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經濟圈.三】為何沒藍色經濟圈? 藍店老闆︰沒有這種想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反修例運動中,不少所謂的「藍店」受抵制,甚至被「裝修」(示威者以此形容破壞行為),有「藍店」要圍板防範,更有「藍店」因而關門,所受的影響顯而易見。「藍店」的定義較廣闊,現時較為廣為人知的有美心集團旗下店舖、優品360及吉野家。

他們被列為「藍店」的原因各異:美心集團是因為集團創辦人之一伍沾德的長女伍淑清多次發表反對示威、罷課等言論,令美心及其關聯品牌屢成攻擊目標;優品360因為其集團主席林子峰出任福建社團聯會名譽主席而被指涉嫌「福建黑幫」;吉野家則因為一則被指諷刺警方行動的「獅子狗」廣告而解僱負責的員工。美心集團曾發聲明表示伍淑清並非集團負責人,沒有參與任何管理工作;林子峰也多次接受傳媒訪問澄清,但都沒令公司除掉「藍店」之名。

有示威者在美心西餅閘上噴漆。(資料圖片/盧君朗攝)

「藍店」被破壞 收縮在港業務

林子峰於11月底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表示,102間優品360分店中,有75間在過去六個月被「裝修」,合共超過180次,對公司是一個「很大很大的打擊」,公司會在內地擴展市場,減少對香港的依賴。他在接受彭博電視訪問時亦指,公司計劃接下來兩年在澳門開設15至20間分店,並表態希望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給港人一個交代。

優品360上月公布截至今年9月底的中期業績,純利按年減少6%,表明原因是受社會事件影響,更指整體影響仍未反映在經濟數字上。另一方面,持有美心集團50%股權的牛奶公司早前也公布,第三季業績持續受香港社會動盪影響,拖累美心季內表現,旗下零售商萬寧的營業額及溢利同樣受累。

優品360被示威者破壞。(資料圖片/王潔恩攝)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徐家健指,現時香港生意環境不好,上市公司需要向股東交代,假若店舖經常被破壞,做不到生意之餘,又要花錢維修,自然不會再在香港擴張,甚至會收縮,這是正常的市場回應。「比如優品360這個例子,他們後來也出來說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對政治有何影響?可能他本身是藍藍哋或中立,但因為被『裝修』得多,於是要出來說一些黃絲聽落較為順耳的說話。」

徐家健預計或會陸續有「藍店」縮減在香港的業務。「如果生意不好,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轉軚說自己是黃的,二是收縮,因為生意真的差了,除非等到人們不再介意(政治立場)那一刻,但這要等很久。」

徐家健預計或會陸續有「藍店」縮減在香港的業務。(歐嘉樂攝)

不少被標籤成「藍店」的店舖其實未有公開表態立場,敢於主動出來支持政府或警察的「藍店」並不多,神戶食堂空姐牛肉飯是其中一間,並因而承受着作為「藍店」的代價。

老闆娘郭德英早前因為在個人Facebook上發聲,表示曾是空姐的她無法再忍耐在機場見到有旅客及內地記者被打,並形容示威者是「恐怖分子」,反對暴力及支持警察;其快餐店的Facebook專頁因而收到大量負評及被網民留言攻擊,指斥其店舖的食物難吃、無牌經營、無禮對待食客等,更引來各個政府部門人員到店舖巡查。她表示開業約三年來,一直沒有什麼負評,這些攻擊顯然是因為她的言論而來。

現時被抵制的「藍店」生意明顯受到影響,但有「藍店」店主表示,似乎不見藍絲有意另辦「藍色經濟圈」。(高仲明攝)

食肆撐警察 生意下跌三成

她對自己的食店被標籤為「藍店」而遭抵制感到十分愕然,認為吃東西不該區分政見。「真的很無聊,是否做每個動作也要查看哪家是藍的、哪家是黃的?這樣做人真辛苦。」

她認為自己的言論很溫和,不算激進,「我沒有罵他們,也沒有很激進地攻擊,反而他們很激進地罵我。就算他們在Facebook專頁留多難聽的說話,我也沒有反擊,反而跟網友說:『算啦,反正他們講的不是事實,不用理會他們,你自己看了,不多不少一定會影響情緒,而且真的沒完沒了。』我們藍絲是愛好和平的,我們只想社會共融,我是認同他們要爭取的所謂言論自由,我也不滿意這個政府。」

郭德英說自己不反對反修例示威者爭取訴求,但反對他們爭取的手法。「我們支持(警察),不完全是因為警察做得很對,而是示威者的手法破壞了法治,而(目前)唯一可以維護法治的就是我們的警隊。當然,這是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問題,如果他們不出來掟汽油彈、不出來犯事,警隊用不用出來?會否有他們口中所謂的『濫暴』呢?(區議會)選舉前幾天也很平靜,他們沒有出來,警隊有沒有發過催淚彈?有沒有打過一個人?」

郭德英的店被標籤為「藍店」後,她的生意明顯受到了影響。(高仲明攝)

被標籤為「藍店」後,她的生意明顯受到了影響。「之前我們主要是做年輕人的生意,大學生、中學生、小學生,成年人也有,但比例上一直是學生佔多。他們(示威者)後來在網上論壇宣傳後,生意明顯下降,大家也知道多數年輕人是黃的。他們收到訊息後會很齊心,馬上不來光顧。生意額跌得很快。很幸運,收到那藍/黃店海報後那天,(網媒)『港人港地』馬上來訪問我們,之後有很多藍絲來支持,(生意額)一下子又上去。」但她說總體來看,生意比以往少了約三成。

反過來看,她認為藍絲沒有構建「藍色經濟圈」的想法。「我們的思維跟他們完全不同,我們沒有這種想法,我覺得這個想法真的十分幼稚。不是說不可行,而是真的沒有這個需要。如果你鼓吹這個想法,就是覺得香港人應該要分化,分為兩批,這是我非常不願意見到的。(店舖)同層的『黃店』開張,我也有去光顧,他非常驚訝,我覺得沒有問題,只要你不落毒就可以了。你新張我來恭喜你,這是禮貌,是一份心意。」

她的店開在西九龍美食廣場,她表示試過有人把店面的伸縮簾子的繩剪斷,想令她無法做生意。(高仲明攝)

藍絲:想世世代代分兩派嗎?

郭德英不贊成有黃藍經濟圈。「你不光顧我、我不光顧你,你不理睬我、我不理睬你,大家是想世世代代也分成兩派嗎?像以前那樣多好,想吃什麼就吃,因為喜歡才吃那樣東西,每天都可有選擇,這是基於口味而不是政治取向或是某些取向。我想回到以前,不分黃藍,不分政見,香港人應守護相助,大家融洽相處。為何要搞到如此,又要互相攻擊呢?」

她坦言,不會因為成為「藍店」被抵制而發聲前有所顧慮,至於這場運動對生意的影響會有多深遠,那是未知之數。

相關文章︰

【黃色經濟圈.一】「黃店」現人龍 消費戰能否落實至各層面?

【黃色經濟圈.二】從生產商、製作到消費者 構建同路人社群

上文刊登於第19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16日)《為何沒有藍色經濟圈?》。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