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從唇槍舌戰到肢體衝撞 議事廳如何淪為泥漿摔角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7月23日,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宣布休會:「祝福香港,香港一定要贏!」至此,香港第五屆立法會結束,昔日針鋒相對的「敵人」,最終還是似畢業班一般,將四年來的風風雨雨融匯在一張大合照中,一笑泯恩仇。四年後的7月17日,第六屆立法會會期正式結束,議事廳內的大合照卻只剩下40個建制派的身影,因為民主派拒絕與他們同框,自行移師立法會地下惜別。

回望這一屆立法會,尤其是這一年來,兩大陣營可謂「不共戴天」,「無聊謾罵」和「肢體衝撞」也成了新常態—它究竟因何生變?又將繼續沉淪嗎?立法會前主席范徐麗泰、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張炳良、不再競逐連任立法會議員的民建聯梁志祥,分別從「主席」、「官員」和「議員」的視角,給出了他們對「港式議會文化」的看法。

范徐麗泰振示,在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上要格外小心,才能讓人「挑不出骨頭」。(黃舒慧攝)

主席不參與遊戲,都要步步驚心?

范徐麗泰在1997至2008年先後擔任臨時立法會及立法會主席,也是2005至2008年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調查中支持度最高的立法會議員。她笑着憶述,當時在會議上總有一些議員發言時很大聲,令整個會議「亂糟糟」,她勸他們毋須這麼大聲時,「誰知人家說聲音大不代表我沒有道理。我也就幽默地回應,那也不代表你有道理啊。」於是她便請同事幫忙買了聲音測量儀器,擺在主席台上,一旦議員發言的聲音超過一定分貝,到了噪音的水平,就會停止議員的發言。這時,范太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表示在主席的位置上一直都需萬分小心。她直言不諱道自己最不願與「陰濕」之人合作,像「長毛」這樣的議員雖稍顯「粗鄙」,但自己比較喜歡這類「直接」的作派。

范太直言,在主席的位置需面對所有人的目光,被審視着有無偏頗,故要格外小心,才能讓人「挑不出骨頭」。而這件小事,只不過是眾多作為「警鐘」的事件中的其中一件而已。原來,立法會主席不僅是「主持人」,更要面對「步步驚心」的「險境」,才能不被捲入黨派鬥爭之中。范太表示,主席的身份提醒她有兩方面須「忍住」:一是有關議會的事情或議案,不發表個人意見;另一是主席不可期待表現自己,其職責是令會議順暢運行,絕對不是「個人的show」。

梁君彥指,與各位議員共事「既有色彩亦有火花,既有滿足亦有遺憾」。(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但我這個人也喜歡『玩玩』,2000年選主席那年,當時主要的民主派就是民主黨和前綫。我就去問Martin(李柱銘)和Emily(劉慧卿)會不會提名我,Martin說:你做得很好,但我不能提名你呀!Emily也說:Rita你真的難為我了,我怎麼能提名你呢?所以,我這個主席做得好與不好,在政黨、立場之中也是沒得改變的—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也就是玩玩,大家互相開開玩笑。」范太大笑,像做了惡作劇的孩童一般。這次經歷也反映出議會中一些具有張力的關係和現實,正如現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答記者問時說:「在政治舞台,議員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政治空間,我明白的。」

上文節錄自第223期《香港01》周報(2020年7月20日)《從唇槍舌戰到肢體衝撞 議事廳如何淪為泥漿摔角場》。如欲閱讀全文按此訂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222期《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泛民初選結果為香港敲響警鐘 要讓「抗爭派」成主流嗎?

【深度解讀】從唇槍舌戰到肢體衝撞 議事廳如何淪為泥漿摔角場

【深度解讀】不能教的「秘密」 纏繞校園的教育紅線

【其他精彩內容】

疫情撕破「國際都會」假面具 外傭隔離期間歷盡歧視與辛酸

【國際專題】千年神殿爭奪戰再起 「聖索菲亞」的當代難題

【科技.未來】當華為被封殺 群雄逐鹿5G市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