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的——用不了的隔離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賀一誠可唔可以管治埋香港?」—確保口罩供應穩定、暫停營運賭場兩周、供樓延遲償還本金……面對源於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CP)疫情威脅,澳門新任特首賀一誠果斷採取連串防疫措施,讓毗鄰的香港市民羨慕不已,也讓昔日以優秀著稱的香港政府無地自處。從口罩供應的補給、隔離中心的設立、到人流管制的部署,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都因反應遲鈍再度引發民怨,讓整個管治團隊那迷信自由經濟的官僚因循、毫無以人為本的施政原則、缺乏未雨綢繆的前瞻意識等問題暴露無遺,也讓香港人洋洋得意的「公務員治港神話」逐漸幻滅。

(《公務員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的》系列二之三)

政府原本打算徵用暉明邨作檢疫中心,但遭黑衣示威者強烈反對、暴力破壞。(資料圖片)

《公務員除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了的——搶不到的口罩》分析了特區政府毫無前瞻意識及迷信自由經濟的「佛系」口罩供應和儲備,而除了口罩補給的不足,隔離中心的設立也在香港社會引起了軒然大波。

事源港府自1月23日出現首宗NCP確診個案起,便按機制啟用康文署轄下的麥理浩夫人度假村、鯉魚門公園度假村、以及保良局賽馬會北潭涌度假營作檢疫中心,合共提供90個單位予新型肺炎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入住;另外,當局亦正全速以組合屋形式增建隔離中心,首批約100個單位預計最早於3月中旬落成。然而,已啟用的隔離設施截至2月7日已使用了87個,幾近飽和。

不過,這種「飽和」原本並不應該發生。因為港府早於1月25日宣布,會改裝未入伙的粉嶺公屋暉明邨,待有需要時用作隔離中心或醫護宿舍;只是,消息一出,隨即引起附近的雍盛苑及其他公共屋邨居民以當局未經諮詢為由抗議,有黑衣示威者甚至沿用反修例運動中的極端暴力手段,向可能被徵用的昇暉樓大堂投擲汽油彈,導致大堂設施被燒毀至無法使用,港府隨即撤回有關決定,據說更承認選址時考慮不周,又公開稱未來一年將近落成、未入伙屋邨「都是不適合作為檢疫中心的設施」。然而,其實特區政府並非首次徵用公營房屋作防疫設施,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當局一共在天水圍天恩邨和鑽石山瓊軒苑設置了2,300個臨時醫護宿舍單位。

當局的選址考量要在多大程度上顧及民情是一回事,當局向極端暴力屈服又是另一回事,這種毫無施政原則的舉棋不定,也毫無疑問地開了壞先例,令港府進退失據。

以至於,當港府後來改用設於美孚饒宗頤文化館的旅館翠雅山房作檢疫中心,儘管該處位於山區,但同樣引來美孚居民的反彈,連日都有大批居民在美孚港鐵站外聚集堵路,甚至爆發警民衝突,而深水埗區議會更通過無約束力動議反對徵用。更值得擔憂的是,這股延續自反修例運動的「反政府」情緒,已經演變成「反隔離營」的「政治正確」,甚至蔓延至即將被徵用作另一緊急檢疫中心的火炭駿洋邨,也轉變成各區陸續出現的「反指定診所」抗議——拒絕在區內設置專門診治NCP的診所。

按理說,翠雅山房遠離民居,誠如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所言,從科學而論根本不會對美孚居民的健康構成威脅,所以是合理選擇;然而,乘反修例風暴的反政府「民情」得以在新一屆區議會選舉中「翻盤」的泛民主派,不時從中挑動民怨故作刁難,似乎仍然只是跟隨民粹思潮的政治動物,根本未能展現從政者的擔當,從實際需要及整體社會利益的角度為民設想。

問題是,疫情一觸即發,面對這樣的政治操弄,港府一直「捱打」,弱勢得實在令人頭痛——至2月8日,《若干到港人士強制檢疫規例》正式生效,所有經內地來港的人士都必須接受十四天的強制檢疫,若受檢疫人士沒有地方暫住,將被安排入住政府的檢疫中心;同時,香港自2月初起陸續出現本地感染個案,可想而知,檢疫中心很快將會供不應求。

除了恐慌及製造恐慌,香港人其實可以冷靜下來,自己做好社區防疫。(資料圖片)

事實上,檢疫、隔離中心和口罩等個人防護裝備一樣,早在SARS過後,同樣被「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專家委員會」寫入《汲取經驗 防患未然》報告,建議當局須按適當情況加強有關設施的準備工作;可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香港政府,根本不擅未雨綢繆,妄以為幾個度假村就能夠應對重大危機。儘管當年的專家未有明言何謂「適當情況」、又應該怎樣「加強有關設施」,但稍有前瞻意識的政府,早就應該選定更多遠離市區的度假村及居住用地,並開誠佈公將會預留待社會爆發公共衞生危機時作隔離之用。

全國政協常委、香港友好協進會會長、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早於2月5日建議,當局應該徵用迪士尼樂園的三間酒店作隔離區,並考慮在迪士尼旁邊的用作擴建之用的竹篙灣第二期空地、甚或石崗軍營的部份用地,興建全新的檢疫中心。有關想法絕非忽發奇想——首先,迪士尼樂園遠離民居,又靠近設有入境關口的赤臘角機場及港珠澳大橋,更為方便接收抵港並須接受強制隔離的旅客或港人;再者,迪士尼樂園早已因應疫情暫停開放,其酒店房間大多閒置,倘若租予政府作檢疫設施可謂一舉兩得,既維持一定收入,又展現社會責任。據說,當局已就此與迪士尼樂園磋商,惟對方頗有保留、擔心影響聲譽,故港府仍在努力遊說;不過,就算對方拒絕租出酒店,它即使擁有旁邊空地的優先發展權,也不能反對當局暫作短期隔離。

其次,社會上不時有聲音要求當局檢討軍事用地的使用效率,畢竟本港目前的19幅軍事用地合共佔地逾2,700公頃,但駐軍人數僅8,000至10,000人,即平均每4人佔用1公頃軍地。當然,善用軍事用地的話題敏感,而軍營管轄權亦在於中央,但在當下急需覓地作臨時隔離之際,港府理應主動與中央溝通協調,研究能否暫時釋出部份用地以解抗疫燃眉之急,而非動輒礙於官僚架構、以「不敢僭越」為由拒絕討論,這等同畫地為牢。

對於有關訴求,據聞政府內部從不以此作為討論選項,有官員更直言,此舉等同向解放軍尋求協助,若非迫不得已,絕不行此一着。難道,現在還未算是「迫不得已」的「緊急關頭」嗎?當局又有多少個暉明邨,可以「容忍」極端暴力的破壞,可以容許「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

除此之外,政府也應該研究徵用郵輪作隔離用途。郵輪的獨立房間設計,本身就非常符合隔離條件,而且郵輪停泊在海上,與民居頗有距離,可以釋除公眾憂慮。目前停泊在啟德郵輪碼頭等待檢疫的「世界夢號」,就是郵輪隔離的可行範例,香港大學公共衞生學院教授潘列文更相當認同船上隔離的效果。事實上,日本自衛隊也預留渡輪「Hakuo」在有需要時作隔離之用,特區政府更應該好好汲取教訓,藉「世界夢號」測試未來以郵輪隔離的可行性。

日用品供不應求,檢疫中心及隔離中心的供應又何嘗足夠?(資料圖片)

上文節錄自第20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0日)《好打得過SARS,敵不過武漢肺炎?公務員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的》。

相關文章:

【武漢肺炎】公務員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的——搶不到的口罩

【武漢肺炎】公務員治港神話是這樣幻滅的——管制不了的人流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