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埃爾多安通話顯中土新疆問題之困

撰文:葉侃
出版:更新:

7月13日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邀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通電話。在中土建交五十周年之際,兩國元首此番通話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而通話內容及雙方在此後發布通稿中的一些細節差異更為耐人尋味。

在中方通稿中,對埃爾多安談及的新疆維族問題隻字未提。而在土方通稿中,對這一「痛點」則毫不避諱:「埃爾多安告訴習近平稱維吾爾突厥人作為平等中國公民,在繁榮與和平中生活,對土耳其來說很重要」——土耳其總統府次日發表的官方通稿中如是說道。

目前,在埃爾多安當局近年來日益跳脱出西方陣營既定軌道的當下,考慮到土耳其本身獨特險要的地緣位置,北京方面出於自身全球地緣戰略的根本需求,在全面深化對土關係上有着強烈動機,且在事實上也於此取得了不少顯著成果;而土耳其也樂於與中國深化合作。在此情形下,作為兩國關係之間長期存在的、極易引發輿論喧囂的敏感點,新疆議題都需要雙方按各自立場小心處理,只是大家的具體考慮各有不同。

中國的低調態度先是出於維族問題在其角度而言長期已用不同方式穩妥調理,且即使該族問題尚有未解之處,也屬不應被土國干涉的中國內政,而且新疆族群因素以外的安全問題應由中國與阿富汗、哈薩克、克爾克斯等鄰國討論合作應對,並沒有土耳其的角色。

+2

在土國局勢而言,埃爾多安此番涉疆表態除了附和土耳其國內雖已式微,卻長期存在的「泛突厥主義」政治正確之外,更是其當下面臨重大政治困境的真實寫照。

由於長期以來(2018年至今)在經濟治理上的低迷,埃爾多安當局現在已經面臨反對黨陣營愈發高漲的,要求提前選舉的壓力。雖然目前,埃爾多安陣營仍然堅持如期選舉,但為以防萬一,選舉的籌備也在悄然鋪開。

由於在經濟脱困上的無力,埃爾多安當局已經失去了不小比例的、在政治上相對中立的城市中產支持。儘管這種情形不會必然導致埃爾多安大位不保,但執政的正發黨很可能會就此失去對國民議會的絕對掌控。對於權力掌控欲極強的埃爾多安來說,這樣的「部分失利」同樣難以忍受。

因此,開拓上述「失落群體(政治中立的城市中產)」之外的替代性票源就成為埃爾多安的題中應有之義。在此,拉攏執政盟友民族行動黨的「泛突厥主義」票源就成為埃爾多安的優先選項。然而,在這方面,埃爾多安同樣面臨着內外矛盾的境況。

如果只考慮國內選舉需求的話,埃爾多安當局無疑可以放手進行「泛突厥主義」動員。但對於眼下日漸從西方軌道脱離,而期望以全面拓展對華關係作為打造獨立自主外交戰略重要一環的土耳其來說,在中國頗為敏感的新疆問題上挑事——比如在其國內進行大範圍的泛突厥主義動員——絕非明智之舉。

+4

基於上述考量,自西方陣營刻意炒作的「新疆問題國際化」風潮以來,埃爾多安當局保持了幾乎最高限度的低調中立,更未如西方陣營期許的那樣充當「新疆問題排頭兵」的角色。但安卡拉方面在新疆問題上的「冷漠」在取得拓展對華關係之實效的同時,卻開罪了國內的「泛突厥主義」勢力。

這一「利空」使得原本因民族行動黨背景而自動流向執政聯盟的「泛突厥主義」票源逐漸產生動搖,敏鋭察覺到這一暗流的反對黨陣營則借勢而起,開始通過種種或明或暗的手段將「泛突厥主義」票倉收歸己用。

今年4月發生的,反對黨陣營兩大明星政客,安卡拉市長亞瓦什(Mansur Yavas)與好黨主席阿克謝奈爾(Meral Aksener)為巴仁鄉暴動30周年紀念活動高調站台即是最新例證。

上述由反對黨陣營持續進行的「選票收割」操作顯然令埃爾多安當局坐卧不寧,如果任由其「野蠻生長」,最後不僅正發黨會失去對國民議會的絕對掌控,連埃爾多安本人的總統大位都可能不保。

基於此,在新疆問題上進行必要的「泛突厥主義宣示」就成了埃爾多安不得不進行的政治操作。鑑於對華關係在埃爾多安當局「新版自主外交戰略」中的重要性,這樣的「宣示」又必須進行嚴格的尺度範圍限制。

於是乎,擺在埃爾多安當局面前的只有兩種選擇。要麼由執政當局的非重點人物對北京方面進行「直率提醒」,比如正發黨發言人與土耳其外交部發言人在此前都就新疆維族問題對中國進行過「正面卻有限的批評」。

要麼就如埃爾多安在剛剛結束的中土元首通話中表現的那樣,由像他這樣的執政當局頭面人物以相當委婉含蓄的方式向中方轉達對新疆問題的「關切」。

可以預見的是,隨着國內選舉壓力的迫近,埃爾多安當局這種試圖兩頭討好的手段仍將在相當一段時間內反覆出現,但具體效果恐怕很難符合安卡拉方面的原初期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