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參與:西方針對「民主危機」的方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來,從英國脫歐到美國大選,再到歐美各國所見證的右翼民粹勢力崛起,都令不少人發出了「西方世界正面臨民主危機」之感歎。然而,何謂「民主危機」?當西方各國面臨這些危機,又在嘗試做出哪些改變?

本系列由三篇文章組成,本篇為第三篇。

上:「西方民主危機」到底是什麼意思?

中:西方如何從「民主危機」臻至「民主改革」

下:民主參與:西方針對「民主危機」的方案?

承接前文,多年來,關於民主參與的實驗和研究已經為人們提供許多高質量的公民參與政治方法。

這些措施包括:參與者通過隨機抽籤選出的「公民大會」(citizens’ assemblies);專家參與的公民討論;將討論更多從廣泛的議程轉向更具體的問題解決方案;刻意避免易激起兩極化爭議的議題;以及讓當局承諾接受這類論壇的討論結果。

西方對民主參與的大實驗

尤其是歐洲,最近幾年經歷大量的參與項目:2019年1月馬德里市政府成立了一個常設公民大會,波蘭和英國的一些城市也建立了同樣的會議;2019年4月,蘇格蘭議會宣佈將成立一個公民陪審團,提供關於政治改革的建議;隨着2015年公民大會的成功經驗,愛爾蘭政府於2019年6月宣布,打算在都柏林舉辦關於性別問題和政治改革的新大會。

2011年,10月8日,佔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公民大會首次在華盛頓廣場公園舉行。

最近,今年9月,代表比利時德語區的議會將部分權力交給了隨機抽籤的公民大會。這是歐洲政治機構首次在這一級政府中這樣做。

然而,在擴大這些努力的規模的方面,各國政府還可以做得更多。有些政府已經在嘗試:在2018年和2019年震撼法國社會和政治的大規模黃背心抗議活動之後,法國政府已經承諾將公民納入「國家辯論」(Grand Débat)。

法國這一過程的成果之一就是《公民氣候公約》(convention citoyenne pour le climat)。在七個月的時間裏,由150名代表法國社會的不同年齡、不同性別、不同產業部門、不同收入水平的公民小組學習、辯論並起草了有關氣候變化問題的法律草案。這是法國公民第一次直接參與國家一級的法律起草工作。

+9
+9
+9

這種「公民公約」是第一次舉辦,並面臨着許多挑戰。譬如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一開始承諾將「不加過濾」地接受公民的建議,但有些建議最後被淡化,或者被總統直接拒絕。不過,超過140項公民措施已被接受,法國輿論正在積極的辯論,評價這個項目的價值和範圍。議會將於2021年初開始審查提案。

民主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

正如法國的例子所顯示的那樣,把參與民主機構過渡到國家一級的意識形態問題並非易事。然而,這些項目可以提供一種強有力的方式,重新激發公民對政治的關心和理解,並幫助將社會和經濟挫折轉化為積極的政治進程。

當局要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從一次性機制轉變為永久性參與機制。這些新的常設機構還需要與現有的議會機構相結合,以便它們能夠超越單一的政策問題,處理不同政策領域之間的複雜聯繫。

另一個推動參與民主的步驟,也將是從氣候變化等高層次議題轉向影響公民日常生活的基本問題。如果參與民主不能幫助改善民生,那麼它將毫無意義。從這個角度來看,最近在「參與式預算」(participatory budgeting)方面的創新,即公民在其社區中直接參與如何分配地方預算的決定,可以在國家一級被複製和推廣。

無論採取何種措施,參與民主改革都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雖然西方國家政府不可能很快就 建立由隨機挑選的公民組成的國家立法院,但他們可能會考慮進行更溫和的實驗,譬如,讓公民和議員在一個論壇上就具體問題進行合作。

這些參與性論壇本身並不能防止民粹主義或陰謀論的興起。然而,如果它們能夠被納入越來越多的機構和權力動態中,它們可能是解決使許多公民推向民粹主義領導人和陰謀論者的懷抱的「西方民主危機」的第一步。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