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對付伊朗火力全開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及伊朗領袖在twitter上互相罵陣,白宮更宣布成立伊朗語媒體,支持伊朗反政府的聲音。這是美國亡伊朗之心不死,抑或特朗普另有盤算?

伊朗總統魯哈尼是溫和派,但部份不滿聲音認為他仍然偏向保守,令伊朗遲遲未實現重大改革。(路透社)

在過去幾天,美國和伊朗的罵戰一再升溫。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周日(7月22日)警告美國總統特朗普:「不要玩獅子的尾巴,這樣做只會帶來後悔。」他甚至威脅說,戰爭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美國應該知道……若與伊朗爆發戰爭,將是所有戰爭之母」。

半天後,特朗普在社交平台回敬「給伊朗總統魯哈尼」,並以全大階字體說:「永遠不要再威脅美國,否則你會遭遇近乎前所未見的後果。我們這個國家不再會接受你說關於暴力和死亡的惡言。小心!」在差不多時間,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加州演說,形容伊朗政府貪污腐敗有如黑手黨,並宣布成立24小時運作的伊朗語媒體,支援不滿魯哈尼政府的伊朗人民。

伊朗外長扎里夫(Javad Zarif)在社交平台上淡然表示:「更激進的言辭,幾個月前全世界已曾聽聞。伊朗也聽了40年,雖然那些比較斯文。」他亦以特朗普之矛回應說:「小心!」。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22日在加州出席活動,揚言要聲援伊朗人民對抗政府。(美聯社)

先出經濟牌 再打心理戰

這場口舌之爭固然不只是唇槍舌劍那麼簡單。總統特朗普在5月退出伊朗核協議後,歐盟仍然與伊朗做貿易生意,但特朗普卻步步進逼,包括要求國際社會最遲在11月暫停從伊朗進口石油,否則實施次級制裁。外界估計,伊朗目前出口石油270萬桶,到11月會跌100萬桶。對於一個出口利潤多達八成來自石油和天然氣的國家,這樣無異會構成嚴峻經濟壓力。

經濟向來最直接影響民生,容易帶來群眾不滿及示威。例如近期一次在去年12月下旬,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Mashhad)的民眾因為經濟不景和物價騰飛而上街,後來演變成反對總統魯哈尼的政治示威,在首都德黑蘭、伊斯法罕等多個大城市獲得響應。

特朗普已拉攏沙特阿拉伯增加石油出口,全面封殺伊朗經濟,與此同時他和國務卿蓬佩奧高調批評伊朗政府,自言與伊朗人民站在同一陣線,甚至開設伊朗語媒體,這顯然是雙管齊下之舉。伊朗革命衛隊將領傑普巴瓦(Gholamhossein Gheybparvar)看得明白,直言特朗普的言論在打心理戰,斥對方想摧毀伊朗。

伊朗外長扎里夫多次訪問歐洲,商討貿易合作機會。(路透社)

伊朗政府 白宮人人得而誅之?

特朗普舞劍,到底意在為何,不只伊朗將領在揣測,國際社會亦分成最少兩派看法。一方面,有人認為特朗普想推翻伊朗政府,根除這個已為世仇多年的政權。

首先,特朗普的第一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去年6月曾言希望伊朗政權和平過渡,除夕新年前後當地發生反政府示威,特朗普更揚言伊朗「是時候改變了」,並謂美國在適當時候會出手。

美國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左)和國務卿蓬佩奧都是對伊朗鷹派人物,主張不要與魯哈尼政府合作。(路透社)

第二,除了對伊朗強硬的國務卿蓬佩奧外,白宮中不乏非常鷹派人物例如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他們眼中的魯哈尼只是徒有溫和派之名,骨子裏與伊朗保守勢力並無二致。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更加陣中悍將,6月在法國巴黎出席伊朗人民聖戰者組織(MeK)的造勢活動。這個組織由流亡海外的異見份子組成,主張激進甚至被視為危險組織,卻獲得朱利亞尼和博爾頓認同。

第三,在伊朗層面,的確有不少聲音希望政權更迭。除了MeK這種激進份子外,伊朗人權律師、2003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阿巴迪(Shirin Ebadi)在今年4月接受美國傳媒訪問時亦表示「改革在伊朗沒用」,唯一出路就是推翻政府。「伊朗人對於現時的政府非常不滿。他們已到一個地步,認為這個制度已經連改革都沒用。」

6月30日,美國紐約市前市長、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出席伊朗組織MeK在法國巴黎的造勢活動。(路透社)

先威脅 後談判?

另一方面,特朗普言詞兇狠,可以說是他向來的作風和習慣。正如伊朗外長扎里夫所言,過去也曾見過特朗普喊打喊殺,那就是對付朝鮮。

去年年中,特朗普矢言要朝鮮政府見識「前所未見的怒火」,威脅要將朝鮮夷為平地。幾個月後,局勢卻峰迴路轉,特朗普甚至樂意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舉行峰會。既然未來三年伊朗的總統仍然是溫和派魯哈尼,而特朗普亦曾經表示可以與伊朗政府重新談判,商討新的核協議。焉知他今次對伊朗的敵視姿態,會否是重施故技,為了將來在談判桌佔上風?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上半年多次游說美國總統特朗普,要退出伊朗核協議。(路透社)

不過,簡單以朝鮮來與伊朗相比,肯定會將複雜形勢簡單化。在朝鮮問題上,韓國政府扮演關鍵的中間人角色,希望拉攏金正恩與特朗普坐下來和談;但在伊朗問題上,中東區內其他國家卻鬥爭相當激烈,尤其以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為甚。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ad bin Salman)對外好戰和作風鷹派,要不惜代價地限制伊朗在區內的影響力擴張;以色列則指斥伊朗支援真主黨等武裝組織,威脅他們的自身安全。

在這種利害關係下,穆罕默德和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只有慫恿特朗普鬥垮伊朗的理由,根本不會支持美國政府與伊朗達成協議,以貿易合作來限制德黑蘭的軍事勢力。

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並會重新對伊朗實施經濟制裁。(Al Drago/Bloomberg/Getty Images/VCG)

在政績、民望和選情的多重考慮下,特朗普會選擇聽從身邊鷹派聲音,還是務實應對伊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