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攝影愛好者:炎夏總有無可抗拒的吸引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時節的天氣依然陰晴不定,驟晴驟雨。這一刻仍是陽光普照,下一刻卻忽然烏雲密布,迎來一陣爽快的雷雨,然後又再度放晴。雖然仍未聞蟬鳴,但大街上鳳凰木的艷紅花朵已逐漸盛開。嗯,夏天要來了。

在烈日之下,也沒有什麼消暑妙法。不如靜下心來,覓一片林蔭,在炎夏中,求一分涼快。(李孫彤攝)

對攝影愛好者而言,夏日總有一份無可抗拒的吸引力:陽光的反照令群山的色彩更為鮮烈眩目,豐富動人;光線的穿透力也令水色更為深邃,富於層次。夏日又是攝雲賞雲的好季節,雲朵時集聚鼓漲,時分散飄揚,形狀變化萬千。

誠然,酷夏的陽光不再如秋冬一般溫柔和煦,變得熾熱和難熬,有時更毒烈得像座熔爐。不過,我仍然喜愛身處在陽光之下,有時甚至享受陽光照落在肌膚上的灼熱感。年少時比較率性隨意,在烈日下可以只穿短衣短褲,袒露着雙臂雙腿頂着太陽暴曬半天,毫不在乎。

當然了,好戲卻是在接下來幾天陸續上演——先是頸背上通紅的皮膚燙熱不散,漸漸發痛;然後死掉的表皮逐漸乾硬,在焦皮還未離肌脫下時,便開始感到微微發癢;癢感隨後愈發強烈和頻密,後來的痛癢更是一陣陣的襲來,猶如輕微電擊,難以遏止在麻癢難當之時,真恨不得撕開表皮,伸手去抓在下面亂鑽亂咬的蟲子。

長年累月地暴曬終究不是法子,把自己照顧好是唯一應對之道。一如機器,小心保養內外各個部件,才能維持長久耐用。在烈日之下,也沒有什麼消暑妙法。不如靜下心來,覓一片林蔭,背倚石巖,然後掏一把清洌的溪水,往臉上灑,往臂上潑,在炎夏中,求一分涼快……(節錄)

在陽光底下,胸臆中凝聚的萎靡氣息會徹底潰散。(美聯社)

上文刊登於第266期《香港01》周報(2021年5月24日)《熱夏》。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66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即將面臨嚴格規管 加密貨幣狂潮到頭了嗎?

五天假期拖足十年 政府懶理基層處境

台灣疫情「新常態」: 重新學習如何防疫

體育資源分配嚴重不均 「非精英」運動不值得推廣嗎?

對照內地「房住不炒」 香港深陷「房炒不住」泥沼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