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愛情的自言自語(六)愛有對錯可言嗎?|曾瑞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曾瑞明

 

說到這裏,大家應該能領受愛情跟倫理學的關係。但有一個說法太流行了,就是「愛沒有對錯」。台灣歌手張韶涵一曲《愛沒有錯》這樣說︰「沒有錯/放開手/心痛就任它發作/也好過/也好過/再聆聽你的愧疚/是非對錯和那些猜不透/讓你帶走/有背影陪著我不回頭」其實只是表達了在愛裏不要追究太多對錯,投入過就好的思想。同意,愛主要是付出而不是會計活動。但該怎樣愛,該愛甚麼,卻不見得不用思考和討論。

 

關於愛情的自言自語(五)效益主義者能愛嗎?|曾瑞明

 

或有人說,花心與否,並不是我決定的。愛說來就來,我可以在愛豬女的時間,突然也愛上貓女。應該意味著能夠(ought implies can)。不由自主,談甚麼道德?愛是一種情緒(emotion)。眾所週知,我們可以控制情緒。就算欲望我們也不能任其流行。情緒或欲望的來臨可能不受控制,但如何滿足它則要看環境和看方法。你有想飲杯咖啡的欲望本身沒對錯與否,但你為了實現這個願望,於是置你正照顧的嬰孩不顧,跑進咖啡館去享受一小時,那就很有問題。你喜歡一個女孩子沒有問題,但你為了這一份愛而「烽火戲諸侯」,那就浪費警力了。平情來說,愛比眾多欲望都強烈,較難控制,但原則上不算不能控制其表現或滿足。

 

愛情藥丸的倫理學

如果你手上有一粒愛情藥丸。它能令你喜歡的人愛上你,但她/他愛上你的原因並不是他/她對你本人的正確認識︰如口臭、多疑、煩躁、毒舌等等,而是源於毒丸給他/她的幻象。他以為你是支持填海的劉德華或像在森林和原野是多麼的結衣,你還會給他/她藥丸嗎?

在之前兩篇文章已討論過,在愛的活動中我們會遇到不少倫理問題,例如我們如果愛一個人會給她/他帶來危害,應否繼續?我們能否背叛愛人或朋友,即使那能為帶來更大的效益或者愉悅?總的來說,我們是對愛的人有甚麼責任?我們愛的活動中會否傷害他人?如果有,是否應該停止?這些都是對(right)和錯(wrong)的問題。

人的關係的確複雜。我愛 A,A 愛我。但 B 也愛我,我卻不愛 B,B 很傷心,傷心得要死。是否要終止我跟 A 的愛才算是做「對」了?那 A 和我又被狠狠地被傷害了。這些問題很常見,我們都不知如何是好——往往只交給歲月治療受傷的那一位。或者,我們從沒有責任愛任何一個人,B 也沒有權利要我的愛。我不愛他/她,對他/她來說,誠屬可惜。但我可沒做錯甚麼。愛情是最個人的選擇。

有一些問題卻不可只由歲月解決。「一腳踏兩船」,「花心」是錯的嗎?雖然筆者也聽聞有人會由歲月決定,誰繼續跟著我就跟誰一起——但問題還在。問題就是,我們可以同一時間愛兩個人嗎?三妻四妾當中必然沒有愛嗎?

 

有些問題不可以只由歲月來解決

 

所謂愛,是否建基於愛人對我,或我對愛人的正確認識?愛情不只是情感,也不只是欲望,它還牽涉我們的信念(belief)。但問題是:你要愛人知道你幾多,才算達到正確認識?酒不醉人人自醉,網上騙案特別多,就算拍拖,也只能了解對方的片鱗半爪。更重要的是,人們投入愛情並不如柏拉圖所想是為了追求好的東西,而是為了相信我們想相信的東西,也就是可以自我欺騙。哲學家拉加・夏瓦尼(Raja Halwani)在《Philosophy of Love, Sex and Marriage》一書就指出我們在愛中,連信念也被扭曲了:我們會因為喜歡的人的一颦一笑而自己製造「她就是我的 Miss Right」或者「我們緣定三生」這些沒根據的信念;我們甚至會願意相信一些虛假的信念(如他有苦衷的/他太不懂包裝自己了),來掩飾愛人的不足甚至醜惡。夏瓦尼指出道德監管(moral monitoring)因此在愛是特別重要。

 

拉加・夏瓦尼(Raja Halwani)《Philosophy of Love, Sex and Marriage: An Introduction》

 

人總是很容易跳到另一個極端——那什麼都告訴對方吧︰「我今天想起初戀女友」、「你比阿陳的女友醜得多」、「你穿甚麼都一樣醜啦。」試試,這樣說真話。看你會不會得到「好男友獎」。

如果一段愛情關係不算騙,部份理由是因為沒有蓄意欺瞞吧。但愛情關係也不能要求雙方徹底透明的程度才算好/對。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不是說笑的。但全不了解你,全因誤會而結合,你也未必珍惜這種愛。

我們也不能忽略該愛誰的問題。你的心會告訴你。最有錢的?最漂亮的?最令你快樂的?最有品德的?這是你的價值取向。但至少都是此時此地存在的人。我能否跟古人談戀愛,跟其他生物談戀愛,甚至跟死物談戀愛?這似乎很怪異。也反映愛有一個特色,就是愛是相互的(reciprocal)。你要愛 X,X 也應有能力去愛你。所以特朗普跟金正恩談戀愛,我們尚且可以理解。但若果有人說愛上了維港,朝思暮想,轉輾反側——你會感到驚嚇。

較容易的問題似乎是你該怎樣對你的愛人。要關心對方,付出時間給對方,還有要令對方開心。要講責任,共患難,共富貴。說來容易,但世情複雜。如果說真話會令你的愛人不開心,你是否要說謊?太沉迷九十年代的我,在那年代學怎樣愛。黎明有一個經典廣告,就對答得宜︰「我是不是很任性?」/「是,不過是我選的。」要答「是」,因為你不能令對方活在幻覺中。「不過是我選的」可以平衡一下,減少痛苦。

 

上:我係咪好任性呀?/下:係,不過係我揀嘅。

 

如果你的另一半晚晚只顧打遊戲機,你是否應該要制止一下他/她?不制止、放任對方是否不夠愛?愛就是將自己認為「好」的東西加諸對方身上,令對方成為「更好的人」。然而經驗告訴我們,兩人相處不是愛,而是容忍。自由主義奉持的多元價值論則提醒我們︰你的好只是你的好。我的好還是我的好,我應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夏瓦尼指出如果我們愛一個人但他/她帶來的是侮辱或者損害我們的自我尊重(self-respect),這種愛也不應持續下去,愛也不能忽略對方的自主(autonomy)。他強調,在愛中不代表有道德假期(moral holiday)。

但如果兩個人完全是兩個獨立個體,相敬如賓,視對方為人,也不等於有愛,是為走在一起。愛就是在很多矛盾和張力之中迷惑眾生。勾勒了眾多關於愛的倫理課題。從今天起,不要再說愛沒有對錯,好嗎?雖然,我們必須承認,對錯不是那麼黑白分明。因為愛實在無人可把握得了它是甚麼。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app.link/cTGh7iIcx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