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共和黨「阻止選民投票」的黑歷史將重新上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日,9月6日,美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Kamala Harris)表示,外國勢力、郵寄投票爭議和阻止選民投票的措施(voter suppression)可能會影響11月的選舉結果。對外國勢力和郵寄投票爭議的擔憂已經成為幾周來的頭版新聞,但究竟什麼是「阻止選民投票」?

阻止選民投票是一種通過阻止或防止特定人群投票來影響選舉結果的策略。阻止選民投票的目的與競選活動相反,不是試圖說服人們投票給某個政黨,而是減少投票給別的黨的人數。

阻止選民投票不是新鮮事

從歷史上看,在美國,阻止選民投票的措施經常用來阻止非裔美國人投票,這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

1870年,憲法第十五修正案保障了包括前奴隸在內的所有種族男子的選舉權,這對黑人選民的參與率產生強烈的影響,投票率迅速增長。因此,美國某些州,特別是南方的前奴隸種植園州,此後就採取了阻止選民投票的措施。

當時的選民鎮壓依靠歧視性的法律:譬如,要求選民繳納投票稅或通過識字測試才能投票的法律。這些法律的效果非常顯著:在一些州,使黑人登記投票冊的人數減少了99%

1945年美國大選,黑人選民在投票亭進行投票。(美國國會圖書館,公共領域)

這些阻止選民投票的手段一直持續到20世紀,直到1965年《選舉法案》(Voting Rights Act)通過後才正式成為非法。此後,雖然比較極端的壓制形式有所減少,但阻止選民投票的行為繼續存在。

如今,政客們可能會利用選民身份證明法要求選民在投票時出示特定的文件,如駕駛執照或居住證明。這些法律對少數族裔等弱勢群體的影響特別大,因為他們比較多人可能不一定有適當的文件或可能沒有固定的地址。

阻止選民投票的方法亦包括「清理選民名單」(purging voter rolls),即在選舉前有選擇地更新選民登記名單,導致某些選民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被從選舉名單中刪除,可能到大選當日去投票站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不能投票。

另一種特別有爭議的策略是「監視投票」(poll watching),即在投票站派員監督投票過程。從官方的角度來說,這些人是為了觀察投票的規律性,他們的存在是合法的,但在許多情況下,「監視投票」會阻止特定人群投票,特別是當投票觀察者是執法人員時,這種監視足以使人們根本不願意到投票站投票。

舉足輕重的選舉法律變更

美國兩大政黨都曾被指控阻止選民投票,但在近期,共和黨的做法尤為突出。自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美國法院經常認定其利用監視投票來恐嚇選民的罪名。

近美國的法律變化,削弱了防止選民被阻止的法律保護。

1981年,民主黨人指控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RNC)使用新的阻止選民手段,包括僱用佩戴「全國選票安全工作隊」的臂章的休班警察在特定的選區巡邏。此等阻止選民投票的證據當時足以說服法官,使法院禁止共和黨組織在未經法院同意前進行任何形式的「監視投票」活動。

然而,這並沒有完全制止共和黨的阻止選民活動。1987年、1990年和2004年,法院再次發現共和黨人以防止選舉舞弊為名,試圖排斥少數族裔選民的事例,於是80年代的禁令一直被延長。

不過,讓人擔心的是,最近美國發生一些法律變化,削弱了防止選民被阻止的法律保護,使得今年大選中阻止選民投票的可能性特別大。

2018年,共和黨進行「監視投票」活動的禁令到期而未有被續,使共和黨近四十年來首次被允許在沒有法院批准的情況下推行「投票觀察」。

1965年《選舉法案》的副本。(維基百科,共同領域)

這一決定源自在2013年最高法院的裁決。當時法院認定1965年《選舉法案》中對於有「前種族歧視歷史」的州份定義已屬過時,撤銷該法對某些地方政府在改變選舉規則時要先獲得聯邦司法部同意的要求。法院稱,如果要繼續以法律保護選舉規則,應該由國會通過新法律,而非回溯過時的歷史性定義。

然而,國會不僅仍未就此立法,但與此同時,個別州份已經開始推行對有損選民的新法律。在舊法律條款被廢除後的24小時內,不同的州通過了新的選民身份證法。批評者說,在法律修改之前,這些法律是不可能的,而其目的就是限制少數族裔參與投票。

通過選舉觀察者影響大選結果?

與2016年大選的情況類似,今年的選舉結果將取決於少數幾個關鍵搖擺州。而也是與2016年大選一樣,如果這些州的民主黨投票率較低,即使特朗普可能會失去全國性的普選票,也可能讓他在選舉人團中勝出。

這也是為什麼政治評論者認為特朗普如此大談「選民欺詐」(voter fraud)的原因。雖然專家們一再表明,選舉舞弊和選民欺詐的影響極其有限,不太可能影響大選結果,但共和黨卻用這種威脅來辯解大規模的投票觀察計劃。

今年5月,《紐約時報》報道指共和黨計劃招募五萬名志願「投票監督員」,並花費數百萬美元用於防止選民舞弊。這五萬名監督員將被專門部署到各搖擺州,譬如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或威斯康星州(Wisconsin)。

我們(在投票站)將有一切,我們將有警長,我們將有執法人員,我們希望將有聯邦檢察官,我們將有所有人。
特朗普

上個月,特朗普本人也明確表示,他希望在投票站派執法人員:「我們(在投票站)將有一切,我們將有警長,我們將有執法人員,我們希望將有聯邦檢察官,我們將有所有人。」

有人認為,特朗普其實不能這麼做,武裝人員在投票站是違法的,但特朗普的意圖很明顯:他希望讓美國選民知道投票觀察者會出現在投票站。

由於美國疫情嚴重、遲遲未平,今年的競選活動變得困難重重,而社會的兩極化使得很少有選民仍未作出決定,因此兩黨也難以在民意上爭取更多人支持。這就意味着「投票率」在這次大選將具有超乎尋常的重要性。因此,一些美國政客們想採用阻止選民投票的策略,壓止對手支持者的投票率,其實也不足為奇。

今年11月的總統大選驗證法院樂觀態度是否與事實相符。

因此,這次選舉將檢驗最近對選舉法的修改是否明智。這些修改之所以能夠實現,是因為法官認為美國選舉中公開的種族主義已經歸於過去,而共和黨的「監視投票」活動應該根據其未來的行為,而不是其黑暗的過去來做出判斷。換句話說,今年11月的總統大選驗證法院樂觀態度是否與事實相符,不過其負面結果的現實代價將極其巨大。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