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 VS 彼得遜世紀大辯論賽前分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唐晉濱

 

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與多倫多大學心理學系教授佐敦・彼得遜(Jordan Peterson)即將在4月19日於多倫多大學進行辯論,辯題是「幸福:資本主義 VS 馬克思主義」(Happiness: Capitalism Vs Marxism)。這是學術界的一項盛事,備受期待,更有評論指這是繼1971年喬姆斯基傅柯的辯論之後,最重要的公開學術辯論。

 

回顧齊澤克:文化理論界的貓王 (03/21)

 

彼得遜何許人也?

首先,這場辯論的兩位主角本身都充滿爭議性。齊澤克的話,01哲學都介紹過不少次了,簡單來說他是以整合拉岡黑格爾馬克思作為自己思想的哲學家。

那彼得遜又是誰呢?他是心理學系教授,同時是執業心理治療師,他相信榮格派心理學與精神分析理論;相較之下,齊澤克是拉岡派的精神分析學者,而他在研習之後就從來沒有執業過。

 

彼得遜《生活的十二條法則:混亂生活的解藥》(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

 

齊澤克以出書速度驚人、著作等身見稱,他撰寫、合著與編輯的書籍超過一百本,題材由黑格爾哲學以至政治評論都有;另外齊澤克在 YouTube 上亦有為數不少的講課、講座與訪問影片。彼得遜亦是作家與 YouTuber,但他現時只出版過兩本書,2018年的新作題為《生活的十二條法則:混亂生活的解藥》(12 Rules for Life: An Antidote to Chaos),不算是哲學或學術理論書籍,而更像普及心理學或心靈雞湯類書,出版後成為了暢銷書。

論活動領域,在教授與心理治療師以外,彼得遜的自我定位更接近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曾為《生活的十二條法則》作世界巡迴的宣傳;而齊澤克的主要工作是著書與講課,他身為左派,並會寫政治評論,但他更醉心的是哲學的學術研究。齊澤克與彼得遜的曝光場合有某種重疊性:例如兩人都到過劍橋大學辯論協會(Cambridge Union)座談會作客,都分別上過 BBC Channel 4 的電視訪問節目,但兩人至今仍沒有正面交鋒過。

 

齊澤克生日訪問片:政治正確的問題為我 (們) 惹來多少麻煩

 

為何兩人要辯論?他們怎樣看待彼此?

論到促成這次辯論的誘因,其實兩人在這幾年來已經數度間接交鋒。於劍橋辯論協會座談會上,齊澤克曾指彼得遜「若不提龍蝦、猿人或其他東西,就無法討論女人與婚姻」,這裡指的是《生活的十二條法則》第一章,當中論到我們不應該習慣彎著腰坐,因為這正是為了爭取交配機會而打架的雄性龍蝦,敗陣下來的模樣,而龍蝦與人類之間有演化上的關係,兩者大腦仍然保有相似的迴路,因而彎腰駝背的姿勢會對我們的心理有負面影響,讓我們更容易感到憂鬱、低落。齊澤克認為彼得遜所說的是偽科學,因此他是自己的敵人。

在宣佈本次大辯論的公開片段之中,彼得遜稱齊澤克「研究文化研究、精神分析,及我們今次的論題──馬克思主義」,沒有提到黑格爾。或許是出於對哲學的掌握不夠,彼得遜對齊澤克的主要批評都落在他的政治觀上,尤其是彼得遜所論的「文化馬克思主義」(Cultural Marxism,以下再述),而這就涉及到政治正確與認同政治的問題。

 

彼得遜去年年底曾在 Twitter 上表示:若要辯論,「隨時,隨地,齊澤克先生」(Any time, any place, Mr. Zizek),這推特文值得玩味的,是彼得遜稱對方為「先生」(Mr.)而不是「教授」(Prof.),在學術界的語境之下,這樣的稱呼等於不承認對方的教授職銜,可以視為挑釁(另一種可能的解讀是:彼得遜心知齊澤克不喜歡人稱他為「教授」,因此才順應他的喜好)

 

反政治正確,反後現代主義

說到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2016年彼得遜曾因反對加拿大 Bill C-16 法案而聲名大噪。這條法案要將「性別認同與表達」列作歧視的基礎,因而列入法津禁止的範圍,條例一旦通過,即意味著發表性別歧視言論將有可能會被入罪。彼得遜反對的理由是條例會惡化言論的自我審查,從而損害言論自由。

齊澤克則從來都堅決反政治正確,除了彼得遜以上的理由,齊澤克更認為:政治正確式的避嫌,本身已經足以傷害他人,因為這種否定正正反過來是一種對對方某種特性的肯定,因此故意保持政治正確只會讓區隔兩者的差異持續存在(不論是種族、性別或階級)。彼得遜指政治正確是「太狂熱的馬克思主義」,但同樣反對政治正確的齊澤克,指「這正正就不是馬克思主義」。

再來就是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即以爭取種族與性別等族群的外界承認與政治權益為首要目標的政治觀。彼得遜反對認同政治,並認為認同政治是六十年代起的後現代主義思潮與馬克思主義結合的產物。同時,彼得遜將齊澤克當成是後現代主義者。然而齊澤克認為這種左翼以爭取身份認同為上,取代了對抗資本主義的真正激進革命,並非他支持的左派。

彼得遜將當代左派的以上傾向歸為「文化馬克思主義」(Cultural Marxism),這是一種舊有的反猶太陰謀論,它認為法蘭克福學派是一支旨意要摧毁西方文化的學術與思想勢力,而彼得遜就正有這種思考傾向,齊澤克曾公開批評過,稱他這種觀點近乎是幻想。

 

法蘭克福學派:阿多諾、馬庫色、班雅明、哈伯馬斯

 

資本主義 VS 馬克思主義?

回到這次辯論的題目:「幸福:資本主義 VS 馬克思主義」,其實這論題對於兩人並不很尋常,我們可以拆解一下。首先,有評論指兩人的思想都不重視對於幸福/快樂(happiness)的追求,對於以否定性(negativity)作為思想出發點的齊澤克,這尤其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然後,齊澤克無可置疑代表馬克思主義一方,但是彼得遜會代表資本主義嗎?他曾拒絕右派的標籤,而自稱古典英國自由主義者(classic British liberal),那他將會站在甚麼位置來為資本主義說話呢?加上彼得遜眼中的馬克思主義是文化馬克思主義,他與齊澤克之間能在共同的預設上作對話嗎?

 

齊澤克曾於《現在式的哲學》(Philosophy in the Present)中說:「哲學並不是對話。你就告訴我任何一個例子,有哪次所謂成功的哲學對話不同時是嚇人的誤解吧。」

 

就學術背景來看,彼得遜的哲學訓練遠少於齊澤克(彼得遜較有研究的只有齊克果與尼采),而政治經濟學與左派理論,亦非彼得遜的專長。因此預計這次辯論的著重點不會放太多在哲學上,或許會各自以心理學、精神分析與政治經濟學來談幸福論,以及當前的資本主義狀況。明天辯論的討論範圍大概充滿著變數,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辯論將於多倫多時間19日(五)下午七點半,亦即香港與台灣時間20日(六)上午七點半開始。大會將提供收費現場直播,現已開放購買直播通行證(Live Streaming Pass),齊澤克已表示將會捐出自己的門票收益到慈善團體。辯論結束後一個月內,通行證持有人可以重溫影片,而一個月後影片將會上載到 YouTube 供免費收看。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