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憑試】考期因疫情再延後?考生怕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之廣前所未見。即使是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肆虐,會考及高考也如期進行,但自1月底香港首次出現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學界已出現要求應屆文憑試延期的聲音,學校亦宣布停課。然而,疫情反反覆覆,教育局對是否繼續文憑試的取態同樣如是。最終,在3月21日,即距離原定開考只剩下六天時,政府才宣布文憑試延期。直至前天(4月7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若疫情持續,「取消(文憑試)是別無他法」。

「你問我,我會情願早點考完,(準備公開試)這段日子很難捱。之後會不會取消公開試?如果公開試也取消,我們用什麼成績考大學呢?」文憑試考生簡明如此說道。對於一眾應屆考生來說,文憑試延期不是問題,他們更害怕的是三年以來辛苦備試的心血會否因此而付諸流水?

簡明坦言,如果可以選擇,情願文憑試如期進行,因為延期一天代表憂慮多一天。(歐嘉樂攝)

簡明(化名)是應屆中學文憑試考生。當聽到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取消中英文口試、筆試延期四星期時,他當刻只是想着該到哪購買更多的補充練習來做,還有如何才可重新進入考試狀態。畢竟一踏進試場,身體便會和他過意不去,腸和胃像是有默契的一同疼痛起來,每次考試不只是與試題的交戰,還是與自己身體的搏鬥,而「一試定生死」的文憑試不容許有任何差池。為此,他試過許許多多不同的方法,務求讓身體「聽話」,一次便好,他希望。

倒數6天變30天

過去每逢考試,簡明喜歡與同學一起在學校溫習,但因為學校關閉,加上家中口罩短缺,自農曆新年過後他大部份時間都待在家中,多數會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只有吃飯時才步出房門。同窗互相打氣,是在巨大考試壓力下的最佳紓壓方法,但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自我「修行」,考驗簡明的自律。

之前我覺得mock的成績是DSE的參考標準,讓自己大約知道弱點在哪份卷,之後加操。現在情況不同,特別是文科科目,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
簡明

模擬試(俗稱考mock)是應屆文憑試考生於正常公開試前的最後一個正式校內試,考核範圍與公開試相同,故在不少學生眼中,模擬試與公開試無異。簡明的中學原定於2月初進行模擬試,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所有學校停課,故學校安排學生把試卷帶回家中,由學生自行計時完成,並在數天後把完成的考卷帶回學校予老師批改,再由老師拍片或透過網上直播向學生講解。「(在家與在學校考)氣氛感覺完全不同,自己在家中做卷,可以做吓停吓,很易分心。之前我覺得mock的成績是DSE的參考標準,讓自己大約知道弱點在哪份卷,之後加操。現在情況不同,特別是文科科目,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在哪。」

簡明試過在家模礙試場的環境:把書桌清理好,只剩必要的文具;把書桌與學校課桌比較,多出來的空間不用;把椅子換上不可轉的木椅;戴上手錶方便計算時間;換上赴考時會穿的衣服或外套,唯獨不戴上口罩,「我怕家裏口罩沒存貨了。」

就在一切都準備就緒的時候,怎料在試前一星期,政府宣布延遲開考,簡明原定於3月28日應考第一科化學科,順延至4月25日。多出一個月,變相多了準備時間,不是更好嗎?簡明搖搖頭說:「我情願早點考完,這段日子很難捱。」距離開考多一天,便等於多了24小時、1,440分鐘、86,400秒,要思考還有什麼沒記住的範文、沒完成的past paper(歷屆試卷)、沒看的筆記。

「本來一直倒數,300天到剩100天再到7天,現在又突然多了30天,是有點措手不及。我算『幸運』點,一星期有一兩天外出去補習社,有同學在這段時間真的完全沒離開過家門,生活就是圍繞公開試與四面牆。」
簡明

香港青年協會於1月底至3月中期間,共接獲逾1,500宗與文憑試相關的求助個案,較去年同期增加兩倍,當中與「自身健康」、「疫情發展」相關的個案佔六成。有學生擔心試場內的衞生情況,有的認為自己「孤身作戰」,對於全靠自律的在家備試欠缺信心。

文憑試就是把過去學習過的一一總結在考卷裏,最後得出來的等級,概括了中小學生涯的成敗,決定了日後升學的路徑:是升讀大學還是副學士?是海外升學還是踏進職場?縱使明白有許多不同的升學選擇,但當身邊的人都鼓勵你努力考入大學時,莘莘學子心裏還是不期然會把「讀大學」當成唯一出路,因而十分着緊文憑試的成績。

簡明坦言,相比其他同學,自己不算特別緊張文憑試成績,「考不到(大學)又不會死。」「考不到的話,確實會打亂我的計劃,很多原來的計劃要重新安排。這樣說吧,讀大學是我希望做某些事情的最低門檻。」他頓了頓說,「但這並不代表我認同這個(考試)制度,我不認同一個人的學歷高低等於他在社會的地位,不認同讀書少便是低下層、被淘汰也正常。」

政府「彈出彈入」 師生無所適從

在簡明眼中,很多大人世界的習以為常其實是「變態」,他想做的是改變這些令人難以理解的社會「常態」,包括教育制度。但自去年的反修例運動爆發,到今天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政府施政混亂、進退失據,社會逐漸失去理性討論的空間,令他開始對自己的目標有所質疑:「我會想,到底學歷有沒有用呢?到底知識份子在香港可以發揮到作用嗎?」

簡明說,經歷過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到最近的新冠肺炎,他也開始思考知識份子在社會的位置:當面對不聽人言的政府,學歷高可改變到他們的決策嗎?(歐嘉樂攝)

到最近,政府在文憑試開考前六天宣布延期,簡明坦言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它彈出又彈入吧!」彷彿政府的「即興」與「無計劃」全在預料之內。作為準考生,他可以做的只有好好利用這段日子作最後衝刺。「本來一直倒數,300天到剩100天再到7天,現在又突然多了30天,真的有點措手不及。」簡明撓了撓頭,「我算是『幸運』點,一星期有一兩天外出去補習社,有同學在這段時間真的完全沒離開過家門,生活就是圍繞公開試與四面牆。」問他訪問之後會去哪裏,他說要去書局買補充練習,原本計劃在最後的七天完成剩下的一、兩份歷屆試卷,現在多了日子,卻沒有練習可做。

(香港01製圖)

「之後會取消公開試嗎?」簡明反問記者。「現在IB(國際文憑組織課程考試)也取消了,如果DSE也取消,那麼,我之後會怎樣呢?用什麼成績入大學呢?用校內的成績?不行吧。」沒人能回答簡明的問題,疫症面前,人人都迷惘。

面對未知的局勢,學生依賴從老師而來的考試資訊—到底4月底真的可以復考嗎?一旦文憑試取消,要怎樣升上大學呢?然而,他們不明白的是,老師也是第一次面臨這個局面,與他們一樣地,心裏存在許多問號:【文憑試】教師遙距伴學備戰:越遲考成績差異越大

相關文章︰

【通識教育.二】政治化下的科目檢討 前線老師:須回歸專業討論

【通識教育.三】香港社會想要怎樣的青年人?

【逃犯條例】未歷傘運 不識黃之鋒:中學生的政治啟蒙(上)

【逃犯條例】未歷傘運 不識黃之鋒:中學生的政治啟蒙(下)

【青年之苦.一】當權精英虛偽離地 年輕人之怒爆發

【青年之苦.三】為個人,還是為社會抗爭?

理大衝突一個月 「藍」校長何玉芬:我只想細路平安

【反修例半年】校園成戰場 我和我的學生:該教?不教?

上文節錄於第208期《香港01》周報(2020年4月6日)《 文憑試一再延期 疫症當前 學子前途路漫漫》。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