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TPP正式生效】工農業走入重圍 美國或重返TPP?

撰文:鄭悅
出版:更新:

《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周日(12月30日)正式生效,美國離席下的TPP將會給亞太貿易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美國又是否能夠笑看CPTPP的成立?

CPTPP的正式生效,標誌着佔全球生產總值(GDP)13%、擁有超過5億人口的新經濟圈由此誕生。世界第三大自由貿易區形成,環太平洋區域內11國將逐漸取消98%的商品關稅。

首批進入CPTPP的6個國家分別為新西蘭、日本、澳洲、加拿大、墨西哥和新加坡。越南2019年1月14日正式實施CPTPP,而馬來西亞、汶萊、智利等國亦正在進行加入CPTPP的程序。

CPTPP成員國貿易愈加融合

初步看來,CPTPP的生效首先為各成員國帶來了關稅上的效益。路透社引用滙豐銀行的新聞稿報道稱,它在周日生效的當天,首批進入CPTPP的6國將取消90%的貨物關稅。

對此,6個成員國的政府官員認為,CPTPP的生效會帶來更多的外貿機會。澳洲外交貿易部連續發布Twitter,認為CPTPP會增加澳洲的出口和外資投資機會,擴大與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國的貿易合作。

加拿大多元化國際貿易部長卡爾(Jim Carr)發布Twitter稱,加拿大的貿易將很快能從CPTPP中獲益,在這個全球發展最快的地區之一獲得更多自由貿易的機會。

新西蘭貿易部長帕克(David Parker)表示,CPTPP全面實施後,將為新西蘭的出口商每年節省約1.5億美元的關稅。

除了關稅的減免,CPTPP還有更長遠的戰略意義,為成員國在環太平洋區域取消投資、服務和數據的障礙,簡化消費者的通關程序等,為電子商務、金融業和零售業的發展提供機遇。

無美國的CPTPP

2017年1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命令,同年11月11日,TPP改組為CPTPP,並凍結了22條美國維護但他國反對的條文。在美國的缺席下,日本着力促成CPTPP。

2017年1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日本成為TPP的主推手。(視覺中國)

對於日本來說,推動CPTPP的形成有利於提升日本的國際影響力,增加與美國貿易談判的籌碼。另一方面,亦是出於日本產業發展的考量,比如日本汽車向成員國出口時可以擁有一定的價格優勢 。隨著CPTPP成員國關稅的撤銷,日本進口貨物的價格將會下調,然而這一狀況亦引起了部分日本輿論的擔心。《共同社》周日(30日)發表分析指出,日本農民將置身於進口食品競爭的不安之中。

目前,日本政府投入巨額預算用於TPP相關的農業對策,再加上日本與歐盟簽訂自貿協議,是否能幫助日本農民應對進口食品的競爭仍有待觀察。而相比日本農民而言,美國農民正在承受的壓力則更為明顯。

受關稅衝擊的美國大豆農夫,大概無法以「關稅工程」去避稅。(視覺中國)

CPTPP的生效無疑為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的農產品出口帶來關稅優勢,並為各成員國農產品進入亞太地區提供安全、穩定的途徑 。相比之下,美國農民的競爭力漸漸消失。

特朗普簽署退出TPP的命令後,更加傾向於與各國進行單邊主義的談判。然而,美國缺席下的TPP非但沒有「流產」,反而推動的進程加快。不僅日本願意看到TPP的早日形成,曾與美國陷入「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談判僵局的加拿大亦促請國會通過CPTPP的議案,以與美國形成制衡。

在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推行下,美國製造業和農業錯失了諸如CPTPP自由貿易體系所帶來的關稅優勢,而特朗普發起的中美貿易戰,更令美國製造業和農業受到極大的損失。

起初,美國主導的TPP作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重返亞太」戰略的一部分,旨在壓制中國的發展。如今,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反而使TPP的這一性質淡化了。當下,美國產業的發展正面臨多重困局:中美貿易戰已令美國工農業難以看到明朗的前景,再加上美股屢屢受挫,美聯儲加息等因素都使一眾生產商難以喘息。如今CPTPP的生效,更加令美國工農業的競爭力進一步削弱。不排除美國在面臨重壓之下,將會重返TPP的可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