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會後質疑一帶一路 意大利在中美面前的隨機應變

撰文:茅岳霖
出版:更新:

進入6月中旬,從13日結束的七國集團(G7)會議釋出的各種消息正在中文世界引發騷動。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為首的西方陣營最終在這場口水橫飛、爭吵不斷的會議上拿出了一份「對華立場強硬」的聯合聲明。在2019年加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意大利態度亦似有變動,其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稱「將仔細評估」中意相關協議云云。這對於西方世界而言,無疑是頗具鼓舞意義的。

對外界來説,意大利自2019年3月23日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後,它作為G7中唯一一個加入其中的西方發達國家,一直飽受歐美各方爭議。從2019年開始,「一帶一路」讓意大利「負債風險增加」以及「遠離歐美盟友」的兩大憂慮已成為西方向意大利傳遞的主要調門,對此,意大利方面也是有所想法的。它在中美之間的隨機應變使其首腦發出瞭如此的聲音。

對意大利來説,中國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扮演的角色是相對突出的:

+3

意大利政府在2019年到2021年的多次變動,客觀上並沒有影響它對「一帶一路」的相應態度。譬如在2019年3月,中意簽約時,意大利是由五星運動(M5S)、聯盟黨(Lega)等民粹或右翼政黨聯合執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該聯合政府推出的孔特(Giuseppe Conte)總理簽約。有分析認為,上述黨派對意大利傳統政治體系的拒絕、對歐洲的懷疑以及對中國經濟利益的預期促使了意大利簽署了相關文件。

到2019年9月,孔特政府發生了大規模改組,中左翼的意大利民主黨(PD)代替退出聯合政府的聯盟黨參與執政,到2021年孔特辭職下野後,臨時推舉的德拉吉政府維持着相同的政治環境。由於意大利左翼黨團與中國維持積極關係,它使得意大利一方面在第五代移動通訊技術(5G)、制裁中國華為通訊等問題上跟隨歐盟態度,但另一方面,意大利也悄悄地維持着它和中國的積極關係。更不用説中意之間的合作似乎不簽這份協議也早有突出表現。

在意大利觀察家看來,中意之間的合作一言難盡,列在「一帶一路」備忘錄上的項目進展有些緩慢,而很多沒列在備忘錄上的項目則發展迅猛。

孔特在2021年1月26日的下野,暫時並未改變意大利的政治格局,此後接手的德拉吉政府基本維持着孔特第二次內閣的大環境。(美聯社)

譬如中意兩國都頗為滿意的「一帶一路」終端瓦多港(Vado Ligure)項目的籌建、運轉均早於2019年3月時的中意備忘錄。這個2019年12月12日正式開港,年吞吐量86萬個標準集裝箱的自動港的籌建始於2016年,它與「一帶一路」倡議備忘錄本無直接關係,卻意外地成了該倡議在中、意間海事領域上的重要成果。

同理,意大利和中國在航天、技術等領域上的進展也與「一帶一路」備忘錄幾乎平行展開。意大利航天局和中國國家航天局在衞星、航天領域的合作,以及機械巨頭安薩爾多(Ansaldo Energia)公司與中國聯合重型燃氣輪機技術有限公司和上海電力公司在能源領域的合作也早於2019年3月。

意大利瓦多港在中國資本幫助下,建立了該國第一個自動化碼頭,這一項目的運作本身早於中意簽約。(德國之聲)

當然,中國和意大利也通過2019年3月的備忘錄達成了相當的成果,譬如意大利國有銀行卡薩存貸款銀行(CDP)即因此從2019年8月發行了價值10億人民幣(約合1.56億美元)的「熊貓債券」。

備忘錄的成果還包括意大利貿易署(ITA)在2020年於中國阿里巴巴等商務平台創建了「意大利製造館」,為300多家意大利企業建立了企業對企業(B2B)的商務平台。此外,中國新華社和意大利安莎社之間也在2019年3月後正式落實了此前的新聞合作關係。

2021年5月30日5時1分,天舟二號貨運飛船與天和核心艙完成自主快速交會對接。在這個原計劃為「天宮三號」的項目中,意大利一度有派員加入的想法。(中國央視視頻截圖)

因此,有分析認為,意大利即便沒有在2019年3月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它與中國之間合作的結果早已確定,意大利會在未來目睹同樣的結果。意大利在美國和歐洲的壓力下固然會放棄一些項目,譬如意大利航天局在美國壓力下被迫放棄了與中國合作「天宮三號」載人艙的項目,但這一項目的取消並沒有阻礙中、意兩國航天領域的持續聯手。

事實上,德拉吉在面對中意關係時,已經提到兩國「要坦誠對待」彼此不認同和不接受的東西,畢竟西方和中國之間的分歧是客觀存在的。但對意大利來説,簽署「一帶一路」倡議已經展示了該國構建的西方與中國關係的一種客觀方式。這對於試圖以40萬億美元在亞、非發展中國家間構建類似關係的美國來説,或許也將成為某種值得參考的內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