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她說.劇評】楊冪楊紫白百何等女星 訴說女性現實困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趙薇發起並擔任監製的《聽見她說》去年底上線,總計八集,每周更新,是內地首部女性獨白劇。

該劇脫胎自英國廣播公司(BBC)於2018年為紀念英國婦女獲取投票權而製作的單元劇《她說:女性人生瞬間》(Snatches: Moments from Women's Lives),趙薇稱,她聯想到中國女性同樣面對一些現實困境,「需要更多鼓勵,也需要正視自己的問題」,遂購買版權,邀請奚美娟、郝蕾、詠梅、楊紫、楊冪等知名女演員「零片酬義演」,讓她們塑造八個人物,對着鏡頭,長則半小時,短則15分鐘的喃喃自語,分別聚焦原生家庭、容貌焦慮、中年危機、全職主婦、性別定義等「當代女性生存痛點」,戲如其名,八個故事殊途同歸,目的就是「向社會發出女性真實的聲音」。

由趙薇發起並擔任監製的《聽見她說》去年底上線,是內地首部女性獨白劇。(網上圖片)

獨白訴說:當女性只是她們自己

第一集《魔鏡》由趙薇本人親自執導,齊溪飾演一位濃妝艷抹的女孩Yoyo。假髮、睫毛、口紅、雙眼皮貼一應俱全,她每天平均照鏡子2小時37分鐘,一遍遍檢視自己的容顏,源自內心的不自信,惟有將臉當成白紙,重新繪製一張標準定義下美麗的臉,才讓她有勇氣開啟每天的生活,在讚美中一洗童年時被當作醜小鴨的冤屈。她想過動手術,被醫生的一句「長得挺漂亮,為什麼要整容」戳中內心最脆弱一處,話鋒一轉,她開始卸妝,以清淡的素顏直面鏡頭,連珠炮式的發問,「女性就一定得是巴掌臉嗎?一定得是九頭身嗎?一定得是筷子腿嗎?一定得瘦嗎?一定得白嗎?什麼是美?什麼是醜?美的標準是什麼?」化妝鏡亮着燈,沒有答案,它從來只反映現實,而不作出評判,美醜的定義,其實來自人們自己。

《魔鏡》由趙薇本人親自執導,齊溪(左)飾演一位濃妝艷抹的女孩Yoyo。(《聽見她說》劇照)

《許願》的主角小雨(楊紫飾)是26歲的單親女子,母親無法原諒父親的出軌,也把這份恨意延伸到對女兒的「控制狂式的母愛」中,她禁止小雨見父親,哪怕他身患絕症,不容忍女兒身上有一絲前夫的痕迹,她嚴密監控女兒的生活,學校裏也安插自己的眼線,到了談戀愛的年紀,小雨發現自己喪失了愛人的能力,她想過逃離家庭,也想過死。生日前夕,她獨自一人坐在桌前,錄下這段給母親的影片,平靜的語調聽不出愛恨,只是苦苦地規勸,「你對我最大的愛,應該是愛你自己。」

《失眠人的夢》的自述者是一位結婚4,387天的全職主婦(白百何飾),她的生活按部就班,模範丈夫不煙不酒,就是不知何時開始睡覺的呼嚕聲擾得她無從入眠,白天做飯洗衫操持家務,晚上她獨自從床上起來,面對大段的留白,和家中隨處可見的紙箱—丈夫在紙箱加工廠上班,家中的垃圾桶、收納櫃,都以質量上佳的紙箱取而代之,她面無表情地穿梭其中,也彷彿忙碌於自己被套住的、嚴絲合縫的生活中。

放眼望去,每個對着鏡頭訴說的女性,都與她們日常生活中的狀態顯得似近還遠、若即若離。光鮮亮麗的女孩傾訴自卑,乖乖女坦露母愛之下的反抗,幸福主婦顯得空洞落寞。

+4
+4
+4

得益於近乎全女性班底的將心比心,不少觀眾反映,《聽見她說》之所以引發共鳴,並非因為每個故事結尾大段的點題式反思與方法論指引,而藏在真實的細節中。

+5
+5
+5

例如被曾經愛慕的男生從同學聚會的酒局送回家,卻發現雙眼皮貼早早移位時的惶恐,還有送走了上班的丈夫和上學的孩子,只能從他們遺留的碗碟中草草撿起半個煎蛋給自己當早餐時的狼狽,「這就是我每天的生活」,她們如是說…更多劇評分析,請閱讀《香港01》周報電子刊全文。

上文節錄自第249期《香港01》周報(2021年1月18日)《《聽見她說》向社會發出女性真實的聲音》,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49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全網封殺特朗普 左翼資本強勢反攻右翼民粹

祝福抑或詛咒?西方民主能否通過科技的試煉

遷移社交媒體平台 不如取回資訊自主權

公帑怎麼用 市民來決定 公民社會怎能沒有參與式預算?

對話方方:被極左撕裂的中國需要包容

疫前已岌岌可危 旅遊業亟待救亡

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數皆成「歐洲之最」 英國疫情何以愈演愈烈?

發展蹉跎多年 今終拉開序幕 北環線沿線住屋,誰來居住?

【科技.未來】滿足五大關鍵需求 固態電池或助電動車成主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