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哲學編輯日課】#20. 賽伯格、電子迴路與女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於美國科學史學家、女性主義理論家唐娜·哈拉維(Donna Haraway)來說,「女人」的身份認同已經不能再擔當基進女性主義運動的立論根據,因為只要提及「女人」,就已經註定和父權體制脫不了聯繫,被安排在其論述話語的編織體當中,自然化和本質化了。

 

她在《賽伯格宣言》這樣寫道:

 

「女人」這個範疇一點也不無辜。……賽伯格女性主義者(cyborg feminism)必須指出,我們再也不想要任何自然的統合基質,而且沒有任何建構是整體的。

 

恰恰是面對女性主義無處立錐的理論困境,她才提出賽伯格神話作為解構父權體制的策略,企圖以這個混種來顛覆從一開始似乎就理所當然的雙性性別規範,以及那些基於所謂「本質」而劃分出來的彼此戒備森嚴的種種邊界。

 

她因而反對基於宏大論述(整體化的理論體系)來談論女人,從而抹除掉眾聲喧嘩、無法同化的徹底的差異,也不能認同為了反對父權話語對於「存在」的把持就將「女人」界定為「非存在」(the radical non-being),從而無視確鑿存在的肉身上的差異。相反,她想要描述的是一套「支配的訊息學」,顯示出「女人」被編排到一個全球的「電子迴路」下的生存狀態。

 

「電子迴路」,integrated circuit,又稱集成電路,字面意思是整合的迴圈。哈拉維用這個意象,揭露出女人如何從家庭、市場、工廠轉而被整合到一個全球的電子迴路當中。

 

當今,白人資本主義父權體制已然過渡到支配的訊息系統:有機體被重新定義成可受訊息科技調控的生命成分,生物學從臨床實踐轉變為基於模控的銘寫、刻錄過程,性淪為種群控制、優選基因的生命工程,人類心智遭人工智能淘汰,家庭/工廠的劃分被無所不包的全球工廠、電子生態環境所抹除。

「電子迴路」,integrated circuit,又稱集成電路,字面意思是整合的迴圈。哈拉維用這個意象,揭露出女人如何從家庭、市場、工廠轉而被整合到一個全球的電子迴路當中。(資料圖片)

如此一來,女人不再能被認為是自然的、本質的,而是受計算機控制論生產、調控的。哈拉維向我們宣佈:

 

不僅「神」已死,「女神」也死了。或者說,兩者都已復活在微電子與生化科技政治充斥的世界中。關聯到生命成分(biotic components)之類的客體,無法以本質屬性的詞彙來加以思考,而必須以設計、邊界限制、流動率、系統邏輯、降低限制的成本等來想。

 

在支配的訊息系統,「完整」讓位於「效率」,形而上學由決策程序與專業系統代替。支配的訊息系統將女人「整合到一個生產/再生產和傳播的世界系統中並加以剝削」。女人的家庭、職場、身體都可以用近乎無限多樣的方式打散與結合,解構與重組,投資與交換。沒有東西是神聖,任何成分都可以和其他成分雜交。傳播科技和生物科技成為重塑女人身體的關鍵工具,建構出全世界女人的新的社會關係。世界最終被翻譯成一個編碼的問題,而微電子學成了翻譯的中介。

 

哈拉維並非想宣揚一種科技決定論,而是試圖描述當代的歷史處境——women in the integrated circuit。成為了賽伯格的女人,能否學會新的接合方式,根據新的親緣性建立聯盟,基於一套賽伯格女性主義政治學開展政治行動?

 

延伸閱讀


《猿猴、賽伯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美]唐娜·哈洛威著,張君玫譯,群學出版社2010年。

相關文章:

【01哲學編輯日課】#19 後人類世代沒有女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