族,阻礙青年人向上流動的原因是多樣的。香港過高的生活成本和沉重學債問題,也是他們向上流的嚴重阻礙之一。過高的開支讓眾多香港青年辛苦賺到手的薪水被迅速消耗,很難有資產累積,也更難擺脫「窮忙族」的標籤。青年扶貧委員會的調查顯示,29.8% 受訪者認為淪為窮忙族的原因是「住屋開支太大」;有 21.1%的受訪者則認為是「住屋以外的日常開支太大」;亦有 8.5%的受訪者歸因於需要「償還學生貸款」。根據《2019年全球物價報告》,香港是全球兩房單位平均月租最貴的城市。香港的房價也高企不下。英國經濟學人智庫公布2019年全球生活成本調查報告也指出香港與巴黎、新加坡共同成為全球生活費最貴城市。

此文章為「青年困境」系列報道之四

承接上文:【青年困境】產業單一致學歷貶值 大學生不再吃香

而以學債來說,香港受資助的大學學位為15,000 個,對於為數更多的沒有受資助的專上學生青年,尤其是自資副學士等,往往一畢業就面臨高達二十餘萬元的學債壓力。香港青年協會2013年調查發現,三分之二的受訪大專青年表示在調查前一年內從事兼職,當中超過七成曾獲批免入息審查貸款。學生資助辦事處的資料顯示,大專畢業生拖欠還款的貸款個案,在2003/04至2013/14學年期間大增3.5倍,達1.6萬宗。另智經曾作粗略估算,副學位畢業生的還款額佔每月薪金約一成。這些數據都反映出學債對香港青年來說十分沈重。

各項龐大的開支剝奪了年輕人承擔風險的能力,讓他們不敢冒險向上闖,也沒有時間、金錢進行額外的進修提升,或者進行投資、理財等。而學歷和工作性質的錯配、產業的單一,讓大部份這類年輕人最終只能流向耗時、卻難以積累經驗的低技術崗位。

沒有受資助的專上學生青年,尤其是自資副學士等,往往一畢業就面臨高達二十餘萬元的學債壓力。(資料圖片)

正如前文所述,貧窮固然可怕,然而更加可怕的是擺脫不了貧窮的絕望。從中小學校園時期開始,不同階層的青少年就因為家庭背景的差異,在資源不平等下,共同競爭一席專上教育的學額。階層的差距和固化趨勢在起跑階段就已經存在。即使步入專上校園,辛苦畢業後,旋又墮入未準備好接納大量增長的專上畢業生的勞工市場,和因為產業結構單一導致的狹小發展空間。專上教育失去了其作為社會流動叩門磚的作用,老一輩的「鯉魚跳龍門」之地似乎只是雞肋。這些先天不足的青年,因為學債和高昂生活開支的「加乘」影響下,更難以擺脫「窮忙」標籤,讓他們與其他中上階層的差距進一步加闊,累世循環。

這一切正如美國智庫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所證實一般,階層固化在不斷拉大不公。研究人員以追蹤比較的形式,分析當地過去數十年貧富學生的就業收入,得出令人沮喪無比的結果。研究發現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大學生收入,遠低於同期畢業的富裕同學,收入差距甚至會隨職業生涯而擴大。同樣學士學位,低收入家庭學生最初的收入是富裕學生的三分之二;但到職涯中期,其收入被拉遠至只及富學生的一半。青年的苦不僅在貧,而在於看不到希望;青年的怨不只於窮,而在於政府無視階層固化。

促進社會流動,給予青年人更多向上流動的機會,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從政策方針的制定到具體細緻的措施,政府應更主動、更積極地促進社會流動。

從中小學校園時期開始,不同階層的青少年就因為家庭背景的差異,在資源不平等下,共同競爭一席專上教育的學額。(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比如在實現教育公平、消除原生家庭帶來的階級差距上,政府可以為基層青年提供更多課外活動,興趣班,包括為貧困青年提供更多學習需要的電子書、電腦等等,盡力彌補不同階層青年之間學習資源的差異。又比如,針對目前已然成為中產特權的直資學校制度,政府應該思考如何打破這種特定教育資源的壟斷,真正做到教育公平。

又比如,如何讓專上教育重新發揮其促進社會流動作用的議題上,政府不應只考慮增加專上學額,而坐視勞工市場與學歷市場脫鈎,造成學歷通脹,使得大部份青年學無用武之地。政府應引導勞工市場做出相應的調整和改變,在盡可能的情況下接納更多青年入職。同時政府也應大力發展多元產業,盡力讓不同類別人群都能夠發揮所長,在這個過程中既解決青年工作問題,又可以逐步消除香港產業結構單一化的箇疾。當然,發展、完善專上教育以外的職業培訓,也能夠提供給不同的年輕人向上的機會。

政府必須知難而進,加強社會流動是讓社會重新充滿活力的,讓青年人重新有希望。(資料圖片)

當青年人被財務壓力遏止了種種可能性時,政府應構思更多援助計劃。比如改善現時學貸的還款標準,可以與收入掛鈎,待青年收入達某一水平才開始還款,或者以最多五年為限,容許貸款人延遲還款等。又比如當青年人敢於創業拼搏的勇氣被高額房價壓倒時,政府也應思考相應的房屋政策。比如2017年的公屋政策,令超過24萬人脫貧,對貧窮率的減幅達3.5個百分點,扶貧成效立竿見影。青年人正處於應闖、敢拼,積極提升自我,有着無限可能的階段,若在此時被各種財務壓力束縛了手腳變得只求穩定、喪失了其他可能性,不僅是他們生命的損失,亦是社會的損失。

打破社會階層的固化實屬不易,它牽扯到盤根錯節的社會結構改變,牽涉甚廣,也必然遭到重重阻力。然而政府卻必須知難而進,加強社會流動是讓社會重新充滿活力的,讓青年人重新有希望的。古人云:「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實施短期目標緩解青年人壓力的同時,重新構建社會流動,才是解決問題的終極辦法。讓年輕人重拾老一輩香港人拼搏奮鬥終有回報的香港夢,這樣的香港,才是真正有活力。

上文節錄自第17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2日)《階級固化  青年難以逃脫窮忙怪圈》。

相關文章:
【青年困境】沒有父幹如何向上流? 香港的「窮忙」悲歌
【青年困境】家境影響求學 輸在起跑線便輸一世?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