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精神之癌:東京地鐵毒氣事件 奧姆真理教遺留的傷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彷彿受到詛咒的2020年,日本媒體上月報道了一宗不太起眼的新聞:日本公安審查委員會決定繼續延長「奧姆真理教」相關團體的觀察處分期。很難想像,這個曾經製造了東京地鐵沙林毒氣屠殺慘劇的邪教,仍有三個相關團體正在活動,且它們仍絕對遵從已被處以死刑的前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本人及其制定的教義。

奧姆真理教在1995年製造的恐怖襲擊震驚全國,也留下了難以癒合的傷痕,成為當代日本社會揮之不去的陰影。慘案發生在被視為「日常秩序」化身的東京地鐵,不僅打破了日本社會治安的神話,也因其瘋狂不可解的動機而引發人們更深層的恐懼。在此之後,層出不窮的文藝作品紛紛以奧姆真理教為原型,或是展現邪教之可怖,或是渲染詭異氣氛,或是更深入地探討邪教之所以能夠蠱惑人心的原因。

奧姆真理教留下的傷痕彷彿已化作精神之癌,難以診斷,亦無法治癒。圖為1995年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視覺中國)

村上春樹就是受此事件影響最深的作家之一:他不僅親身採訪事件受害者與原教徒,寫出兩本名為《地下鐵事件》的非虛構作品,其小說中也曾出現邪教的影子,藉以批判禁錮人類精神的現代社會。《鋼之鍊金術師》、《日本沉沒》、《美少女戰士》等著名動畫作品中,也曾有類似邪教的組織作為反派出現。

東京地下鐵發生由奧姆真理教主麻原彰晃所主導的「沙林毒氣事件」後,村上春樹親自訪問六十二位受害者,寫成《地下鐵事件》一書。(視覺中國)

慘案過後四年,以擅長拍攝血腥暴力場面著稱的石井輝男導演拍攝了《地獄》。這是一部口味極重的邪典影片(Cult Film),講述閻魔大王為感化墮落的人類而將一位少女帶至陰間,向她展示作惡者將如何遭受報應。其中,奧姆真理教(影片中名為「宇宙真理教」)的幹部、教徒及為之辯護者皆在地獄慘遭酷刑。事實上,導演正是因為日本政府對奧姆真理教罪行的審判進展太過緩慢,一怒之下決定「社會裁罰不了的話,就讓電影來裁罰吧」,才製作出這部電影來洩憤。

也許是慘案太過令人震驚,許多作品試圖從加害者的角度出發,為他們的瘋狂行為尋找解釋。2001年,是枝裕和導演拍攝了《這麼……遠,那麼近》,試圖講述故事的另一面。同樣以東京地鐵毒氣事件為原型,這部電影的前情是五名邪教教徒在自來水中投毒,害死數百人,之後被其他信徒殺害,教主也自殺身亡。慘劇後的第三年,投毒者的親人相約來到深山為他們揚灑骨灰,卻遇到了一名當年逃出邪教魔掌的男子。他們來到當年邪教團體擁有的小木屋,在其中散漫地交談,在回憶中追述邪教發生的事情,試圖理解家人犯下不可饒恕惡行的原因。逝者雖是邪惡之人,影片卻以悲憫與困惑之心呈現,將他們作為普通個體描繪;對其罪行,其家人與觀眾一樣震驚,絲毫不知親人究竟是何時被邪教吸引蠱惑。當他們在談話中漸漸勾勒出親人不為人所知的痛苦,也許導演想表達,當代日本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淡漠,正是邪教有隙可乘的原因。

鹽田明彥執導的《金絲雀》是從加害者家人視角出發的電影。(《金絲雀》劇照)

2005年由鹽田明彥執導的《金絲雀》,同樣是從加害者家人的視角出發:12歲的少年光一與妹妹一同跟隨母親進入邪教道場「修行」;在邪教製造毒氣殺人慘案之後,母親成為通緝犯,光一被送入孤兒院,又為尋找母親和妹妹而踏上旅程。無法選擇父母的教徒之子,是否背負着無法洗滌的原罪?……

有關更多日本影視剖析邪教蠱惑人心的原因。詳情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上文節錄自第24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1月16日)《精神之癌:奧姆真理教遺留的傷痕》,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致從政者們—請反思「港人治港」!

與港大經管院長蔡洪濱對話 港府應該怎樣推動經濟變革?

強制檢測、健康碼的背後 公共衞生前,如何平衡個人權益?

【請特首找數】實現真正創科夢 推動創科不應流於口號

蓬佩奧下猛藥「掉槍」 蔡英文政府敢看不敢撿

點票結果陸續確認 特朗普反勝最後一着難成事

【科技.未來】人類常駐20年 是時候離開國際太空站嗎?

疫下就業市場愈趨衰靡 如何解開美國「低薪青年」的死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