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和理非也會憤怒,但他們的表達跟勇武不同,這是對暴力接受程度上的差異。但為什麼和理非會接受勇武?一方面是警方使用的武力造成他們對勇武的理解與同情,另一方面,他們也需要勇武去對政府施壓。」羅永聰說。

承接上文: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上)

2014年的雨傘運動,在歷經79天的佔領行動後落幕,外界將失敗原因歸咎於勇武與和理非的分裂所致,不少人因此「汲取教訓」,在反修例抗爭中將「不割席、不篤灰」奉為圭臬,避免內部再次分裂重蹈覆轍;有些人亦真心相信,唯有勇武與和理非相互配合,才是最有可能達成目的的抗爭方式,而政府的處理方式,也使雙方找到相互連結的誘因。

「『回應五大訴求』對勇武派沒有用,但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的做法,反而成為勇武派釋放情緒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們不只有機會衝,還能得到很多和理非的支持。而支持勇武的和理非能替勇武的行為作出解釋,說他們為何要勇武、為何要衝突,因為他們的行為都是跟五大訴求有關,並藉着勇武的衝擊,讓五大訴求不停浮在枱面上,雙方都在彼此身上找到了energy。」羅永聰強調,現在不是評價抗爭策略是否有效的問題,而是現實中已然出現這個現象,且不斷為抗爭帶來動能,政府要思考的是,如何讓這股動能暫時消停?

羅永聰認為,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的做法,反而成為勇武派釋放情緒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們不只有機會衝,還能得到很多和理非的支持。(資料圖片/歐嘉樂攝)

「評價這種做法的好壞沒有意義,現在對政府而言,是怎麼讓這兩幫人不再互相保護?唯一的方法就是回應訴求,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你一天不回應和理非的訴求,他們跟勇武派就不會分開。政府也明白這點,但他們只是不停譴責,卻什麼也沒做到,那麼和理非怎麼退一步跟勇武派分開呢?」羅永聰強調,從博弈策略來看,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的對象不是勇武,而是那些沒有衝但支持勇武派的和理非。

「如果沒有了五大訴求,勇武派就算再討厭林鄭、再不喜歡警察及中央政府,他們還能做些什麼?當社會上八成以上的民眾不再認同激烈衝突的時候,勇武的能量自然慢慢消失。但是,目前政府不斷鎮壓、抓人,反而讓動能不斷持續下去。」話雖如此,羅永聰也重申,即使「和勇」結合的動能暫且消退,激進示威者並不會因此平息憤怒,只是將情緒從枱面淺藏到了地底,等到下一次的政治地震,隨時有可能再度釋放。

反修例風波中多次出現警民衝突,雙方關係嚴重撕裂。(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當撕裂已深埋心底
和解之路道阻且長

他嘆道,曾聽過一位女學生打電話到電台,分享她對整場反修例運動的感想。「那小女孩表達的很簡單,就是她這一生也不會原諒警察、不會原諒他們的家人,會用盡所有方法報復他們。這個小女孩才15歲,你覺得政府滿足了五大訴求,她對警察與政府的仇恨就會放下來嗎?不可能吧……」

不同於釐清示威者間的關係及政府應如何面對時的理性分析,每當提到激進示威者深不見底的憤怒時,羅永聰總流露出哀傷與不捨的神色。他理解示威者的怨氣源自何處,卻對這股情緒的深根固柢無能為力。

香港目前的創傷與對立,看在2017年曾與林鄭月娥競逐特首大位,並提出以「和解抹去社會撕裂」的曾俊華眼中,或許格外諷刺與擔憂,他也在8月20日以《我們都是香港人》為題撰文,呼籲雙方暫且放下仇恨,在釐清真相後共同邁向寬恕與和解之路。

(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儘管該文立意良善,但這三個月所造成的裂痕,顯然已非三言兩語能輕易修復,有示威者亦撰文回應道「你媽媽會否說你no stake in this family?你哥哥會否打到你頭破血流?」無疑,對於「我們都是香港人」的說法,多數激進示威者雖能感受其對香港未來的憂慮,但大多仍然認為現在談「和解」是與現實脫節。更何況,林鄭月娥至今仍堅拒順從主流民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反修例風波的成因與警暴問題。

「曾先生很擔心9月開學後的校園欺凌問題,身邊很多朋友也勸他利用影響力去說一些話,希望社會仇恨可以降低一點。但我覺得不可能的,講話的作用跟真的做些事情的功能差太遠了。」談起前「老闆」撰文的動機與想法,羅永聰感慨道,現在每天都有人私訊曾俊華,希望他出來說句公道話,但曾俊華也明白他對整個大環境的影響極其有限。

「但曾俊華還是覺得需要說,因為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問題—我可以幫香港做什麼,讓香港可以不要死掉?所有人都在問,誰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一群朋友走在一起也在問,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我的答案很簡單,不要做大事情,大事情沒有用,做小事情。」羅永聰建議,如果有朋友是激進示威者,請多跟他們聊聊,告訴他們「我關心你,你現在的行動讓我很擔心,你可以不出去嗎?」—他強調,這樣的說法不應該被視為分化,因為這並非對示威者行為的否定,而是行為後的代價確實太過沉重。

羅永聰語重心長地勸道,他了解很多示威者都有高尚的目標,但仍認為這樣的衝擊換不到東西,就算真能爭取到些什麼,也不值得示威者付出坐牢的代價。(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坐牢是人生最沒意義的事情,真的,浪費青春浪費時間,不要坐牢,不要給自己機會傷害自己。」羅永聰語重心長地勸道,他了解很多示威者都有高尚的目標,但仍認為這樣的衝擊換不到東西,就算真能爭取到些什麼,也不值得示威者付出坐牢的代價。

「真的不值得,對你個人來說完全不該是這樣,應該是政府做一些事情,而不是你付出代價後什麼也得不到。你可以不妨礙別人去衝,但請你不要叫別人去衝,不要鼓勵,我一定不會鼓勵。」對於深思過後仍下定決心、堅持以勇武方式衝擊警方、向政府施壓的激進示威者,羅永聰嘆息地給出建言:

跑快一點,如果你真的跑不快,早一點跑,別等到最後一秒才跑。

上文節錄自第178期《香港01》周報(2019年9月2日)《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