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變天在即 美式民主緣何難敵部族傳統?

撰文:葉侃
出版:更新:

「在阿富汗的419個區域中心,目前超過200個已被塔利班控制」,「雖然塔利班武裝尚未控制任何省會,但已步步逼進半數省會的郊區」——近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陸軍上將米利(Mark Milley)在出席五角大樓例行新聞發布會時公開表達了他對當下阿富汗安全局勢的擔憂。同時,也毫不避諱地表示相對於喀布爾當局,塔利班已經取得了顯而易見的戰略優勢。

考慮到喀布爾當局在接收國際援助與控制城市資源方面的絕對優勢地位,如今其在面對塔利班挑戰時的頹勢的確讓人頗感意外。根據華府官方數據,20年來美國在阿富汗投入的累計援助資金已超千億美元。其中,在絕大多數年份裏,直接投向阿富汗安全部隊建設的軍援佔比均在七成以上。

+5

在國際援助之外,長期控制阿富汗主要城市與交通要道的既得便利,也使得喀布爾當局從表面來看能夠更容易得汲取資源為己所用。

反觀塔利班,自2001年被逐出主要城市之後,該組織只能依靠「鄉村游擊戰」模式維持生存。在經濟來源上,塔利班只能通過諸如類似鴉片或特定礦產走私貿易這樣的「灰色渠道」來維持生存。與喀布爾方面坐擁「營收正途」的天時地利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於紙面實力上佔據絕對優勢的喀布爾當局在戰場上的表現卻讓人大跌眼鏡。自北約開啟全面撤軍行動以來,阿富汗政府軍幾乎在各條戰線上都處於明顯劣勢。在南部中心區坎大哈省,阿富汗安全部隊已處於實質棄守狀態。在戰鬥一線,更是出現了政府軍士兵成批向塔利班投誠的「羞辱時刻」。

與「南部敗退」相似,在北部塔吉克人聚居區,同樣出現了數千名阿富汗安全部隊官兵不戰而逃,蜂擁進入塔吉克境內的奇觀。更有甚者,之前曾長期作為塔利班勁敵的北方聯盟內部的塔吉克軍閥竟然也在塔利班的「統戰攻勢」下與宿敵握手言和,共治北方。

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政府軍當下的頹勢還是在美軍提供了有力的空中支援的條件下取得的,喀布爾當局面臨的形勢之嚴峻由此可見一斑。

在一系列「魔幻」的戰場表現背後,正是阿富汗政府從組織效能到內部治理層面系統性大潰敗的生動寫照。

「假如能夠根除腐敗的話,那麼撥付安全部隊的年度預算完全綽綽有餘,可現在卻有大量的資金被不明不白地揮霍掉了」——作為喀布爾當局的安全政策顧問,阿米里(Rahmatullah Amiri)這番抱怨批評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但從中反映出於阿富汗政府軍內部無處不在的,貪腐成性的習氣更加令人絕望。

事實上,阿富汗政府軍內部——尤其是其領導層這種「無節制喝兵血」的做法由來已久。長期以來,阿富汗安全部隊屢屢因基層官兵領不到任何軍餉,乃至部分陣亡軍士遺體無法得到妥善處置而飽受詬病。

而安全部隊內這種腐爛透頂的風氣正是整個喀布爾當局特質的直接映射,作為一個戰後由華府一手扶持的代理人政權,喀布爾政府自成立伊始就缺乏必要的國內民意基礎。從卡爾扎伊(Hamid Karzai)到加尼(Mohammad Ashraf Ghani),美國主導下的喀布爾代理政權在披上現代國家外衣的同時,卻從未跳脱傳統部族政治的桎梏。

+5

國際援助在喀布爾方面被習以為常地作為部族內部或不同部族之間的交易分贓工具,而毫無公共屬性可言。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在頭面人物的「公開垂範」下,幾乎所有參與代理人政權運作的成員都變成了擯棄一切理想信念,而為「蠅頭小利」錙銖必較的投機分子。

相比之下,喀布爾當局的勁敵塔利班在組織效能與內部治理上都至少高出一個段位。該組織以伊斯蘭聖戰主義為指導理念(綱領),號召內部成員為此而不懈奮鬥。在這種環境之下,貪腐被視為嚴重違背聖訓的行為受到嚴苛管制。

更為可貴的是,塔利班首先要求其領導層嚴格遵守並踐行上述理念,並為此制定了比普通成員更加苛刻的懲戒措施。

在領導層以身作則的示範效應下,塔利班凝聚成了一個頗有進取心與戰鬥力的政治組織。雖然其內部依然存在理念分歧,卻斷不會像喀布爾當局那樣為些許小利出現自挖牆角的「奇景」。

在打造優良作風的同時,塔利班領導層也充分汲取了首次執政失敗的教訓,於鬥爭策略上做了不少改進。

比如在近年來大力倡導「族群包容」政策:強調未來如果再次執政的話,塔利班將不再是一股只代表南方坎大哈省特定普什圖部族的力量,而將接納包括整體普什圖人在內的阿富汗境內各族群——近來與北方塔吉克武裝的和解共治就是這方面嘗試的典型例證。

同時,對於國際輿論極為忌憚的極端主義温牀問題,塔利班領導層也在不同場合明確表示執政後將全力配合相關國家反恐政策,絕不允許阿富汗成為極端組織的庇護所。

一邊是苟延殘喘、暮氣深沉的喀布爾「偽政權」,一邊是積極進取、朝氣蓬勃的塔利班,阿富汗的內部格局已經愈發明晰。喀布爾當局的失敗只是時間問題,而重掌大權的塔利班能否成為阿富汗的希望之星還有待歷史檢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