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深度】K房、雀館延遲關閉之謎——誰在製造防疫漏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關不關仍須關!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持續升溫,截至今日(4月1日)下午4時半,本港累計已有765人確診,包括七名曾於上周二(3月24日)在尖沙咀Red MR唱K人士。鑑於上周推出的公眾娛樂場所「停業令」並不包括口沫橫飛的卡拉OK房和麻雀館,在上述「唱K群組」全員中招的情況下,行政會議今早召開緊急會議,並於下午突然刊憲修訂四日前剛出爐的《預防及控制疾病(規定及指示)(業務及處所)規例》,把K房、麻雀館、美容院、按摩院、夜總會、夜店及會所等納入附表,並賦權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勒令部分場所停業14天。亡羊補牢為時未晚,問題是,早就應該規管的K房及麻雀房等高危場所,為什麼要延遲五天至今日才關閉?

早就應該規管的K房及麻雀房等高危場所,為什麼要延遲五天至今日才關閉?(資料圖片)

政府刊憲後,食物及衛生局公佈,局長陳肇始已根據憲報發出指示,要求未來14天內,暫時關閉K房、麻雀館、夜總會及夜店等場所,其餘則需要量度體溫並盡量佩戴口罩。

這彷彿狠狠打了特區政府一巴掌。時光倒流至四日前,當特首林鄭月娥於3月27日宣布宣布兩項防疫新措施,即根據《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599章)第8條,為防止、應付或紓緩公共衛生緊急事態的影響,並為保障公眾的健康,而訂立俗稱「限聚令」的《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組聚集)規例》和涉及「停業令」的《預防及控制疾病(規定及指示)(業務及處所)規例》;不過,後者勒令關閉遊戲機中心、浴室、健身中心、遊樂場所(桌球室、保齡球館、溜冰場)、公眾娛樂場所(電影院)、以及俗稱「Party Room」的社交聚會處所,卻沒有把K房及麻雀房納入規管範圍之內。

翌日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已率先批評,對毋須關閉麻雀館感到疑惑,又指麻雀館的感染風險比電影院更高,因為打牌需要面對面,並要洗牌,難防直接接觸;至於卡拉OK,更涉及口沫橫飛、空間封閉、聚會時間較長等三大高危因素,有需要立即停業。可是,當晚陳肇始及食物環境衛生署署長劉利群出席例行簡報會,並被問及為何K房和麻雀館毋須停業時,卻以有關決定基於牌照規管及風險評估為由搪塞,又指K房和麻雀館等雖然不屬「娛樂場所」或「公眾娛樂場所」,但由於K房持有食肆牌照,即會受每檯不可多於4人、檯與檯之間最少相距1.5米等餐飲業營運的規限。

只是,這番似是而非的解說,不但未能服眾,反而曝露特區政府怠政懶政又心存僥倖的官僚主義,防疫措施總是亦步亦趨,毫無大難當前的作戰意識。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升溫,特區政府卻喪失了作戰意識,防疫措施總是亦步亦趨。(資料圖片)

首先,即使K房及麻雀館等不屬「娛樂場所」或「公眾娛樂場所」,當局就不能引用其他條例把它們納入規管範圍嗎?——非也!

翻查上周生效的「停業令」,主要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商營浴室規例》、以及《遊戲機中心條例》等定義以規限有關場所;以「公眾娛樂場所」為例,是指任何臨時或永久性的可以容納公眾以進行一次或多於一次的公眾娛樂活動的地方,而「公眾娛樂」則指不論收費與否讓公眾入場的任何娛樂——問題是,儘管「娛樂」所指的是音樂會、歌舞劇、電影院、各類展覽、舞台表演及跳舞派對等等而不包括「卡拉OK」,但是,「卡拉OK場所」並非「無王管」,而是受《卡拉OK場所條例》所約束,指任何以生意或業務形式為卡拉OK用途而開設、經營或使用的地方,且「卡拉OK」指某人獨自或聯同其他人在配合或伴以任何音樂、其他聲音、任何影響、其他資訊等情況下的詠唱、吟誦、唱歌或練聲等活動。也就是說,要定義並規管K房的話,是不為而非不能為!

事實上,根據政府今日的修訂,正正引用了《卡拉OK場所條例》以界定「卡拉OK場所」,並將其納入規管範圍。問題是,為什麼上周明明就可以採取的行動,要拖延到今天才執行?當中可能包括三大原因:貪方便、怕批評、睇漏眼。

貪方便

一個不能排除的推斷是,律政司法律草擬科草擬《規例》時,取易不取難而做少不做多——當《公眾娛樂場所條例》已能清楚明僚地界定一般人所理解的大部分「公眾娛樂場所」,或毋須再動用其他條例、對其他場所加以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陳肇始今日再回應記者關於怎樣定奪哪些場所需要關閉的提問時也坦言,如果要關閉卡拉OK,「需要有多一些法律工序」;她又提到,如果有些措施做得太多而沒有需要,「我們也會受到批評」,故即使今天已出現美容院感染的個案,暫時也不會要求美容院暫停營業,而要因應不同情況加強應變,至有需要時才把勸諭和警告等升級為執法。何謂「有需要」?或許要待「美容院群組」的出現吧,因為當局正是基於「唱K群組」的爆發而「臨時抱佛腳」,儘管確診者是在「限聚令」和「停業令」生效前感染的;只是,早前已出現「打邊爐群組」和「麻雀群組」,當局為何沒有更進取的行動呢?

怕批評

其實,疫症當前,相信大多數市民都認同防疫措施「宜緊不宜鬆」;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什麼群體會「批評」政府?若要解答這個問題,時光需要再倒流至3月25日——自由黨行政會議成員兼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聯同六個商會代表與林鄭月娥會面,以商討原定推出之「禁酒令」的取代方案,當中包括卡拉OK、酒吧及舞廳業等。

當時他們承諾採取多項自發的防疫措施,包括拒絕接待正在接受家居檢疫人士、只接待座位數量一半的客量等等;直到「唱K群組」多人感染新冠肺炎後,張宇人接受傳媒訪問時,仍然堅稱K房已有食肆牌,即已遵守「四人一檯」、「減一半座位」等措施,故毋須暫停營業——和政府早前的所謂解釋如出一轍,同樣充滿僥倖心態。

睇漏眼

除了貪方便、怕批評之外,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提出另一原因,指「法例的定義上可能漏了」,因為卡拉OK涉及「食肆牌照」、麻雀館屬於「賭博牌照」,但他否認是政府「漏招」,僅指不應以牌照劃分應該關閉的高風險場所。

有趣的是,政府上周推出「限聚令」及「停業令」前,曾經召開特別的行政會議以通過有關《規例》——然而,就算湯家驊「漏」了提醒當局相關的法律定義,本身是執業大律師和執業律師的建制派班長廖長江及民建聯張國鈞,也都是具備法律背景的行會成員,難道他們也都沒有為意嗎?如果這些精英都未能提供專業見解,行會重用他們,到底有何用?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肺炎口罩.深度】網購口罩頻中伏 揭香港電商發展「龜速」之路

【港鐵出軌.深度】公營機構何以淪為毋須問責的「獨立王國」?

【深度】萬人吹捧到網絡公審——13歲「雞丁」怎變黃藍撕裂犧牲品?

【新冠肺炎.深度】傳媒別「傳毒」——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污名化!

【深度】迫「口交」、摑32巴、10童圍毆——童黨欺凌誰之過?

【區議會.深度】公園命名鬧劇之外 還有哪些「騎呢」動議?

【新冠肺炎.深度】檢疫設施反反反不完 揭港府社會三大落後

【新冠肺炎.深度】「佛系」檢疫頻鬧笑話 星台韓靠腦又靠嚇

【新冠肺炎.深度】停課不停學的成敗關鍵

【肺炎.深度】為求「革命」 不惜攬炒 就可犧牲基層利益?

【武漢肺炎.深度】接回滯留湖北港人的幾點思考

【肺炎.深度】澳門連續13日無新增個案 抗疫神話這樣煉成的

【武漢肺炎.深度】「盲搶」背後 謠言滿天飛的反思

【肺炎口罩.深度】「口罩荒」這堂經濟課 港府完美示範反面教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