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維亞政變:忠於總統的警隊緣何倒戈?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到當地時間11月12日,以「左翼領袖」著稱的玻利維亞總統莫萊拉斯(Evo Morales)終於在宣布辭職後逃亡墨西哥。該國從2019年10月下旬以來蔓延的示威也似乎帶上了一絲「政變」的色彩,至少阿根廷新任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和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都是這樣形容的。

玻利維亞:圖為11月12日,已宣布辭職的玻利維亞總統莫萊拉斯(Evo Morales)乘專機抵達墨西哥城(Mexico City),得到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左一)親自迎接。(Reuters)

↓↓↓想看玻利維亞在總統逃亡後的亂象,請點擊放大觀看相片:

+5

目前,外界仍津津樂道於玻利維亞軍方在這當中的角色。但導致莫萊拉斯局勢崩盤的關鍵,還是11月11日前後全國警隊加入抗議隊伍、棄守總統府。加之軍方也拒絕施以援手,這位總統才由此失勢。

到11月11日晚些時候,甚至有傳聞稱警隊已簽發逮捕令,要逮捕莫萊拉斯及其側近。不過,曾經忠誠於總統的警隊指揮卡爾德隆(Vladimir Calderon)已出面澄清「暫無此事」,並最終任由他帶着五名護衛流亡國外。

+1

的確,莫萊拉斯突然通電下野的結局是令外界驚詫的。它讓拉美地區瞬間展開了一場站隊喊口號的熱潮。

在美國佛羅里達等地,大批古巴、委內瑞拉流亡人士紛紛歡慶勝利;古巴、委內瑞拉以及尼加拉瓜等「左翼」國家則大舉譴責「政變」活動,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Marcelo Ebrard)更強調該國反對政變。在正反雙方大喊口號之際,很少有人想到莫萊拉斯為何輸得這樣徹底。

對稍稍了解玻利維亞國情的人來說,莫萊拉斯的失敗也是可以理解的,這位經濟建設成果尚可的領導人手中並無兵權。這與玻利維亞的客觀國情有關。莫萊拉斯雖然名義上是該國三軍「總司令」,但他終究無法調動手下總兵力約在四萬到五萬之間的武裝力量。

玻利維亞軍隊及其相關利益集團自1982年後一直處於「中立」狀態,進而維持着和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等國外勢力的傳統往來。總統實際上可以調遣的只有總兵力三萬至四萬間的警隊,這也是他唯一能依靠的力量。玻利維亞警隊系統自1950年建立之後,也一直保持着對當局的相對忠誠。

不過,玻利維亞警隊的忠誠終究是需要回報的。莫萊拉斯政府也注意到了這點,他將警員的工資從他上台時的890玻利維亞諾(約合1,000港元)逐漸提升到了2018年時的2,413玻利維亞諾(約合2,735港元),其標準遠高於該國1,656玻利維亞諾(約合1875港元)的平均收入。

遺憾的是,該國警隊身處禁毒戰爭一線的現狀,還是讓當局的福利顯得「杯水車薪」。更不用說這種福利也是在對抗博弈之下才逐漸贏得的。

2019年初的一場大規模軍演讓委內瑞拉的馬杜羅(前排左二)看到了自己似乎還有可供差遣的生力軍,當外界以為委內瑞拉軍方人心浮動時,馬杜羅政府甚至還有一支基幹民兵力量。這種力量上的直觀差距,讓瓜伊多為首的流亡政府難有作為。(視覺中國)

也就在2012年時,該國首都拉巴斯周邊的警隊曾爆發罷工,希望當局能將當時每月1,350玻利維亞諾(約合1,530港元)的工資提升到每月2,000玻利維亞諾(約合2260港元),更希望警員退休後可享受全薪待遇。當局非但沒有聽取這一請求,轉而強調警隊「收集武器」,意圖不軌,還與軍方合作鎮壓了這場風潮。至此,玻利維亞當局與警隊之間的隔膜就出現了。

此外,玻利維亞當局從2015年開始對警方的新一輪「重組」行動也嚴重打擊了警隊的士氣。

當局原希望清除警隊中的涉毒腐敗官員,提升其能效。但在實際操作行動中,長期致力於原住民、農民群體的莫萊拉斯當局竟出於政治需要,轉而對一線負責重案的警隊人員開刀。一時間,當局固然通緝了多名涉毒外逃的要犯,但這種激烈的「反腐行動」也破壞了一線人員的積極性。

在弗羅裏達等地,聚集着很多從古巴、墨西哥與委內瑞拉等地輾轉或流亡而來的上層階級人士,他們對南美的左翼行為一向抱持敵對態度。(視覺中國)

再者,莫萊拉斯基於選前的「民主」宣傳,甚至還在2019年上半年要求進一步弱化警隊人員的裝備。他在2019年5月29日的一次講話中甚至強調「警察應該非軍事化」,「應強調其服務社會的一面」。

與此同時,莫萊拉斯的政敵們卻早就紛紛以「養老金」、「加薪」等手段收買各地警隊,在大選之後,玻利維亞各地也屢有蒙面黑衣人襲擊警隊家屬,焚燒警察住宅等事件發生。在美國當局已認可並支持該國的「政變」之後,玻利維亞警隊的倒戈與逼宮就可以想象了。

於是,當外界驚詫於南美似乎又遭遇了一場「推翻左翼政府」的政變時,玻利維亞警隊從忠於總統到逼宮造反的始末,似乎更值得注意。而警隊在忍無可忍之下采取逼宮的過程,似乎也可以給全球遭遇類似局面的地區一點參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