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激進緊縮可能導致美國陷入衰退|安邦智庫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在美聯儲超常規加息75個基點之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6月17日重申對抗通脹的決心,表示美聯儲正「迫切專注於」讓通脹率回到2%的目標,以維持金融穩定。鮑威爾說,「我與同僚們正迫切專注於讓通脹率回降到2%目標」,若美聯儲要履行最大就業與穩定物價的雙重職責的能力,就要維持金融穩定。鮑威爾有關貨幣政策應對通脹的表態,不僅沒有給市場對解決通脹帶來信心,反而再次引發有關政策風險的擔心。

令市場最為擔心的是這種聚焦於通脹的激進緊縮政策本身。特別是,對於有關美國是否會陷入衰退,美國政府與美聯儲仍保持樂觀,而越來越多的市場機構則對此十分憂慮,在美聯儲失去政策前瞻性後,越來越擔心由此引發的衰退風險。在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看來,如果美聯儲不計後果「執着」於實現通脹目標,則其本身的貨幣政策影響恰恰是造成美國經濟出現「硬着陸」的主要原因。這種政策風險,不僅會傷害美國經濟,同時會將全球拖入「滯脹」的泥潭。

美聯儲目前激進的政策立場,在安邦智庫看來,還是在於美國通脹問題的政治化。美國拜登政府需要在中期選舉中保住民主黨在國會的地位,需要挽回因通脹問題而流失的民眾支持。而一向受到政府影響較大的鮑威爾,自然無法承受這些政治壓力。但問題是美國及全球通脹水平走高已經變得「根深蒂固」。此次通脹走高,不僅有貨幣超發引起的需求過熱,俄烏衝突引發的能源價格扭曲等短期因素,也有全球供應鏈扭曲帶來的供給約束,還有綠色發展引起的成本上漲等長期因素。美國通脹水平將在幾年內都會高於其2%的目標。因而,僅僅依靠貨幣政策調整,恐難以短期內有效降低通脹,反而使得經濟需求面臨急劇萎縮的前景。這是市場普遍擔心美聯儲過激政策導致政策風險的主要原因。

收緊貨幣政策,無論是加息還是縮表,如「搖搖板」一樣,在抑制通脹的同時,會影響到就業和經濟需求。在這一問題上,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值得討論的地方。問題上,如果需要短期對通脹產生效果,美聯儲需要政策「超調」,即需要加息幅度大於通脹升幅。在美聯儲去年錯誤估計形勢,加息太晚的情況下,這種超調的幅度需要更快,而對於目前美國8%的通脹水平,如果要在年末下降至2%的政策目標,那麼其加息幅度可能要遠大於目前預計的年末達到3.4%的水平。如果美聯儲不計後果激進加息,將對美國經濟帶來災難性的影響。美聯儲要強行實現2%的通脹率,將是不現實的目標。

安邦智庫此前預期,2022-2023年,即至少今明兩年,美國經濟將會有非常糟糕的表現,美國的消費和居民生活受到的影響會較大。這一判斷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支撐。近期,紐約聯儲DSGE模型最新發布的經濟預測顯示,美國經濟實現「軟着陸」的幾率只有10%。該模型的預測結果比3月份的時候要悲觀得多。紐約聯儲預計,2022年美國核心PCE指數將保持在3.8%的高位,比3月份的預測上升整整一個百分點,此後將逐漸下降到2%(2023年和2024年分別為2.5%和2.1%)。具體來看,該模型還預測,2022年和2023年美國GDP都將出現温和的負增長,2022年為-0.6%,2023年為-0.5%,而3月份的這兩個預測指標分別為0.9%和1.2%。摩根大通在近期的報告中指出,根據目前美股的走勢,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已經飆升至85%。其指出,如果悲觀情緒持續下去,關於「經濟衰退即將到來的言論」將會「自我實現」。

安邦智庫研究團隊曾指出,美國這種貨幣政策的調整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將很顯著。一是美國市場的需求減少,進口減少。二是強美元將會讓各國的貨幣出現相對貶值。這兩點的影響對世界的衝擊將是最大的。同時,美聯儲激進政策已經引起全球金融市場的波動,這種波動不僅可能戳破全球資本泡沫,更可能對各國經濟帶來聯動的衝擊,加劇新一輪危機的風險。

作為全球貨幣政策起主導作用的美聯儲,已經開始影響到全球各國,不僅各國匯率出現波動,全球股市也已經先期進行了調整,美股標普指數今年以來已下跌23%,跌入熊市,其他各主要股市今年以來都在向下調整。此次美聯儲一次性加息75個基點,更帶來債券市場的波動。歐洲一些債務較重的國家,主權債面臨不斷拋售,日本國債同樣面臨收益率不斷升高的壓力。隨着歐元、日元的貶值,未來更多槓桿較高的國家更承受不住美元升值的壓力,而不斷出現債務違約。這種連鎖反應,勢必引發新一輪全球性危機。

最終分析結論:

美聯儲一再表態致力於實現通脹目標,使得其激進貨幣政策越來越成為導致美國經濟出現「硬着陸」的主角。這種風險隨着美國通脹的持續會越來越大,不僅將使美國經濟陷入惡性循環,更會將全球經濟拖入泥潭。

本文轉載自安邦智庫6月20日「每日金融」分析專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