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靈異女僕》團隊|以心理驚悚故事 探討人類集體信仰的傾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訪問、整理|胡雅雯

2019年底,《靈異女僕》(Servant)第一季僅播出三集,就在 IMDb 獲得 8.1 的高分。該劇由蘋果公司旗下串流媒體 Apple TV+ 出品,劇情改編自 Al Lougher 指導的高分恐怖短片《玩偶師》(The Dollmaker,2017)。儘管該短片僅有10分鐘,但懸念設置與最後精彩的劇情反轉卻令人眼前一亮。

《靈異女僕》(Servant)宣傳圖片(Apple)

《靈異女僕》繼承了短片的創意、驚悚氛圍及出色的懸念設計,將整個故事拓展成為10集一季的劇集,講述一個喪子的家庭,為保護妻子不因該事件而精神崩潰,以一玩偶嬰孩取而代之,成為妻子的精神寄託,集體假扮嬰孩未死的日常生活。亦有細心的觀眾指出,該劇每個鏡頭所表現的情節內容、每個畫面內出現的道具,都交代了許多故事背景,推動著劇情發展。

《靈異女僕》劇照(Apple)

《靈異女僕》集合了曾因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電影走紅的英國演員 Rupert Grint、曾參演《黑鏡》(Black Mirror)第一季的 Toby Kebbell、曾出演第五及六季《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的英國女演員 Nell Tiger Free 及美國演員 Lauren Ambrose。本月15日《靈異女僕》第二季將於 Apple TV+ 播出,該劇的主題表達了怎樣的思想?新的一季又將有哪些變化?對此,我們訪問了影片導演、編劇沙馬蘭(M. Night Shyamalan)以及四位主要演員。

《靈異女僕》主要演員(從左至右): Rupert Grint、Lauren Ambrose、Nell Tiger Free、Toby Kebbell(Apple)

風格更暗黑 主題展現集體信仰

在第一季《靈異女僕》中,喪子的妻子 Dorothy Turner(Lauren Ambrose 飾)為玩偶嬰孩找來育兒保母 Leanne Grayson(Nell Tiger Free 飾),本以為只是「逢場作戲」的丈夫 Sean Turner(Toby Kebbell 飾),發現保母與妻子一樣「假戲真做」:將玩偶當做活生生的孩子悉心照料,即使妻子不在家,也堅持如此。這不禁令人毛骨悚然,更恐怖的是,突然有天原本毫無生氣玩偶嬰孩,變成了一個會啼哭的、有血有肉的孩子。

《靈異女僕》劇照(Apple)

曾憑藉《鬼眼》(The Sixth Sense)、《思・裂》(Split)及《異能仨》(Glass)功成名就的荷里活著名導演沙馬蘭,在該劇中展現了其一貫擅長的心理驚悚(psychological horror)風格。在這個瀕臨崩潰的中產階級家庭內部,每一個角色幾乎都在壓抑,並處於崩潰的邊緣,隨時都會爆發一般,令人心緒不寧。對於第二季,沙馬蘭在訪問中表示,將會延續第一季的恐怖風格,甚至更加黑暗;但也會將更多元的風格(genre)融入片中,在黑暗之餘也融入幽默元素。

《靈異女僕》導演、編劇沙馬蘭(Getty Images)

而在主題方面,沙馬蘭也將《思・裂》、《異能仨》等電影一以貫之的主題——集體信仰(collective belief),展現在劇集中。問及為何對「集體信仰」的主題如此感興趣,沙馬蘭表示,集體敘事這個觀念,同時也正為我們自身設下框架(frame);我們如何為我們的社群撰寫集體的故事,正標誌著人類社會(human beings)的發展。

《靈異女僕》劇照(Apple)

沙馬蘭指出,在當下的美國人們甚至會無視事實與科學,通過講述自己的故事,使自己受益。因此,他認為集體信念是應該向我們的社群(group)講述的事情,故而他在劇集中依然突顯了這一主題。沙馬蘭更具體地說,在美國的某些社群中,人們不希望事情發生變化,因此他們會通過敘事傳達「這些是假的(fake)」、「這不是那樣的」等等訊息;至於他們的家庭內部也是一樣。「這部劇便是關於一個家庭拒絕更多(變化)的故事。」我們都恐懼改變,劇中的家庭同樣深深地恐懼改變。但沙馬蘭認為,我們如何自我敘述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靈異女僕》劇照(Apple)

對於劇中的超自然力量,沙馬蘭則表示鑒於自己的文化背景,在印度文化中超自然力量幾乎是自己家人的「日常」信仰,儘管自己不是宗教信徒,但一方面這幫助他理解這些超自然故事背後的文化淵源;另一方面,他也認同我們周遭存有不同的、難以理解的能量(energy),他在片中就嘗試探索這些東西。

《靈異女僕》拍攝現場中的沙馬蘭(Apple)

疫情也對第二季的拍攝造成了影響。沙馬蘭亦提及,在與 Apple TV+ 洽談該片合作之初他原本計劃了六季故事,但由於疫情,他坦言拍攝計劃不斷經歷急速變化。但他亦強調《靈異女僕》作為第一部由自己執行製作的長篇故事,在編劇及監製過程中,最大的挑戰仍是劇情如何發展、如何在此之上指導演員和工作人員等工作。他亦不忘表達在全球疫情之下自己對香港的想念,表示自己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再次造訪這座他妻子曾經成長的城市。

疫情拍攝難度增加 角色更加毛骨悚然

疫情也為演員的表演帶來了更大的難度,艾波羅絲表示如何令劇組人員安全拍攝成為團隊的首要問題,演員要離開家人並在必要時接受多次健康檢測,所有人的工作節奏都變得更加緊張。Kebbell 補充道:「還好我們是一個小的拍攝團隊,在房子內拍攝,疫情帶來了挑戰,但我們對這一季能夠拍攝感到非常幸運。」在這種情形下,Ambrose 表示,作為演員亦需要對劇組的所有合作夥伴展現出更多的信任。

一次座談會上的沙馬蘭、Ambrose、Kebbell (Getty Images)

對於第二季的演出,Grint 表示此次演出對他來講依然是一個挑戰;而 Free 則認為第二季中的角色都有了「令人耳目一新」的恐怖之處,自己的角色仍然最令人毛骨悚然,但也增加了更多的色彩。

劇中的 Leanne(Free)與 Julian(Grint)(Apple)

對於這部全部劇情都發生在主人公居所之內的戲,全室內的表演環境又如何影響了兩人的表演?兩位演員表示,這一場景其實是一個半真實、半搭建(studio)的場景,Grint 更透露房間內的某些設施其實功能齊全、完全可以使用,他認為這構成了一個令人驚喜的舞台(stage),既帶來了全新的挑戰,但也十分有趣;Free 亦認同 Grint 所說,認為這一場景令她更加易於駕馭角色、投入演出。

《靈異女僕》製作團隊及主要演員(Getty Images)

下週五,《靈異女僕》第二季將於 Apple TV+ 播出,導演沙馬蘭的多元風格將如何影響劇情走向?集體信仰的主題在第二季中將有怎樣的發展?第二季,沙馬蘭也首次邀請了作為導演系學生的女兒加入拍攝,這對父女又將擦出怎樣的火花?靈異的保母 Leanne 會繼續施展哪些恐怖魔法,周圍人又將如何應對?讓我們一齊拭目以待。

重溫專訪——【專訪】荷索新片《火球》:隕石塑造人類文明 自然聯繫靈魂

_________________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