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總統下台 吉爾吉斯對外立場是否有變?

撰文:蕭予
出版:更新:

近段時間以來,由於不滿選舉結果,吉爾吉斯爆發大規模示威,政局再度陷入混亂。10月15日,吉爾吉斯總統熱恩別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宣布辭職。此前,10月10日,國會決定由前議員扎帕羅夫出任總理之後局勢一度趨於穩定,即便如此,亂局距離結束還很遙遠。
這場變故背後有哪些歷史原因,是什麼讓動盪的陰影一直籠罩在吉國上空。為此,《香港01》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周戎。
他指出,腐敗和家族政治是吉爾吉斯國內的兩大問題,西方國家的干預則加劇了局勢的複雜。

01:吉爾吉斯議會10日舉行會議,批准任命前議員扎帕羅夫擔任總理。而10月15日,吉爾吉斯總統熱恩別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宣布辭職。如何評價當前的局勢?吉爾吉斯似乎陷入了逢選必亂的怪圈,未來還有哪些不確定因素可能會惡化局勢?

周戎:吉爾吉斯總統辭職說明熱恩別科夫時代的終結,也預示着新任總理將成為吉爾吉斯穩定的關鍵性人物,吉社會最尖鋭的「兩總統」矛盾將得到淡化。

中亞共五個國家,在最近的30年時間裏,其他四國國家如哈薩克、土庫曼、烏茲別克、和塔吉克,都相對穩定,最不穩定的只有吉爾吉斯。因為吉爾吉斯發生過「鬱金香革命」或者說是「顏色革命」,這些年來總統換得最勤的也是吉爾吉斯。

吉爾吉斯採取西方的民主模式,自顏色革命以來,與埃及、突尼斯這些國家一樣,越來越混亂。吉爾吉斯前總統阿坦巴耶夫和現總統熱恩別科夫這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很有趣。阿坦巴耶夫曾極力支持熱恩別科夫擔任總統,後者當選之後,兩人關係就開始惡化。原因不外乎,阿坦巴耶夫有貪腐行為,大搞家族政治。而熱恩別科夫想開展反腐,觸動了阿坦巴耶夫家族及其聯合勢力的既得利益。

兩人就此分道揚鑣,當然,熱恩別科夫本身也有一些執政上的短板。吉爾吉斯是中亞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他治下幾乎沒有改善。吉爾吉斯南北差別很大,熱恩別科夫來自南方,而阿坦巴耶夫來自北方。南北差異更形象一點可以描繪為「南農北牧、南窮北富、南宗北俗」。南面的幾個州靠近農業區,相對而言比較貧困,北部的州靠近哈薩克斯坦,牧業比較發達。總體就是,農業集中在南部,北部則是牧業。農業區的伊斯蘭宗教色彩比較重,牧區的宗教色彩相對不那麼濃厚。原因在於,農業區相對固定,建立清真寺等宗教場所比較容易,牧區的流動性大,建寺廟很難,所以形成了以上格局。

由於北部比較富裕,大家族也集中在北邊。所以出身南方的熱恩別科夫,反腐和反對家族政治的意願比較強烈。這次動亂中,反對派的主要訴求也就是這兩個,反對腐敗和反對家族政治。

當然,西方國家根本不會關心這個國家是否貧困,它們對該國民眾的民生情況一點興趣都沒有。它們只關心一點,誰代表西方國家定義中的民主派。所以,他們自然站在反對派的一方,他們認為反對派能夠讓熱恩別科夫下台。另外,熱恩別科夫和中國、俄羅斯的關係都很好,與兩國元首的交往比較親密,西方國家並不願意看到一個友華、親俄的政府,所以西方國家一定要支持這次所謂的「民主運動」。不管誰將來會上台,首先把親俄或者親華的政府趕下台,都符合它們的利益。

那麼扎帕羅夫上台之後,局勢會穩定嗎?吉爾吉斯的動盪由多種因素構成,只要貪腐問題和家族政治的問題不解決,政局在一定時間內還是會繼續變化。扎帕羅夫已經表態,俄羅斯是吉爾吉斯主要的戰略合作伙伴,吉爾吉斯過去也發生過幾次政變,並沒有影響它與俄羅斯的關係,在對華政策方面來看,大概率也會在新總理上台之後保持原樣。不過,扎帕羅夫是否會在對華政策上繼承現總統的衣缽,還不能夠下定論,還有待觀察。

大選即將來臨,特朗普對於推進其「中亞戰略」可能有心無力。(Getty)

還有,熱恩別科夫與扎帕羅夫的關係如何,現在還不清楚。總之,扎帕羅夫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吉爾吉斯軍方目前和吉爾吉斯的議會站在一起,10月9日晚上街頭的示威者也在慢慢離去,這表明,目前局面可控,還沒有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混亂情況。其實,反對黨和執政黨之間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裏面還涉及一些幕後交易,雙方的談判博弈等等。

此外,阿坦巴耶夫和熱恩別科夫之間也並不是出現了完全不能彌合的裂痕,他們過去曾是非常親密的盟友,現在坐下來談也並非完全不可能。對於當前吉國來說,最好的局面是避免外部勢力干預,尤其是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干預。同時,不要將動亂演變成暴亂,只要不影響社會穩定的大局,也不會有太大影響。

01: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在今年2月份公布了最新的美國「中亞戰略」,其中強調中亞是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至關重要的地緣戰略地區,同時還暗示了中國和俄羅斯的威脅,大有利用中亞鉗制中俄的意圖。如何從美國的中亞戰略來理解美國介入中亞事務的動機?或者說美國還有可能在此製造一場顏色革命嗎?

周戎: 「顏色革命」發生在冷戰剛結束的時候,而且比較成功。冷戰結束這麼多年,「顏色革命」一詞早已不再「時髦」。美國正處於大選期間,我不認為美國有精力或者有實質性的步驟推進它的「中亞戰略」,最多也只是說說而已,美國目前的重點是印太,它在中亞找不到支點。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吉爾吉斯曾經有美國和俄羅斯的軍事基地,現在都沒有了,也就是說,在沒有支點的情況下,美國能發揮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中亞國家都是內陸國家,沒有出海口,出海的話要經過俄羅斯、中國、巴基斯坦、阿富汗或者伊朗,地理位置上,美國也有點鞭長莫及。

所以,儘管美國提出了「中亞戰略」,要對支持這些國家可能發生的顏色革命,但除了口頭的聲援之外,美國能做的並不多。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