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度彈劾創造歷史 民主黨或正中特朗普下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政治的觀察者近來難免有歷史見證人之感。自從1月6日美國國會山超過兩百年來首次被人群攻佔之後,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於1月13日又創造歷史,在10名共和黨議員倒戈之下,以232票贊成、197票反對的比例,第二度通過對特朗普的彈劾案,訴之以「煽動叛亂」(incitement to insurrection),使特朗普成為首位被兩度彈劾的總統。

這次彈劾案與此前「通烏門」案不同,有以眾議院共和黨會議領袖切尼(Liz Cheney)為首的「反特」共和黨議員參與,使身穿喪禮式黑色套裝上陣的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簽署彈劾案時能夠大言不慚地聲言這是「跨黨合作」的結果,直指特朗普是「對我國明顯且即時的危險」。

共和黨參眾兩院分裂不止

此前一周尚在國會暴亂之後投票支持推翻總統選舉結果的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此刻雖然反對彈劾、指之將「進一步分裂國家」,卻沒有督促共和黨議員統一投票,亦指特朗普對暴亂須負上責任。

不過,此等試圖「走中線」的騎牆言論,並沒有阻止共和黨「挺特 vs 反特」之間的黨內分裂繼續白熱化。共和黨的自由黨團(Freedom Caucus)創辦人之一、俄亥俄州眾議員喬丹(Jim Jordan)就表明要重新投票取締切尼共和黨眾議院第三號人物的位置(其共和黨會議領袖的選舉在去年11月才獲得一致支持)。

佩洛西故意身穿黑衣,點明彈劾案的莊嚴。(美聯社)

彈劾案要求撤銷特朗普總統職務,並使之「不得享有合眾國屬下有榮譽、有責任或有薪金的任何職務的資格」的要求,未來將送交參議院進行審理,並須三分之二參議員通過(並為後者再行投票)才能有效。因此,參議院共和黨人的表態就極其重要。

目前仍控制議程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已表明他不會提早參議院本月19日(即拜登上任前一天)復會處理彈劾案,指出參議院「沒有可能在當選總統拜登上任之前完成一場公平和嚴肅的審訊」。不過,他就向黨友表明他「並沒有就如何投票作出最後決定」,將先參考參議院審訊過程的法律辯論,意味着他有可能投票支持判決特朗普煽動叛亂罪成。共和黨多數參議員現也跟從此一中立路線。

不過,上周承認拜登當選的另一參議院共和黨大老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本周卻在坐過一輪「空軍一號」之後傳聞開始四出為特朗普遊說其他參議員不要支持彈劾案。他亦聲明在特朗普下台前一周對他進行彈劾審訊是「這個國家最不需要的東西」,似乎有意偏離麥康奈爾「靜待事情發展」的中立表態。

民主黨「一石多鳥」

有見國會參眾兩院的共和黨分裂,不少人都認為民主黨這一招彈劾帶來了多重政治利益。首先,使特朗普成為首位被兩度彈劾的總統,可算是在共和黨議員驚魂未定的「配合」之下立此存照,讓特朗普「遺臭萬年」——今天這個污名當然難以說服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然而當「特朗普」變成了歷史書上的一個名字的時候,人們只會記得這些污點。

其次,在特朗普時代將盡之際,共和黨的分裂也使民主黨「急速彈劾」的攻勢能避過「進一步分裂國家」的普遍觀感,更為民主黨類近黨爭的種種行為(包括在眾議院議事廳裝設金屬探測器警告聲言會配槍議事的共和黨議員、提出罰款懲罰不戴口罩議員等)提供了公關掩護。

更重要的是,彈劾案進一步惡化共和黨的嚴重黨內矛盾。其一是此案的投票迫使共和黨議員要馬上在「挺特 vs 反特」的兩派之間靠邊站,使他們難以有空間和時間在特朗普下台後從容部署未來的政治走向。

麥康奈爾將失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的地位,但他未來將仍然是共和黨內最有權力的人。(美聯社)

其二是此案有關「取消特朗普參選2024年總統選舉資格」的條款,將令共和黨內的特朗普派系頭面人物左右為難。

一直支持特朗普推翻選舉的參議員,諸如德州的克魯茲(Ted Cruz)、密蘇里州的霍利(Josh Hawley)等,都有意藉特朗普的民意支持,進軍2024年總統選舉,然而他們總統夢的最大阻礙卻是特朗普本人——與共和黨不滿特朗普或其他較中立的政客不同,如果特朗普真的決定參選,這些人幾乎毫無選擇要將其總統夢「押後四年」。民主黨的彈劾案,卻使他們手中有了可「掃除障礙」的一票:到底是要冒險判特朗普有罪再嘗試取代特朗普,還是繼續唯特朗普馬首是瞻、暫時放棄「追夢」,將會是他們政途上的一大兩難選擇。

然而,民主黨這招「一石多鳥」最後卻有可能擊傷自己。

弄巧成拙的風險

首先,拜登上台後,無論在人員任命、抗疫救市立法,還是長遠的政策改革上,都亟需參議院的立法機關配合。如果彈劾審訊變成了拜登上台、民主黨重奪參議院後的議會首務,拜登的政策將變成拜登上任蜜月期的配角,主角依然是已經下台的特朗普,這將大大阻礙拜登新政的推展。

拜登自己就表明「國家依然正在致死病毒與頹敗經濟的魔掌之中」,希望「參議院領導層可尋得處理其彈劾憲法責任的同時,亦能處理其他這個國家急切事務的方法」。

拜登似乎有需要在彈劾特朗普一事上展示自己的領導力。(美聯社)

更嚴重的是,在社交媒體與科網巨企的言論封鎖之下,離開白宮後的特朗普要如何維持其「直通」共和黨選民的影響力,以及其政治實力,將是他的最大挑戰。這個彈劾案在參議院的審訊卻正好給予他所需的曝光場合和政治關注度,一方面維持其政治實力,另一方面則得到了空間和時間去安排未來的政治宣傳路向。這種結果無論對民主黨,還是美國本身而言,也是極差的發展。

此時,一直主張團結全美國的拜登,實在應該考慮站出來制止眾議院民主黨人將彈劾案交送參議院。從政治層面上,這將凸顯出拜登的團結精神,與特朗普式分裂式政治的不一樣,也顯示出拜登是民主黨的領袖,而非民主黨一眾政客和支持者的跟隨者。這也是對共和黨伸出的友誼之手,讓他們不必在鎂光燈下被迫將黨內爭鬥公開進行,有助兩黨在特朗普淡出政壇之後重拾互相尊重的政治傳統。

從論理層面上,制止民主黨人將彈劾案送交參議院亦有充分理由,畢竟特朗普即將下台,再以彈劾案政治審判的方式處之以罪,根本與佩洛西口中解除「明顯且即時的危險」毫無關係,而且對前任總統作出彈劾審訊更是於法律先例無據的動作,隨時會引出更多無謂的政治與法律爭議。

軍方人員在國會大廈內駐紮防備。(美聯社)

不過,未來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已表明參議院將有彈劾審訊、將有把特朗普定罪的投票。這也許是其針對共和黨分裂、並意圖一舉消滅特朗普餘威的賭博,也許是他以至民主黨內進步派對於國會暴亂的情緒反射式動作。但無論如何,「追殺特朗普」本身隨時是一把雙刃劍,手握此劍的民主黨人定必要三思其可能傷黨傷國的結果而後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