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銀河:人工智能年代,虛擬做愛將會是最乾淨、最安全的性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退休7年來,李銀河一直居住在威海的海邊,過着非常規律的三段式的生活。上午寫作、下午閱讀、晚上看電影,早中晚三次去海邊散散步。閒時,會在微博上回答網友們的付費提問,這些問題也都離不開性愛、婚姻和家庭。

藉着李銀河新書《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出版,我們與她聊了聊愛情。談起愛情,66歲的李銀河依舊像一個少女:「愛情就像天上掉餡餅,我很幸運,愛了很多次。」 也一如既往地超前:「在未來,性和愛會分得更開,性愛機器人會像電視機一樣普遍。」

自述:李銀河 編輯:倪楚嬌(一条)

Q:一条 A:李銀河

《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書本封面(一条提供)

《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

Q:怎麼會寫《我們都是宇宙中的微塵》呢?

A:這個書,是我退休住到威海以後寫的,完全的一個自說自話的東西。

大概因為我的名字「銀河」,從小我就是挺喜歡仰望星空的。從最早心中是挺害怕的,因為一想到在星空裏自己是多麼渺小,在一個星球上短短地存在一小會兒,就會覺得生命一點意義都沒有。這個書裏就寫了我內心的掙扎,就是你看清了這個殘酷的事實之後,你應該怎麼樣給自己的生命自賦意義。我覺得意義只在於當下的感受,對愛和美的感受。

Q:您最想通過這本書傳達一些什麼內容?

A:其實我最希望大家對生命有一個宏觀視角,我覺得它包治百病,能把你微觀的那些煩惱都解除了。我20多歲就一直在思考,什麼宇宙啦、生命啦、人際關係啦。有一些佛教人使勁在那兒面壁,做好多的功課,費半天勁才開悟。我始終覺得開悟這個事很簡單,一個智力健全的人好好想10分鐘就可以開悟了。其實所謂開悟就是一個宏觀視角,用宏觀的、鳥瞰的視角來看你的生命。你能認識到生命是沒有意義的,這就是開悟了。

開悟之後有兩種選擇。悲觀主義的就是盡量把所有的慾望打壓下去,把自己變得全無慾望,這我是不太同意的。我覺得在開悟之後,要盡量地、盡情地去滿足所有的慾望,你可以很好地享受你的人生。在我這裏,唯一值得追求的兩件事,一個是美,一個就是愛。

【李銀河談愛情】

Q:愛情是怎樣產生的?

A:尼采早就說過,說愛情這個東西在古代和在未來都不存在。他的意思是,基督教對性的壓抑把一個醜婦變成了美女。因為壓抑、因為得不到,就產生了這樣的幻覺,就變成了愛情。他這個說法反正是非常刺激。

我覺得愛情是以生理為基礎的心理現象,在心理上發生了愛,但源頭還是生理。在中國古代,結婚大多為了傳宗接代。在結婚的原因裏愛情非常不重要。梁山伯與祝英台、崔鶯鶯和張生這個都是私奔,它不是在婚姻裏。

真正中國人開始追求愛情,是1950以後的事。建國後,中國第一個法律就是婚姻法,提倡結婚自由、離婚自由。中國人開始談戀愛了,而且開始出現婚前的接吻和拉手,發展到現在有71%的人會發生婚前性行為,這都是在過去不能想像的。

所謂愛情,就是一種突然爆發的非理性的浪漫激情,和物質沒什麼關係,而且完全相反。和物質掛鉤的,從來都只有婚姻。恩格斯說婚姻就是為了私有財產的繼承,這應該是婚姻最早的功能之一。改革開放以後,貧富分化非常厲害。有好多人就是想利用婚姻,作為他/她在社會階層往上走的一個途徑。這和愛情其實沒有關係。

我覺得愛情是以生理為基礎的心理現象,在心理上發生了愛,但源頭還是生理。(一条提供)

Q:您對愛情的理解發生過變化嗎?

A:我對愛的看法一直沒怎麼變。

20歲的時候,因為文化革命,沒有學上。半年的時間,我一直在看文學名著。就按世界文學史上提到的名著挨個找、挨個看,那個時候我的愛情觀就奠定下來了。它就是像《安娜卡列尼娜》、《戰爭與和平》、《少年維特的煩惱》、《羅密歐與朱麗葉》裏面最經典的愛情,就是那種浪漫的激情之愛。

Q:您提到說激情之愛是一種特權,怎麼說呢?

A:我心目中的愛情就只有激情之愛,英文就是說falling in love,就是說你墜入情網了。

北京市有一個婚姻質量調查,當時我做的隨機抽樣。50%的人說和配偶非常恩愛,就是說不是人人都享受得到的。除了你要有愛的能力外,還要一點運氣。

+2

Q:您是很幸運的那一個了?

A:我挺幸運的,愛過好幾次。小波和大俠都是愛我多一些,我愛他們少一些的這種情況,在這之前我有一個初戀,那個是我愛他多一些,他不怎麼愛我。

最早,我是看了王小波的一個小說,在朋友圈裏流傳的《綠毛水怪》,看了以後當時就覺得心弦被撥動了,想去看看這作者是個什麼人。我們倆有一個共同的朋友,他就帶我去小波家了。我看到他的第一反應是:「怎麼有這麼醜的人。」但是他呢,第一眼就愛上我了。第二次見面是我們倆單獨見的。那個時候我在光明日報工作,記得他到光明日報來了。我們倆就聊天,聊文學。

他突然就問我一句:「你現在有朋友沒有?」我說:「沒有。」我當時正好就是初戀剛失敗之後,剛回到北京。他說:「你看我怎麼樣?」當時我覺得這個人太逗了,就是特別率真,而且有點無賴那個勁,他自己很自信。然後他就開始發起攻勢,開始寫情書這個那個的,後來我的回應還不錯。後來有一次,我看小波有一封沒有發出的信,上面把我對他的回應叫做「山呼海嘯般的回應」,這個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Q:王小波和大俠是您想像中情人的樣子嗎?

A:我原來知道有一個叫底片理論,就是說你腦子裏實際上有一個底片,在現實中你看到這個人以後,就像照片顯影了。但是我覺得他們倆有點像天上掉餡餅一下砸着我了,尤其大俠這個肯定不是我原來想像的,我原來想像的至少生理是男性。

最早我寫了一本書叫《他們的世界》。當時就有一個聚會,我去搞了一個座談,那是第一次見大俠。大俠後來跟我說,當時他心裏就在想:「將來要是能跟這個人在一起多好。」他那個時候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結沒結婚。小波還在呢那時。

後來小波過世了,我去參加一個派對,大俠也在。我不大認得這些人,有點孤零零的,他就走過來了。當時印象裏就是,這個人好像見着我就笑,他老笑得跟開了花似的。他就過來陪我說話,我們互相留了電話。我心裏想的是,我想做一個調查,他可以成為我的素材。過了一段時間,他就給我打電話了。他一說出名字,我馬上想起來是誰了,這個挺不尋常的。這就證明有點緣分是吧?

我們約在麥當勞,我帶個小本,我想的是要做調查。一般我都調查生活史的,他就從頭到尾給我講他這個人。完了之後,我是要AA制。我哪知道他心裏頭是男女約會的意思,所以他搶着去買單,那個時候麥當勞還是屬於一個挺高消費的,一頓飯一二十塊。

後來他就愛上我了,開始給我寫詩什麼的。他這個人從來平常不寫詩的,也不愛文學,也不怎麼讀詩的,但是他要是戀愛了他就會寫詩,寫了好多詩。這種瘋狂的愛,是抵擋不住的。話說回來,愛情這個東西是最非理性的,如果它是經過了算計、計劃、策劃才得到的,這恐怕就不是什麼愛情。

【愛情,沒有甚麼不可以】

Q:有錯誤的愛情嗎?

A:愛情不管發生在什麼人之間,不管是不同的年齡、不同的社會階層……只要這個愛情發生了,它就沒有錯誤。不管你是單戀、暗戀,愛的發生都是沒有錯的,但處置方式可能會發生錯誤,婚外情就是一種錯誤的處理愛情的方式。

那最極端的就是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一個女孩的眼睛上點了一種水,像一個咒語一樣,她會愛上睜開眼睛看到的第一個人。結果這個女孩醒來,一睜眼看到一頭驢,她就愛上了。

愛情就是這樣盲目的,這麼非理性的。

Q:您的愛情都不是「門當戶對」的,您如何看待社會地位有差異的愛情?

A:我有時候說,我跟王小波的戀愛故事就是男版的《灰姑娘》。當時我好像在殿堂之上了,已經算是小有名氣了,可是當時他還在一個工廠當工人,周圍都是殘疾人和老大媽那種工廠。所以愛情就是這樣的,發生的時候就沒有道理可講,它是跨越了階層的。

社會地位上的差異是浪漫愛情最經典的發生環境。愛情就是很純粹的,所謂浪漫,不就是指不現實嗎?你不會去考慮社會地位、房子、車子……

不管你是單戀、暗戀,愛的發生都是沒有錯的,但處置方式可能會發生錯誤,婚外情就是一種錯誤的處理愛情的方式。(Gettyimages/視覺中國)

Q:未來,婚姻關係會消失嗎?

A:像西歐、北美,好多國家獨居人口都超過一半,都不進入婚姻了。未來,婚姻在我看來倒不一定完全取消,但是它會特別多元化。

Q:您如何看待出軌?

A:出軌這件事完全是一個違反婚姻道德的,算是犯錯誤。在結婚的時候,你立下了一個承諾,就是忠誠承諾。不管是精神出軌還是肉體出軌這都是犯錯誤的,都是違背婚約的。

如果是戀愛關係。你發現你愛上了另外一個人,完全可以和另一方提出來,這裏不存在道德約束。除非你欺騙了人家感情,比如你已經和第三個人開始,但一直沒告訴第二個人,這個就不可以。

在結婚的時候,你立下了一個承諾,就是忠誠承諾。不管是精神出軌還是肉體出軌這都是犯錯誤的,都是違背婚約的。(Gettyimages/視覺中國)

Q:在AI時代,性愛關係會發生變化嗎?

A:虛擬做愛,是人工智能時代的一個新的發明。它有多種形式,可以是遠距離遙控的或者兩個人通過視頻來做愛。它也是愛滋病時代最乾淨、最安全的性,完全沒有身體接觸的,但是同樣可以達到快感。據說,在2050年的時候,可能性愛機器人會取代所有人類做愛的50%。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前景,在中國適齡的男人已經多出了三四千萬,他們永遠也找不到老婆。如果性愛機器人或者虛擬性愛能解決一部分問題,這個也不失為一個出路。

現在咱們中國已經生產出來性愛機器人了,又能做家務、陪你聊天、大概也能做愛,才兩萬多塊錢。所以我覺得很快買一個性愛機器人就應該像買一個家用電器一樣那麼容易了,一般人都負擔得起了。

Q:性愛機器人的出現將徹底把性和愛分開?

A:對,它是真的分開了。機器人它不是一個靈魂。因為戀愛不只是肉體的內容,它主要是靈魂和靈魂之間的碰撞。所以性愛機器人它再發達,占得比重再大,哪怕到了90%,人還是要去跟真人戀愛的。

如果性愛機器人或者虛擬性愛能解決一部分問題,這個也不失為一個出路。(Gettyimages/視覺中國)

【鬥士李銀河】

Q:在別人眼裏您是一個先鋒、鬥士,那在生活中您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A:我從小就沒學會吵架,你一聲我一聲這樣的對吵,我最不會了。我記得文化革命裏頭,我父親出了問題,當時就不讓我入紅衛兵。紅衛兵找到我,說的話很難聽,然後我當時就非常緊張、害怕,但是我什麼都說不出來。等我回到宿舍以後,我就在想我剛才應該這樣說,可以那麼說。應當說我還是一個鬥士。你看像2015年的時候,有媒體爆料說「李銀河和一個中年婦女同居」,說我欺騙了公眾,好像我假裝成一個異性戀者似的。我和大俠就決定把我們的情況寫一下,我就寫了一篇博客,沒想到這件事後來就變成了一個科普。

大家都知道了,女同性戀跟跨性別是兩群人。比如金星的愛人,他就不是同性戀。不能因為金星是跨性別,他就是成為同性戀了,所以大家就慢慢明白了。我所面對的不是單個人,而是特別強大的社會習俗,就跟堂吉訶德的風車似的。但是也挺可笑的,你想想堂吉訶德那麼瘦骨嶙峋的,拿着一個很單薄的武器去挑戰那麼樣一個東西。

習俗是那麼的強大,它就是像一塊大石頭往下滾,你也改變不了它,你還可能被它碾得粉碎,就是這種感覺。那麼多人罵你不就是這個意思嗎?他們都是屬於那塊大石頭,習俗裏頭的東西。

大家都知道了,女同性戀跟跨性別是兩群人。比如金星的愛人,他就不是同性戀。不能因為金星是跨性別,他就是成為同性戀了,所以大家就慢慢明白了。(一条提供)

Q:那您面對這種謾罵,您的心理狀態什麼樣?

A:我挺坦然的,我可以不屑一顧。因為,我知道他們是錯的。

一方面就是在事實方面,好多人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樣的,所以他們很憤怒。比如說婚前守貞這個事,我知道現在婚前性行為是71%。所以當你罵我:「你怎麼能夠反對守貞呢?」我就告訴他一個事實。

另一方面我有理論上的自信。關於婚姻家庭、性這些方面,人們只是在做着,他們不了解這個方面有哪些爭論,有哪些理論。而我已經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這個,所以我有理論上的自信,我就可以對所有的謾罵不屑一顧。有的時候會有那種魯迅那個《藥》的感覺,先鋒在那兒為他們的利益被砍頭,然後他們想的是,去沾了他的血給他兒子治肺癆,就這感覺。

Q:您接下來的生活安排是什麼樣的?

A:就是還在寫,我現在其實已經寫了中短篇小說集快有7個了,長篇小說是兩個,另外還寫了一些隨筆、格言集什麼的。

有一次我跟馮唐聊天,他說:「你那個虐戀小說,三四百年以後還有人看。大量的作文式的小說可能不會傳下去。但以後的人要想了解一下20世紀上半葉關於中國的虐戀的情況,他可能就會看看你那書。」我聽了以後還覺得挺高興的。

關於婚姻家庭、性這些方面,人們只是在做着,他們不了解這個方面有哪些爭論,有哪些理論。(一条提供)

Q:您覺得自己心理年齡有多大?

A:其實我有的時候不怎麼多想年齡這件事,就是腦子的狀況沒病沒災的,還沒有讓我覺得什麼事已經力不從心了。我現在在做的多數的事都是發生在靈魂當中,對於靈魂來說,年齡就基本上不是一個指標了,性別甚至都不是指標了,所以就容易忽略。

我覺得退休很好,你可以完完全全地做你自己想做的事,你不願意做的就可以拒絕。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