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三晉,能否倍安? 日本媒體人談自民黨總裁選舉後的東亞變局

撰文:唐宇廉
出版:更新:

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周四(9月20日)結束,安倍晉三順利擊敗前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第三次連任黨總裁與首相一職。
香港01記者採訪日本讀賣電視台資深媒體人、國際觀察家水島賢一,就自民黨總裁選舉對日本政情、中日關係以及朝核等熱點問題進行解讀。

01:香港01

水島:水島賢一

01:安倍力求修憲,今次總裁選後,日本在修憲問題上會走向何方,對此您有何觀察?

水島:從某種意義來說,安倍最大政治夙願是修改日本和平憲法,特別是憲法第九條中規定的涉及日本軍事力量的限制。從歷史來看,實現日本國家「正常化」是自民黨政權的夙願,這種夙願到第二次安倍政權之後被更加明確的提出,也更加接近實現。

在前兩個任期內,安倍力推修憲,儘管遭到來自日本在野各黨和日本民間和平人士的反對,但由於日本在野黨不斷「衰落」,安倍修憲似乎已是「勢不可擋」。

今年以來,國際局勢出現很多歷史性變化:順利推進的全球化進程在美國特朗普政權的政策下開始出現動搖,以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為背景,世界貿易規則和產業鏈正在發生巨大的變化,相應的也引發了世貿(WTO)改革等諸多連鎖反應,同時多年陷於困境的朝核問題似乎也出現曙光。

對日本來說,美國全面收縮是其面臨的最現實問題,日本無可避免的將承擔起更多對自身安全和東亞地區安全平衡的責任,這是成為日本修改憲法多年未有過的最佳歷史機遇期。

因此,以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為契機,選舉後首相官邸推動修憲將進入正式日程,而這次相信也會是歷史上不曾有過的阻力最小的一次。

安倍修憲,勢在必行。(視覺中國)
01:您的意思是日本修憲勢在必行,將會成功?

水島:現在就提修憲能否成功還為時過早,因為修憲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過程,依然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不僅是日本國內反對修憲的力量,日本還必須估計亞洲鄰國尤其是中國與韓國的感受。

當前,日本尤其不希望刺激剛剛「回到正軌」的中日雙邊關係,而在美國特朗普政府向全球提出貿易新規則,國際經濟貿易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穩定的中日關係也是日本經濟保持增長的一種保障。這將影響自民黨執政前景,相信首相官邸和永田町的政治家們依然將對修憲慎重行事。

不過從長遠看,日本修憲,重新成為正常國家確實已經成為了一種趨勢,相信中國與韓國也會考慮日本的訴求,與日本共同構建面向未來的外交關係。

01: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將對中日關係產生何種影響?

水島:近一段時間,中日關係回暖緩和態勢明顯,但雙方的戰略信任程度依然是脆弱的,作為美國盟友的日本在安全領域對日益強大、向外擴張的中國從本質來說依然深感不安。

但是,鑒於日本在經濟方面對中國市場的依賴,一個穩定的日中關係符合日本自身利益。因此,此前安倍政府作出了對華友好的姿態,主動改善日中關係,並且在敏感領域盡量做了避免刺激中國的政治選擇。

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相信對日本現政權的中國政策影響不大,自民黨將維持目前的對華政策,與中國保持安定的雙邊關係。

安倍定於今年10月訪華,屆時將晤習近平。圖為兩人在前年杭州G20峰會會晤的情況。(視覺中國)
01:這也就是說,中日關係不會因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出現劇烈震盪?

水島:出現劇烈震盪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小的。目前,日本政界和經濟界已形成共識,一個良好的日中關係有利於日本自身的經濟增長和安全。本次黨總裁選舉結束後,相信日本政府會沿著之前的既定路線,繼續發展對華友好關係,尤其穩固雙方在經貿領域的合作,共同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系,應對來自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政策變化帶來的風險。

但也應該看到,由於與中國存在根本上的戰略不信任,日本還將繼續奉行日美關係優先的戰略選擇,在這一過程中,或將與中國產生一定程度的摩擦,因此,雙方能否管控好分歧,不使摩擦擴大成為日中關係的關鍵點,尤其在東海劃界及資源開發和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等爭議領域再次出現摩擦激化的可能性並不是很低。儘管雙方已經建立應急處置的海空聯絡熱線,但很多時候,這種機制的象徵意義遠遠大於實際意義。

01:中日關係的走向對東北亞地區又會有何種影響?

水島:在目前日中關係回歸正常軌道的時局下,日中關係在很短時間內出現巨大反轉式震盪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雙方在共同應對新的國際挑戰促使下,會形成更緊密的外交格局,這對日本來說,對於中國來說,都是十分有利的,東亞地區的安全形勢也將降溫。

但正如此前所說,來自東京首相官邸的修憲意志可能成為本次自民黨總裁選舉後,日中關係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在目前日中關係水平底下,日本正在積極試探中國對日本修憲的態度。相信日本也不願看到因修憲再次中斷日中關係的改善,讓雙方產生新的緊張。

01:自民黨總裁選舉對日本接下來應對朝鮮核問題會產生何種影響?日本是否會更加主動改善日朝關係?

水島:目前,朝鮮與國際社會之間的緊張程度已經明顯下降,美國政府對朝鮮棄核似乎信心滿滿,特朗普已將解決朝鮮核導問題,作為其執政政績進行重點打造,以期實現其連任總統的政治願望。

而中國正在加強對朝鮮的影響力,通過前所未有政治和經濟手段影響朝鮮,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建立了非常好的私人關係,而事實上中國也正在半島問題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韓國總統文在寅通過訪問朝鮮,再次與朝鮮確認《板門店宣言》中的各項內容,並再次發表了《平壤宣言》,讓韓國與朝鮮的和解更進一步。

朝鮮半島局勢近期變化甚速,日本在過程中顯然已遭邊緣化。(資料圖片)

在朝核問題上,日本明顯處於特別邊緣化的位置,但日本面臨的朝核威脅,以及與朝鮮之間存在的外交、安全等領域需要解決的問題卻並不少,尤其困擾日本多年的解救被綁架人質已經成為日本歷屆政府面臨的最棘手的外交問題,長期讓首相官邸和永田町的政治家感到頭痛。

在如此「形勢大好」的半島形勢下,自民黨總裁選舉之後,政府架構再次安定化的日本一定會加大對朝鮮的應對力度,正如此前安倍政府所做的力求實現日朝正面直接接觸,尋求雙方能夠接受的解決人質綁架問題的途徑,並在此過程中實現日朝關係正常化,消除日本在東北亞地區的最為重大的安全威脅。

而今次自民黨總裁選舉又將是一個最好的政治新契機,讓選民尤其是自民黨內部的支持解決人質綁架問題的利益相關方發出聲音,最終實現影響政府決策的目標。在這一過程中,日本與朝鮮的雙邊關係也將同半島新局面一樣邁入新的歷史時期。

01:新的歷史時期,您指的是日朝間的外交關係全面正常化嗎?這種情況有可能在短時期實現嗎?

水島:今年以來,我們驚訝地看到半島局面出現突飛猛進的大變化: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北京會晤開始,一連串的朝中、朝韓、朝美首腦會晤讓人目不暇接。伴隨著朝鮮與中美韓三國關係的變化,朝鮮與日本在短期內出現外交關係急速向好的變化並非不可能,目前,安倍政府正在推進民間積極接觸朝鮮的政策,希望透過民間關係改善推動官方關係改善。

可以說,目前日本自民黨政權希望日朝關係全面正常化,這有利於東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也有利於日本自身的安全。

但是,對於短期內能否實現這種正常化,還要看多種因素。

首先是中國因素,在習近平與金正恩實現年內三次會晤後,中國很明顯已經完全恢復了對朝鮮的影響力,中國對日朝發展雙邊關係的態度料將影響朝鮮的戰略決策,因此日本需要得到中國的支援,尤其在人質綁架問題上得到中國的理解和支持,在日朝恢復正常雙邊關係問題上,加強與中國的戰略溝通。

自民黨總裁選舉後,安倍將在10月正式訪問中國,這對日本來說是非常好的機會,借力日中關係的改善,促進日朝關係正常化,並一舉解決人質問題,這一切似乎並不是天方夜譚。

水島賢一認為,安倍可借力日中關係改善,改善日朝關係。(資料圖片)

其次,日本需要繼續強化日美韓戰略協作因素。尤其在日美同盟框架下,繼續維持對朝鮮一定程度的政治、經濟、外交壓力,相信這也將會是日本政府的選擇,但這種做法需要在「度」的問題上做好衡量,過度則會刺激朝鮮,產生不利的影響。

總之,以自民黨總裁選舉為新起點,相信日本政府接下來將會更加主動調整日朝關係,以期在目前半島形勢大好的局面下抓住機遇,用最短時間解決日朝間的外交懸案。畢竟,這是近年來,半島出現的最接近和平目標的歷史機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