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戰.一】素人對上建制 民眾想要怎樣的區議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風波至今尚未平息,不少民眾除了對港府的處事態度強烈不滿之外,也將苗頭對準建制派,認為其長久以來失去腰骨盲撐政府,未有真實反映民意,才造成政府在《逃犯條例》修訂過程中無視民情,一意孤行。

為了削減建制派的政治影響力,讓更多元的民意能進入體制內發聲,民主派黃大仙龍星區區議員譚香文發起「反自動當選運動」,號召各界人士出戰無人與建制派競選的「白區」,目標是民主派奪得區議會多數席次。最終,這次區選涉及的452個選區,首度出現「零白區」局面,當中中西區大學選區便出現兩位獨立參選人與現任建制派區議員角逐的情況。然而,面對這場如此政治化的選戰,尤其是一大堆「素人」搶攻區議會議席,選民想好自己想要什麼樣的區議員了嗎?

「你的右邊,轉頭,往前走,看到了嗎?」來到約定的地點香港大學連儂牆前,記者一時半刻間找不到受訪者的身影,撥通電話後才發現,她正蹲坐在大樓的階梯間做着手工,旁邊堆放着一大疊紙板與宣傳海報,她是27歲的區議會獨立參選人任嘉兒,畢業於香港大學護理學系,幾個月前還一邊任職護士一邊在港大攻讀碩士,轉眼間毅然投入了政治之路。

任嘉兒不好意思地問在樓梯間採訪會不會有點困難,但手上工作卻未見停歇,繼續趕製競選廣告看板,找時間到市場去詢問各個攤販商家,願不願意掛上她的文宣幫忙宣傳。但礙於人力有限,很多事務只能親力親為。「畢竟沒有政黨資源嘛,有很多小事要自己做,譬如你看到的手紙板要自己串,還有一些設計上的東西要學着弄,團隊也只能靠身邊的親友幫忙,很多事情都是從零開始學習。」某次前往採訪時,一名年輕女性正陪着任嘉兒在街上派單張,該友人笑容可掬、落落大方,不時親切地與路人攀談兩句,不見絲毫生疏彆扭。原以為是某個有經驗的朋友幫忙助選,詢問下才知是任嘉兒的親姐姐,在忙碌之餘前來協助。

選舉人手不足,任嘉兒只能請姐姐一起來幫忙派單。(黃奕霖攝)

沒政黨資源,也沒從政選舉經歷,各方面都只能在親友幫忙下「摸着石頭過河」,是每個獨立參選的素人面臨的難題,任嘉兒也不例外,儘管如此,她仍未考慮加入任何黨派。

「不論民主或者建制,只要是政黨就有自己的立場,我在大方向上或許跟泛民比較接近,但如果入黨,在某些特定議題勢必要遵循黨的方向,比起跟着黨意做事,我更想親自跟街坊溝通,更自由、真實的為該區居民發聲。」任何決定都有其利弊得失,任嘉兒選擇以自由之身參與選戰,或許能更無所顧慮的為民喉舌,另一方面也失去了政黨的支援,對於一個初涉政壇的素人而言,任嘉兒只能加倍勤力地彌補其不足之處。

雖然任嘉兒在大學區度過了並不短暫的求學生涯,但當地居民畢竟從未接受過任嘉兒的地區服務,在幾個月前,她也確實只是個仍在港大讀研的學生。為了盡快讓街訪熟悉,任嘉兒早上去街頭派傳單,當面與街坊接觸交流,傍晚再到公車站牌前舉着看板,向上下車的民眾揮手致意。但只靠短時間內的擺街站派單張,居民對她個人、乃至於整體的從政理念是否便有足夠認識,進而願意投她一票?

為了讓選民盡快認識,任嘉兒常在下班時間在公車站前向民眾揮手示意。(黃奕霖攝)

對此,任嘉兒無奈表示,囿於法規限制,目前能做的只有在不同地方盡量宣傳。「這個時期很多事情不能做,跟選民喝杯咖啡也會變成賄選,辦一個活動、弄一個講座都有可能觸犯法例,而且我本身還是護士,如果做一些醫療上的服務也可能被認定為賄選,所以就盡量不要踩到那些紅線。」在宣傳方法上有所受限,任嘉兒更傾向用政綱讓選民對她有更深刻的了解,而她對大學區的政策,也已在11月正式推出來給選民檢視。

着力社區民生議題 爭取最大光譜支持

首次接觸任嘉兒時,她便曾表示,之所以捨棄原本的職業轉而參選區議員,《逃犯條例》修訂的爭議及對建制派長期對港府「言聽計從」的不滿固然是原因,但她也認為,《逃犯條例》修訂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民怨,甚至升級為政府與民眾間難以化解的仇恨與衝突,很大部份肇因於政府對民生問題的忽視。

仔細觀察社區潛在的各種問題,任嘉兒要將重心放在改變居民的生活。(資料圖片/李穎霖攝)

「民生跟政治很難分開,很多香港人過得很辛苦,我們居住的環境那麼狹小,生活壓力又大,如果政府能真正改善民眾的生活,這次引發的民怨可能不會那麼劇烈。而民眾的生活是從地方社區開始建立,我常說香港其實是由很多不同社區所組成,每個人都在一個社區做一點改變,香港整體就會變好。」在任嘉兒看來,區議員確實在提名特首的選舉委員會中佔據了117張提名票,且具有透過選舉進入立法會等政治權利,她也不諱言希望能藉此對政治問題產生一定影響力,但如何做好社區服務還是首要重點。

她強調,面對現在民眾最在意的警方濫權、《禁蒙面法》甚至《緊急法》等政治問題,區議員僅管權責及影響力有限,仍應該適時發聲,且有時候政治問題影響到當地民生,例如港鐵停駛或警察進入社區等事件,都會影響當地居民生活,區議員必須向政府表達其立場。但區議員着墨最多的還是社區方面的事務,而幫助民眾解決生活上的各類事務無關政治立場,所有當區居民都是她竭盡全力要服務及爭取的對象。

任嘉兒認為,警方濫權或地鐵停駛等政治問題都可能影響到當地民生。(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政治因素可能有一部份,但不會太着重,我認為有七至八成是在民生問題上,只有兩成在做政治上的發聲。」為了解決地方上的民生問題,任嘉兒諮詢了不少人的意見,也針對她認為大學區需要改善的部份提出看法。

她提到,大學區的居民以中產階級居多,其他社區可能很常請區議員協助辦理申請津貼,但這邊很少這類需求,反而是對樹木的安全、保育等問題更加重視。在般咸道上曾發生過30米高的大樹連根倒下壓傷路人的案例,而該區尚有許多百年老樹及石牆樹,如何在保育樹木及居民安全間做出平衡,是任嘉兒十分關注的議題之一,也在熟悉樹木的友人帶領下在大學區內走訪,實際了解當地的樹木狀況。

任嘉兒跟著友人在大學區走訪考察,瞭解樹木在安全保育上所面臨的問題。(資料圖片/李穎霖攝)

「在列堤頓道的路尾原本有五、六棵大樹,之前颱風已經倒了三、四棵,剩下的那幾棵就很危險。其實是有方法去固定它,讓樹木沒那麼容易傾倒,或者用繩子去改變它傾倒時的方向,但現在都沒人去管這些樹木,這可是關乎到居民的人身安全。」指出問題還不夠,任嘉兒也提出諸如「增加樹木健康評估透明度」、「促請政府檢討管理樹木投標制度,反對價低者得標」、「促請政府定期視察區內樹木,跟進有倒塌危機的樹木,了解加固扶植可能」等政策,冀望居民能看到她對樹木議題的重視。

「還有大學區的休閒區域很少,有些養狗的人在路上遛狗就會因為狗糞的問題跟其他住戶起衝突,我們就一直在想要怎麼解決狗糞的問題,譬如說增加狗糞蒐集箱,最重要的是對照顧者的宣傳教育,增強他們的公德心,才是根本解決方法。」任嘉兒認為,一名稱職的區議員應該讓社區關係變得更融洽,狗糞的問題看起來很小,卻影響了居民之間的和諧,如何將社區間不同年齡、身份、立場的人連結起來,共創和諧共存的社區,與改善當區的硬體設施及居住環境同等重要。

狗糞問題在大學區內或成鄰里間不睦的因素之一。(資料圖片)

除了樹木與狗糞的問題之外,任嘉兒也期望借助她的專業關注長者醫療服務,推廣母嬰健康知識,在增加居民休閒場所及設施改善的部份,同樣提出了不少政見。然而,現任區議員陳捷貴已在大學區服務逾二十八年,擁有深厚的選民基礎,任嘉兒身為政治素人,要如何說服選民她有更優秀的特質或能力,能將大學區改造成更好的社區樣貌?

「年輕是個優勢 溝通拉近距離」

「我覺得年輕是個優勢,我有一些新的力量跟想法,現任的區議員做久了可能會覺得這些問題都是正常的,他感到習以為常,社區就不會改變。而且他很喜歡做一些奇怪的東西,譬如在般咸道蓋了一座不能避雨的避雨亭,就是設計有問題,完全遮不了雨,花了大約15萬元,後來發現沒用又拆掉了,搬走時又花了一筆錢。」

面對已服務28年的現任區議員陳捷貴,任嘉兒如何說服選民她是更佳選擇?(黃奕霖攝)

任嘉兒批評,之所以會蓋這座「不能避雨亭」,主因是2015年7月般咸道的巴士站外石牆出現裂縫,路政署擔心在颱風影響下會威脅居民安全,因此派員砍斷四棵相連的石牆樹,而陳捷貴明明人在現場,卻未即時阻止「殺樹」,不僅讓陪伴該區多年的老樹一夜被斬,居民也失去遮風避雨的空間,才想以「不能避雨亭」來亡羊補牢。

她接着指出,陳捷貴曾想將正街的扶手電梯進行延伸,但其實附近的街坊都不是那麼認同,因為那附近的社區原本相當安靜,一旦扶手電梯工程向上延伸,不僅施工過程的噪音與污染會影響該區的寧靜,往後也可能將很多外來人流帶入社區,她懷疑陳捷貴是否有將這些影響全面向居民陳述?

「不是說陳捷貴沒有做事,而是做很多事都沒有真正聽取居民需求跟意見,而且雖然他名義上是獨立參選人,但他很明顯是建制派的。」當問到任嘉兒若區議員是建制派會有什麼問題時,她表示,建制派太多時候過度偏向政府的政策,很多事情不會真正在乎民眾的需求,而是一昧地為政府的政策護航。現在擺街站時很多街坊跟她加油打氣,她認為民眾對現任區議員的社區服務感到不滿,希望有所改變。

任嘉兒批評陳捷貴放任政府部門砍樹,使大學區一夜之間了了四株老樹。(資料圖片)

但令人疑問的是,若建制派的民生政策與社區服務時常罔顧民意、同政府一意孤行,為何區議會的席次依然長期被建制派壟斷,甚至出現不少無人挑戰的「白區」,而未受到選民「懲罰」?

任嘉兒認為,民眾可能較着重於當下的「甜頭」,例如建制派在地方的蛇齋餅糭,給了當地居民不少小恩小惠,居民剛剛吃了你的晚餐、參加了你舉辦的活動,在投票時自然會投你一票。加上不少年長者很追求穩定的生活,以大學區為例,民眾最需要的可能就是幫他們保護安靜、安寧的環境。

若真誠如任嘉兒所言,那對她在大學區的選戰或許是一大難題。畢竟任嘉兒雖是以「獨立民主派」的身份參選,但在許多居民眼中不免會貼上「示威者代表」的標籤,此些印象與在地服務二十八年、政治立場又更偏建制的陳捷貴相比,似乎反倒成為了不利的因素。

民建聯曾有社區幹事協辦因慶祝回歸像居民派米的活動。(資料圖片)

「所以我的政綱都是為了社區,不會帶太多政治的東西,社區就是一個生活的地方,我希望可以給他們回到家的感覺。其實大學區的生活本來也頗為穩定的,我會幫他們做社區生活各方面的小改變,加在一起他們能感受到生活會變得更好。如果有些選民覺得我是代表着示威者,對我帶有一些特別的看法,我都會去溝通。」回想起這段時間擺街站的過程,有些人會辱罵她,覺得她跟示威者或是黑衣人是一夥的,任嘉兒倒也坦然接受。她認為現在社會撕裂下,每個人都主動或被動地「歸邊」,已經難有真正的「中間選民」,但民眾間的關係必須要修補,這也是區議員的工作之一。

「大家都是香港人,但大家現在只想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而不是看到事件的全面,我本來就喜歡跟各方各面的人交流,所以我才會去當護士。希望藉由溝通拉近大家的距離,這也是社區和諧的一部份,不然大家只會繼續互相仇視下去。」

儘管身為泛民主派的獨立參選人,任嘉兒仍望與不同立場的居民溝通交流,創造和諧共榮的社區。(資料圖片/李穎霖攝)

《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政治風暴不只在街頭抗爭中上演,更為整場區議會選戰颳起前所未有的風暴,所有長期被建制派自動當選的「白區」遭到挑戰,反政府陣營大有翻盤之勢。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10月發布的民調,支持建制派的香港市民佔比已跌落至6%,民主派與本土派相加則高達58.1%,面對非建制派素人來勢洶洶的挑戰,被認為屬於建制派的陳捷貴又是如何看待?繼續閱讀:【區議會選戰.二】重奪區議會 談政治還是談民生?

除了受訪者外,中西區大學選區相關參選人還有歐頌賢和陳捷貴。

上文節錄自第189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1月18日)《素人對上建制 民眾想要什麼樣的區議員》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