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吉爾吉斯新總統能否避免第四次革命?

撰文:周萱
出版:更新:

吉爾吉斯1月10日舉行大選,最終結果將在1月24日公布。初步計票結果顯示,黑馬扎帕羅夫(Sadyr Japarov)在投票率39%的情況下,贏得79.28%的支持率,他力推由議會制轉回總統制的公投也獲得83.29%的壓倒性支持。
扎帕羅夫究竟能否緩解該國南北之間的對立情緒?能否通過加強集權而為過去15年發生3次革命的吉爾吉斯帶來穩定?吉爾吉斯的外交策略又會如何演變?
為此,《香港01》採訪了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MGIMO)首席研究員、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學院(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卡贊采夫(Andrei Kazantsev)。
卡贊采夫教授的研究方向為中亞、一帶一路和國際衝突,他對扎帕羅夫的當選總體並不樂觀。

系列報道:

再回歸總統制 吉爾吉斯能擺脫政變泥淖嗎?

吉爾吉斯能否走出「南北對立」取決於新總統的下一步

01:吉爾吉斯南北一直較為對立,政客也通常被視為是只代表地區利益的南北精英。不過新當選的總統扎帕羅夫被廣泛認為是一位民粹主義政客而非地方政客,他也在全國各地都獲得了近八成的支持率,儘管投票率不高。扎帕羅夫能夠團結國家,並緩解南北之間的緊張關係嗎?

卡贊采夫:從某種程度上可以這麼說(扎帕羅夫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地方政客),因為他曾與出身南方的第二任總統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共事,儘管他自己出身北方。但是,不能僅將吉爾吉斯的部族爭奪權力描述為「南北之間的較量」,因為該國南北方都部族眾多,而遺憾的是,扎帕羅夫並不代表大多數部族。

01:扎帕羅夫力推的從議會制轉回總統制的修憲公投也獲得了較高支持率。修改政體會賦予扎帕羅夫怎樣的權力?除了一個更有力的中央政府之外,吉爾吉斯的政壇還會出現怎樣的變化?

卡贊采夫:從支持率來看,大多數投票者的確支持新憲法,但選民投票率卻很低,只有三分之一的選民出現在票站。

從這點來看,許多與扎帕羅夫敵對的部族並不喜歡新憲法,因為這會使權力集中在總統手中;自由派也同樣持反對態度,因為他們認為議會制更加民主,且適合吉爾吉斯充滿部族間鬥爭的國情。

01:除了以上提到的新總統和新體制,這次吉爾吉斯大選還有什麼被大多國際觀察者忽略的重要意義?

卡贊采夫:第一點,由於疫情和去年的革命,這次大選是在嚴重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危機下進行的。第二點,反對派廣泛指責扎帕羅夫與犯罪集團有聯繫。

吉爾吉斯此次投票率不足四成,可能與嚴寒、疫情以及與扎帕羅夫敵對的部族拒絕投票有關。(美聯社)

01:吉爾吉斯從2005年至2020年一共經歷了兩次革命和一次政變,這些動蕩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去年發生的政變又與前幾次有什麼差別?

卡贊采夫:沒有差別,原因都一樣。在某個時間點,因為領導層的犯錯,吉爾吉斯其他的部族聯合起來推翻了政府,只不過上次革命時正逢新冠疫情。

政變還是革命,這只是用詞的區別,我們應該理解他們背後的原因都是如出一轍的。

01:吉爾吉斯未來與俄羅斯、中國和美國的關係會怎樣的演變?尤其是中吉關係,在去年10月的政治動亂中,中國在吉爾吉斯的企業被暴徒蓄意攻擊,另外中國承包的首都發電廠翻修項目,也因腐敗疑雲引起抗議。您是一帶一路研究的專家,扎帕羅夫會如何處理國內對中國的微妙敵對情緒呢

卡贊采夫:扎帕羅夫不會改變吉爾吉斯現有的外交政策,中俄放在關鍵優先級。吉爾吉斯與美國的關係仍然重要,但不及其與莫斯科與北京。

不過遺憾的是,許多觀察家認為扎帕羅夫難以改變吉爾吉斯混亂的局勢,至少在短期內是如此,這意味着外國企業在吉爾吉斯的風險仍然會持續。

對於在吉爾吉斯的中國人及中國企業而言,風險係數格外高,因為除了首都發電站事件,還有其他原因導致對中國的敵視情緒,包括新疆問題,以及吉爾吉斯與中國在過去的邊界劃定。當時吉爾吉斯官方將一些爭議領土劃給了中國,現在反對黨普遍抵制這一做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