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首席大法官怒批特朗普 民粹政治下只見徒勞

撰文:唐宇廉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特朗普月初簽署公告,停止向非法入境美國的移民給予庇護,遭到三藩市的區域法官泰格(Jon Tigar)頒發臨時限制令,暫緩執行有關公告。
當外界以為特朗普只會循例發發勞騷,批評兩句就收手之際,他卻作出被不少人視為「踩界」、充滿黨派偏見的舉動──形容該名法官是「奧巴馬法官」,結果引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嚴辭駁斥。

首席大法官、特朗普隔空駁火

羅伯茨在周三(21日)發出的聲明中表示,美國沒有奧巴馬法官或特朗普法官,也沒有布殊法官或克林頓法官,「我們有的是一班傑出且盡責的法官,盡力公平對待眼前的一切,所有人應當為司法獨立感恩。」

特朗普怎會輕易投降?

他不改囂張本色,大打他很拿手的民粹牌,怒氣沖沖地把移民和國家安全綑綁起來。

他周四在twitter上批評:「很抱歉,羅伯茨首席法官,你們當中的確有『奧巴馬法官』,他們跟捍衞國家安全的人看法很不一樣……這些裁決令我國很不安全!非常危險和不智!」

同日晚上,特朗普再批評過往經常跟他作對的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阻掟」:「羅伯茨首席法官可以說他想說的話,但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完全是災難,它已失控。我們偉大的執法人員必須獲准執行任務,否則(國家)就有會喧擾、混亂、傷亡!」

特朗普如此反擊,當然並不令人意外──當穆斯林禁令遇到法律阻礙時,他也有類似反應。真正令人意外的是羅伯茨打破不評論總統的慣例,第一次反駁特朗普,因此受到美媒廣泛報道。

憂公眾不相信法官公正

2005年,羅伯茨獲共和黨總統小布殊(George W. Bush)提名,出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此後,縱使被視為保守派人士,但對於外界對最高法院法官有黨派聯繫的質疑,他一直有所保留:

共和黨總統福特(Gerald Ford)提名的自由派法官史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在2010年退休後,羅伯茨注意到外界在提及大法官時,往往連帶提及其黨派立場,他擔心最高法院很難再說服公眾,法官是公正的。

羅伯茨(左)自2005年起出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圖為他年初在國會聽取國情咨聞時的情況。(視覺中國)

較早前,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提名引起種種風波,同樣令羅伯茨擔憂。他10月中在明尼蘇達大學說,儘管「華府在最近數周發生了具爭議性的事件」,但重申最高法院仍然獨立於行政和立法機關。

可是,事實真的如此嗎?

美國憲政的理想狀況是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現實情況卻是,政界雖然不會直接干預最高法院,卻可透過操作提名「人選」,把黨派偏見滲入最高法院。從這個角度而言,說美國存在獨立的司法機關,顯然與事實不符。

民粹政治冒起 告別溫和

如果說在相對溫和、不太民粹的總統主政下,「三權分立」運作尚算暢順、矛盾還是不太明顯的話,那麼在特朗普年代、特別是移民等問題被大肆炒作的年代,「溫和」和「不太民粹」似乎已成過去。

特朗普主張強硬應對非法移民,這種民粹操作觸發他與羅伯茨互懟。(視覺中國)

羅伯茨和特朗普都是保守派,在陣營劃分上算是「自己人」,但兩人尚且爆發衝突。不同陣營的矛盾有多大,可想而知。

當然,羅伯茨今次站在捍衛司法獨立的立場上,對身為「自己人」的特朗普作出批評,親身示範了何謂超越黨派偏見,這是值得肯定。問題是,在特朗普聲勢強大、美國政治日益走向偏鋒的大背景下,羅伯茨或許是孤掌難鳴,他的努力可能是徒勞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