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金融脫鈎可能在股市融資領域首先出現|安邦智庫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近期以來,美國方面有關中概股問題監管再次有了實質性的行動。 3月10日,美國證監會(SEC)公布了五家因《外國公司問責法》(HFCAA)被暫時列入「預摘牌清單」的公司,分別為百勝中國、百濟神州、再鼎醫藥、和黃醫藥、ACM Research。儘管當晚中國證監會對此事立即做出回應,表示將持續與美國方面開展溝通;同時被列入名單的企業也紛紛表示正積極尋求解決辦法。不過,美國證監會的舉措再次引發了美股中概股大幅下跌。

處於中美金融競爭之中的中概股企業股票,其市值已經大幅下滑,而且在三月份有加速下滑的趨勢。據財聯社統計,323家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在今年3月前9個交易日裏,共蒸發3260.9億美元市值。其中,且不論近幾日的跌宕,便以3月11日收市價計,有209家公司股價自高位下跌超80%,股價下跌超八成公司佔比達64.5%。當中包括騰訊音樂、中國人壽、自高位跌去89%;滴滴、嗶哩嗶哩自高位跌去88%;貝殼、富途自高位跌去87%;搜狐、唯品會、微博、天演藥業等自高位跌去85%。在中美之間地緣競爭愈演愈烈的情況下,這些存量中概股企業由於面臨未來的退市風險,已經逐漸走向了市場「清零」的狀態,也就失去了維持在美上市公司地位的意義。

有關中概股的問題,從安邦智庫(ANBOUND)的訊息跟蹤中可以看到,其源於中美之間就上市公司審計問題的爭議。美方希望直接對這些企業進行審計,而中國方面出於訊息安全、審計主權方面的考慮,一直以來不允許企業向境外提供相關的審計底稿。在中美合作的「蜜月期」,出於共同的利益,雙方監管部門對此問題一直存在默許和妥協。一些中概股企業利用這一監管的灰色地帶也發生了訊息披露和財務造假等違規行為,進一步加劇了這一矛盾。在中美關係發生變化,地緣競爭趨勢越來越明顯的情況下,美方出台了《外國公司問責法》,為相關爭議制定了時間紅線。這意味着在審計爭議無法解決的情況下,在2024年前後,大量中概股企業不得不面臨從美國資本市場退市的結局。目前,美國證監會開列相關企業清單,正是其執行相關法律的實質性行動。從市場的反應來看,中概股企業市值「清零」意味着市場認為中概股退市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那麼,在美中概股企業未來是否將走向完結?中美資本市場是否會完全「脱鈎」?這些問題不僅大量中國希望上市融資的企業十分關心,也是國內外投資者關注的問題。這不僅影響涉及中美之間的經濟、貿易、投資等廣泛的領域,也對企業未來的發展、佈局帶來深刻的影響。安邦智庫的研究人員曾經提到,在中美地緣競爭越來越趨於激化的背景之下,中美之間在貿易領域、科技領域和金融領域的衝突和爭端會越來越多。中美資本市場方面同樣不能避免,未來會逐漸走向相對脱離的狀態。在地緣風險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未來不僅面臨國際環境的變化,也面臨政策環境、市場環境的改變,將不斷壓縮中概股的空間,即使有個別的企業能夠繼續存在於美國資本市場,未來中美資本市場之間的直接聯繫也會越來越弱,中國的資本市場也會逐漸走向地緣循環為主的新格局。

就目前局勢的發展來看,雖然中美之間的緊張狀態較特朗普時期有所緩和,但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定位仍然是以競爭為主。這意味着過去雙方妥協和默契的灰色地帶會變得日益清晰。在審計問題爭議上,雙方妥協、合作的可能性變得十分困難。中國方面,無論是證券法的修改、數據安全問題規則的制定都多次表明對審計主權、數據主權和訊息安全問題的態度。這方面,不會有太多妥協的餘地。而美國方面基於《外國公司問責法》和對於市場投資者保護的規則,在審計問題上也缺乏靈活處理問題的方式。最主要的是在中美戰略競爭的格局下,中美監管機構之間合作的動力不足。這是中概股未來不被看好的主要原因。

即使是中美監管機構之間能夠就審計問題達成某種協議,在美國不斷加大對中國金融投資限制、加大對中國企業制裁的情況下,相關的政策風險也會使美國市場投資者對中概股「敬而遠之」,中概股的估值和交易都會受到影響,長此以往,這種市場環境也就使得企業逐漸喪失赴美上市的動力。目前來看,一些中概股企業為防止未來被「清理」的情況,紛紛啟動了「回歸」之路,大多都選擇在香港二次上市,來規避有關的風險,避免市值被「清零」。這是企業不得不作出的生存選擇。

中美之間金融領域完全脱鈎,不僅對中國企業不利,也不利於美國佔據優勢的金融服務業。畢竟美國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包括投行、風投、共同基金等都仍然保持對中國經濟和中國市場的深度參與。只是在地緣競爭日益激化的情況下,中美之間資本市場的聯繫需要一個新的地緣平衡點予以支撐。儘管中美之間資本市場直接聯繫被逐漸分開,各自仍會在地緣格局下尋求新的資本市場聯結的方式,以滿足雙方融投資的需求。這種以地緣紐帶為主的聯通,可能在香港,也可能在新加坡等其他地方。

最終分析結論:

中美之間審計爭議問題的日益加劇,在中美戰略競爭態勢趨於嚴重的情況下,正在推動中概股被市場「清零」。這實際上意味着中美資本市場的直接聯繫會越來越弱,需要警惕的是,中美金融脱鈎可能在股市融資領域首先出現。未來,中美雙方如何在地緣格局變化下維持合作,將成為對中國更為迫切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