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最高法院新裁決為特朗普勝選藍圖留下伏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0月28日,美國最高法院拒絕處理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和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這兩個角逐州延長郵寄投票截止日期的州級決定。然而,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在聲明中留下了日後廢棄「遲到選票」的可能性。在總統大選雙方得票相差無多的情況下,這一決定可能幫助特朗普取勝。

此前幾周,賓夕法尼亞州法院和北卡羅來納州選舉委員會以疫情導致的郵政延誤威脅為由,決定延長接收郵寄選票的法定截止日期(這些選票仍須在選舉日或以前寄出),使賓夕法尼亞州新的截止日期為選舉後3天,北卡羅來納州為選舉後9天。

雖然特朗普競選團隊、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和共和黨州議員都向最高法院提出緊急上訴,以阻止截止日期的延長,但最高法院以選前時間不足為由未接受上訴。

法院人員表示,最近被特朗普總統任命的最高法院新任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沒有參與這兩起案件,因為她還沒有時間全面審查各方的申訴。

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特朗普任內先後提名戈薩奇(Neil Gorsuch)、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宣誓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圖為巴雷特10月26日晚在白宮宣誓就職。(Getty)

北卡羅來納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都是這場選舉的關鍵戰場;在雙方差距不大的形勢下,後者的戰局更視為最有可能決定特朗普和拜登勝敗的州。

民主黨,還是共和黨的司法勝利?

鑑於特朗普政府在最高法院獲得保守派的多數席位(六比三),法院不接受共和黨的請求可能會令人驚訝。因民主黨選民比共和黨選民更有可能通過郵件投票,延長期限可能有利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

不過,法院並沒有完全拒絕共和黨的請求,只拒絕在選舉前接受上訴,而且法官在個人聲明中表示,在選舉結束後,他們可能將審理此案,並暗示可能決定取消遲到的郵寄選票資格。

延伸閱讀:美國大選2020|賓州:當拜登的「綠色能源」遭遇「天然氣基地」

雖然法院沒有解釋其在賓夕法尼亞州或北卡羅來納州案件中的決定,但三名保守派法官,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阿利托(Samuel Alito)和戈薩奇(Neil Gorsuch)在北卡羅來納州案件中表示反對意見。這些法官表示,如果他們有更多的時間來審核這些案件,他們會批准共和黨阻止延期的請求。在賓夕法尼亞州的案件中,同樣的三名法官表示,他們願意在選舉日之後繼續考慮此案。

法律異議的核心在於州司法當局是否可以修改州立法機構制定的投票規則。

這些保守派法官與其他法官的法律異議的核心在於,州司法當局(即賓夕法尼亞州的州最高法院和北卡羅來納州的州選舉委員會)是否可以修改州立法機構制定的投票截止日期等選舉規則。

延伸閱讀:美國大選2020|北卡州:紅藍以外的兩種「紫」

基本上,州選舉規則只能由州立法機關制定。然而,北卡羅來納州的選舉委員會利用其在自然災害期間的特權,延長了截止日期,認為新冠肺炎疫情類似於自然災害。在賓夕法尼亞州,該州最高法院依據州憲法的一項規定,延長州立法機關確定的最後期限。

三位保守派法官認為,這兩項決定破壞了各州立法機構的權限,可能違反美國憲法。對於賓夕法尼亞州高等法院的決定,阿利托大法官在他聲明說:「州最高法院的決定極有可能違反聯邦憲法」,而戈薩奇大法官則寫道,疫情並不是那種自然災害,沒有給州選舉委員會改變投票規則的權利。

這些言論與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10月26日就威斯康星州另一案件發表的意見一致。卡瓦諾大法官表示,在制定州選舉程序方面,州立法機構而不是州法院應該有最後的決定權。

10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就威斯康星州點算選舉日後才收到的郵寄選票問題作出判決,駁回延後限期的安排。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右)在其判詞中指此舉是為免選舉日後才收到的選票會扭轉選舉結果。(GettyImages)

這些法官的意見意味着最高法院目前在這個問題上的分歧是4比4,而令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法官的法律意見舉足輕重。如果這位是公認保守派的新任大法官一旦開始庭審就同意其他保守派法官的意見,最高法院將很可能在未來的裁決中通過投票取消州法院對相關選舉程序的修改。

如果最高法院決定在選舉後審理此案,特別是如果選舉結果取決於賓夕法尼亞州的20張選舉人票,這樣的決定可能會足以讓特朗普勝選。

賓州將分開處理「遲到選票」

在其聲明中,阿利托大法官引用了賓夕法尼亞州的一項可能使上述情況變得更加可能的關鍵性決定。28日早些時候,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籍檢察長夏皮羅(Josh Shapiro)宣佈,州選舉官員已接到指示,將原定選舉當日截止日期後收到的選票與之前收到的選票分開。

根據夏皮羅的說法,「這是一個謹慎的決定,旨在(......)避免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預期法律挑戰」。然而,這個決定也會使那些將在選舉日之後到達的郵寄選票更容易被當作廢票。

阿利托大法官在聲明中正是提到了這種可能性,他稱夏皮羅的決定是「有針對性的補救措施」。特朗普的副競選經理兼高級顧問克拉克( Justin Clark)甚至對民主黨人分開選票的決定表示慶祝,稱之為「巨大的勝利」。

圍繞最高法院最近兩項裁決的討論,說明了司法裁決在今年選舉期間將如何帶有政治意涵。北卡羅來納州和賓夕法尼亞州也遠不是唯一可能會發生這種情況的州。

如上所述,最高法院已經在威斯康星州和其他州就選舉問題做出了裁決。面對兩黨提出前所未有的緊急聽證請求,它今後很可能會繼續這樣做。

美國各州開始處理和點算選票的時間有不同的規定,較晚開始的州很可能會在處理今年選舉中預計會出現的大量郵寄選票時遇到困難。開始計票時間過晚容易在喬治亞州、印第安納州、密歇根州或威斯康星州等州引起爭議,並使得最高法院在處理潛在選舉問題時的決定顯得更加重要,特別是在投票後勝負未定之際。

【01app 推廣】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