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大學分校成匈牙利內鬥焦點 歐爾班罕見妥協的緣由

撰文:葉侃
出版:更新:

6月7日,在經歷布達佩斯萬人抗議大遊行衝擊的次日,奧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當局罕見地在相關議題上迅速妥協。針對抗議活動聚焦的復旦大學布達佩斯分校建設問題,歐爾班當局公開表示政府將暫緩分校項目推進,並於2023年就這一項目的前景舉行全民公投。

「我們不想做那些忤逆民意——尤其是布達佩斯居民意志的事,即使我們認為那些事對民眾的總體福祉有益」——歐爾班當局的內閣要員古爾雅斯(Gergely Gulyas)在官方正式妥協之後如是説道,無奈中帶着些許不服的態度。

如果把時間線持續拉長的話,古爾雅斯上述的矛盾態度並不難理解。自2010年重新當選總理以來,歐爾班及其治下的青民盟(Fidesz)憑藉對民粹主義的精巧操弄,以及在地緣外交上縱橫捭闔的氣勢,在匈牙利國內政壇上幾乎所向披靡。

2021年6月5日,布達佩斯當地居民走上街頭,強烈抗議歐爾班當局在引進復旦布達佩斯分校項目上的黑箱操作。(Getty Images)

相比之下,反對黨陣營則被歐爾班當局通過種種手段予以各個擊破,從而陷入各自為戰,難以聚合的虛弱狀態。

在這種情勢之下,歐爾班當局在近年來的國內施政中幾乎無所顧忌。換言之,這一時期的歐爾班當局壓根用不着考慮有關「服軟」的任何可能性——這一點從持續四年之久的歐爾班針對巨富索羅斯(George Soros)的「宣傳戰」中得到了充分印證。

期間,面對在匈牙利國內與歐美精英決策圈都有着不俗影響力的金融巨鱷索羅斯,歐爾班當局依然在國內對索羅斯陣營展開了堅持不懈的圍剿。即便索羅斯在情急之下搬出了歐盟這座「理想中的強力靠山」,也無法阻止歐爾班當局的鐵拳施展。最終以去年9月索羅斯正式關停中歐大學(CEU)布達佩斯校區為標誌,歐爾班當局取得了「巨鱷圍剿戰」的完勝。

2017年4月9日,中歐大學(CEU)的師生與同情者手持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的肖像畫,在布達佩斯第一區抗議。該校由匈裔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一手創辦,但在歐爾班和索羅斯的政治惡鬥中淪為犧牲品。目前,該校布達佩斯校區已完全關閉。(Getty Images)

然而,上述「一路凱歌」的利好局面在歐爾班當局愈發高調地推行「對華親近」戰略之後發生了微妙轉變。儘管相比於波蘭、捷克與波羅的海三國這種美國「鐵桿盟友」來説,匈牙利國內的相關意識形態狂熱明顯較弱。

但作為一個後共產主義轉型而來的「新國家」,與中國這種被西方輿論欽定的「紅色巨獸」牽扯過深,幾乎毫無疑問地會招致已被長期「去紅化」工程塑造的主流民意的反彈,這種反彈在當局的有關操作觸及「西方核心價值觀」紅線時表現得尤為強烈——近來發生的復旦分校項目風波即是典型例證。

在此次風波中歐爾班當局「過分自信」的黑箱操作,以及同一時段圍繞歐盟涉華決議時「過度親華」的舉措,都為風波的最終爆發起了推波助瀾之功。就前者來説,作為復旦布達佩斯分校項目的主要負責人、歐爾班重要親信之一的技術與創新部部長帕爾克維奇(László Palkovics)在經辦過程中極為獨斷專行。

此公在將原本用於建設廉價學生公寓項目的用地轉為復旦布達佩斯分校的過程中,幾乎略過了所有諮詢協商環節,直接大筆一揮批准了分校項目。更有甚者,此公在項目被輿論曝光的當口還高調宣稱這一分校的定位並非為匈牙利本國學生提供優質高等教育服務的「公立高校」,而是旨在吸引外國富商權貴子弟的「貴族學校」。

2021年6月2日,匈牙利反對派頭號人物,布達佩斯現任市長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在復旦布達佩斯分校的選址前召開新聞發布會,揭批歐爾班當局在項目操作上的「黑箱行為」。(Getty Images)

弔詭之處在於,根據歐爾班當局的現有計劃,該校的資金來源卻主要是國家財政以及來自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貸款,而後者同樣需要在未來的歲月裏由匈牙利納稅人埋單。

一個原本用於為本國貧困學生解決住房難題的用地在不明不白之間被當局挪為他用,而當局大力宣傳的「優質高校」居然是一所旨在為外來「高端人士」服務的貴族學校,如此作為嚴重違背了歐盟長期提倡的「透明政府和平等人權」理念,從而不出意料地引發了匈牙利民眾的熊熊怒火。

令歐爾班當局頗為棘手的是,此次對其「羣起而攻之」的民眾不僅限於此前當局宣傳機構口中被冠以「外國代理人」之稱的反對派支持者,不少原本力挺青民盟的選民也走上布達佩斯街頭向歐爾班當局表達自身對其「逾越紅線」之舉的不滿。

這正是此番風波中,歐爾班當局沒有像「圍剿索羅斯」行動中那樣一往無前地勇猛直衝,而是選擇迅速服軟的主因所在。

如果説歐爾班當局「過分自信」的暗箱操作是引爆此番抗議衝擊波的主要導火索的話,那麼其三度否決歐盟峯會涉港提案的「暴走行為」則讓匈牙利國內的親歐派多了份添油加醋的籌碼。

以抗議活動首席組織者,布達佩斯現任市長卡拉松尼(Gergely Karacsony)為例,此公在集會現場發表公開演講時公開指責歐爾班當局正走在背離歐盟,而向「紅色強權」敞開懷抱的錯誤道路上。

雖然匈牙利此番抗議風波有着某種程度圍繞中國議題展開的跡象,但因此而產生匈牙利可能淪為下一個「反華前哨」的擔憂則大可不必。即便如卡拉松尼那般「表面反華」的反對派政客,在涉及中國相關的議題時措辭相當謹慎。

「此番抗議示威沒有任何針對中國或者中國人民的意思,我們只是向本國的獨裁者表達壓抑已久的憤懣罷了」——在上周末集會現場的公開演説中,卡拉松尼如是説道。

顯然,面對中國這樣一個異質卻不容忽視的強權,即使如卡拉松尼這般,在意識形態上相當偏向西方「政治正確」的政客也仍然沒有完全丟棄務實主義的選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