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阿聯酋以色列協議:拋棄巴勒斯坦的是民族主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聯酋日前宣布將與以色列實現關係全面正常化,是為中東地緣政治的標誌性事件。

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多年來相互敵視,阿拉伯國家更普遍將「以巴問題得到徹底和平解決」設置為與以色列建交的前提條件。如今阿聯酋率先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將對以巴問題乃至整個中東和平進程產生重大影響。

《香港01》就相關問題採訪了中國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本篇為第一篇(共兩篇)。

01:阿聯酋將是第三個與以色列建立外交關係的阿拉伯國家,更具有象徵意義的是,阿聯酋是第一個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的海灣國家。不少評論認為,中東地緣政治正在發生歷史性鉅變,你認同嗎?

王晉:確實是一個巨大的變化,它象徵着海灣國家對於巴以問題(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姿態變化。之前阿拉伯國家的普遍態度是巴以和平最終實現以後,再跟以色列去談建立正常關係,這尤其體現在2005年時沙特代表海灣阿拉伯國家提出的中東和平倡議。

但是現在阿聯酋沒有等到巴以和平的實現,就直接先跟以色列關係正常化,所以它確實代表了中東地緣政治的鉅變。阿聯酋與以色列雙方簽署了關係正常化協議後,未來雙邊關係肯定會不斷加深,這也是一個重大變化。

01:後續會有更多海灣國家與以色列建交嗎?

王晉:後續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的海灣阿拉伯國家會有很多,我覺得下一個可能就是巴林。

今年年初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發佈中東「世紀協定」方案的時候,在場的兩個阿拉伯國家代表一個是阿聯酋,另一個就是巴林。而且特朗普的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去年給出的那個五十多頁版本的「世紀協定」草案,就是在巴林「和平促繁榮」(peace to prosperity)峰會上發佈。

所以巴林對於同以色列關係正常化也持認可態度。阿聯酋應該是「投石問路」,後面巴林很可能會跟進。

01:如果能廣泛與曾經「反以色列」最為堅決的海灣阿拉伯世界改善關係,以色列是否是阿聯酋協議事件的最大贏家?

王晉:以色列肯定是最大贏家。與阿拉伯國家關係正常化是以色列一直以來的願望,特別是今後在巴以問題上,以色列也不會有太多的顧慮與羈絆,因為就主要相關當事方來說,埃及和約旦採取旁觀態度,美國採取縱容以色列的態度,現在以阿聯酋為代表的海灣阿拉伯國家開始轉為默許的態度,也就是說涉及巴以問題主要力量都已經向「接受現狀」傾斜。

長期以來,巴以問題的核心原則就是「領土換和平」,即以色列讓出一些領土,用以在未來給巴勒斯坦建國,等巴勒斯坦獲得這些領土並獨立建國之後,所有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實現和平相處。

現在阿聯酋率先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相當於這個原則基本被拋棄,大家已經尊重以色列的存在,尊重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和東耶路撒冷的軍事佔領,或者說這種長期的猶太定居點的存在。這是一種趨勢的變化,大家在尊重現實。

01:在阿聯酋協議中,以色列承諾將暫停吞併部分約旦河西岸土地,這被阿聯酋視為重大外交成就,但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表態說只是「暫停」(而已),這是否為以巴問題乃至中東和平進程又埋下了隱患?

王晉:內塔尼亞胡肯定還是會繼續推進約旦河西岸的吞併計劃。阿聯酋協議中確實包含了要求以色列暫停吞併計劃,但這並不是一個事實上的強制性前提,更多的是表達阿聯酋「還很在意巴以問題」的姿態。

其實阿聯酋與以色列之間的和平協議已經簽訂了,已經實現雙邊關係正常化,可能很快就會互設使館互派大使。在這樣的背景下,已經不存在用所謂的「建交籌碼」對以色列在領土問題上施壓,所以說這只是一個姿態性的表達。

從國內政治的角度來說,未來以色列肯定還是要去繼續推進約旦河西岸的吞併計劃。

01:有觀點認為,阿拉伯世界內部遜尼派與什葉派矛盾激化,以色列近幾年也尤為敵視伊朗,此番與阿聯酋修好也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考量,你怎麼看?

王晉:伊朗的因素肯定存在。很多人不太能夠理解這個問題,其實在阿拉伯世界,尤其是海灣阿拉伯國家,對於伊朗的恐懼是非常大的。

你想象一下,就在這群阿拉伯國家旁邊,有一個非阿拉伯人的、由波斯人組建的國家,它信仰的伊斯蘭宗教派系和其他阿拉伯國家完全不一樣,而且其宗教意識形態的敘述話語體系,是要推翻其它阿拉伯國家,因為在伊朗看來,這些海灣阿拉伯國家是王國政權,不符合伊斯蘭教義,是「非法」的、需要推翻的。

在這樣的背景下,你可以想象這種恐懼感有多麼大。而且這個國家(伊朗)發展核武器,又有很強的軍事能力,特別是有很強的地區戰略導彈能力,在很多地區事務上都有很大的話語權。

所以說,絕大部分阿拉伯國家是很擔心伊朗的,伊朗近些年實力擴張也確實很厲害。在這樣的背景下,(阿拉伯國家)當然要選擇和以色列合作,去制衡伊朗帶來的威脅。

很多評論者認為,海灣國家主動與以色列修好,有「意在伊朗」的考量。(Reuters)

01: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近日發表講話,言辭激烈地譴責阿聯酋「犯下了巨大的錯誤」,稱其「背叛了巴勒斯坦人民和穆斯林同胞的意志」。目前的形勢對於伊朗來說意味着什麼?

王晉:伊朗很清楚,阿聯酋協議之後,這些海灣阿拉伯國家會相繼和以色列形成某種同盟,共同對付伊朗,這是必然的。所以說伊朗肯定要大力反對這個問題。

01:阿聯酋協議的出現,會讓巴勒斯坦感覺被兄弟國家出賣,但又無力改變自己被進一步被邊緣化的命運。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的熱點效應將會逐步消失嗎?

王晉:巴以問題的熱點效應肯定會消失,在某種程度上巴以問題事實上已經不存在了。

巴以問題的根源很大程度上和泛阿拉伯主義,或者說泛伊斯蘭主義的情結聯繫在一起,即「我們都是阿拉伯人,有個小兄弟在以色列那裏受欺負,我們要幫他恢復故土」。但是隨着時代的發展,現在執掌阿拉伯國家的這些領導人,比如阿聯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Zayed),與上世紀50年代出生或成長起來的那一批政治領導人,在世界觀與政治觀點上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這批阿拉伯國家領導人年輕的比較多,和世界上很多「八零後」、「九零後」比較類似,會認為「我們的國家是我們自己的,為何要管他們的事」。所以說巴以問題的地位肯定是在下降的。

01:巴以問題不再是中東和平進程的核心問題,這似乎印證了你曾說過的「民族主義才是中東世界發展的歷史趨勢」。

王晉:這是我一直以來的觀點。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很早就說過,20世紀的幾大意識形態,最終勝利者就是民族主義,其它意識形態都會被打垮,只有民族主義這個意識形態是最鮮活的,或者說最有力量的。

巴以問題就是這個理論的縮影,巴勒斯坦老是想依靠阿拉伯世界的聲援力量,但隨着時間慢慢推移,每個國家都會形成自己的利益和觀點,不同的利益關係就會出現分歧,再加上受到其他不同事物的影響,依靠某種共識去解決巴以問題會變得越來越不可能。中東國家由民族主義主導的趨勢是必然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