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武漢.被困者|封城夢魘 沒有別的車 只有救護車早晚響不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病毒襲城,城裏人尚渾然不覺。武漢地處華中地區,地理位置在大陸中心,有「九省通衢」的說法,意味其交通樞紐的角色,當時正值春運高峰,人進人出。儘管早在2019年12月31日,武漢就開始流傳出現疑似沙士(SARS)的病毒,但有專家宣稱「可防可控」,政府自2020年1月11日起連續六天,公布的新冠感染病例維持在41宗,沒有增加。1月18日,有二十多年歷史的武漢百步亭社區的「萬家宴」仍如期舉行。武漢看起來一切正常。

然而,海外已經陸續報告有武漢旅行史的人士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1月13日,泰國公布首例新冠感染者來自武漢。「當時全國人民都在關注武漢,武漢人卻在想着怎麼過年。」26歲的設計師覃濤說。

撰文︰劉聰

承接上文︰重返武漢.倖存者|回憶封城:這不只是經歷疫情,是死裏逃生

2020年1月20日,這是武漢疫情重要的轉捩點。這天,中國傳染病學權威鍾南山等國家衞生健康委員會(衞健委)專家在電視宣布新冠病毒「人傳人」,武漢已有十多名醫護人員感染。這是官方首次向公眾宣布新冠病毒「人傳人」,此前,雖有感染病例公布,大多數武漢人並未提高警惕,還沉浸在迎接春節的喜樂氛圍之中。

武漢宣布封城消息是1月23日凌晨兩點多發布,大多數人還在睡夢中。

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前一小時漢口火車站外,武警站崗畫面。(美聯社)

封城之時,是否離開武漢,成了武漢人面臨的第一個艱難抉擇。武漢市長周先旺曾對媒體披露,有30萬人搶在封城前幾個小時的「視窗期」離開武漢。

在城內的900萬人,開始為生計考慮。1月23日早晨8點鐘,社工郭晶在超市看到所有人都在搶貨,吃的、穿的、用的,能買皆買。她看見有人採購很多鹽,不明所以,對方急匆匆甩下一句「萬一封閉一年呢?」她沒有強烈的囤貨慾望,「但我想好了最糟糕的情況:靠米麵和鹹菜維持生活。」

▼▼重溫一年前武漢封城的情況▼▼

+8
+8
+8

武漢封城不僅關閉了離漢通道,市內所有公共交通,地鐵、渡輪、公共汽車、計程車等全部停運。 夏簡簡住在漢口,她家中的窗子靠近解放大道,方圓幾公里內是協和、同濟等多家醫院,「剛封城的幾天,沒有別的車,只有救護車從早到晚響個不停。」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醫院。病人徹夜排隊、醫院一片混亂的資訊在網上鋪天蓋地,與此同時,武漢的數十家醫院在網絡發布求助資訊:籌集口罩、防護服、護目鏡、手套,甚至大米,醫院已經到了彈盡糧絕地步。

早期階段武漢出現嚴重的醫療資源擠兌,武漢醫院人滿為患。(美聯社)

早期階段武漢出現嚴重的醫療資源擠兌,「病人等床」是最突出的問題,大部份患者在發病一周後才收治,導致輕症拖成重症,疫情擴散蔓延。許多病人和家屬開始在網上發帖求助,尋求床位。

李莉就是在那個時候尋找媒體協助,希望能幫助馬銘駿找到一張床位。馬銘駿後來在家和隔離點等了足足十天,才被送往醫院。李莉回想,馬銘駿曾在醫院昏迷30多天,有天深夜,醫生致電說她老公出現併發症及氣胸(氣體進入胸膜腔,造成積氣狀態),把她嚇個半死。奇蹟真的出現了。馬銘駿5月底出院。他是武漢第一批新冠病毒感染者,亦是最後一批出院的重症患者,他在醫院度過近四個月。

2月中旬,武漢實行封閉社區。通常一個社區只保留一個出入口,門口紮着一個帳篷,有黨政機關的下沉幹部和社區工作人員值守,不讓人隨便進出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各人名字均為化名)

上文節錄自第248期《香港01》周報(2021年1月11日)《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系列。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8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暴徒佔國會 美憲制幾危 民主選舉難除極端政治

白宮國會全在手 拜登的機會來了

美式民主催生民粹狂人 香港切勿走向極端

「司法改革」成為敏感詞 如何令普通法與「一國兩制」相適應?

教資會評核標準不合宜 盲目追逐國際化乃香港法學困局

疫情一年 武漢人走過2020

夾在北京和台北中 我學會了「生活在此時此地」

大流行實現五類智能監控 揭示大數據下眾生相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