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減持美債當然不是因為佩洛西訪台 | 經略

撰文:陸一
出版:更新:

在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台後,有輿論指「中國應進一步減持美債以報復」。中國在持續減持美國國債是真,相信這個趨勢還會繼續。但減持美債這件事情,完全是一個經濟利益的考量,而非政治。

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跌至12年來最少。美國財政部數據顯示,中國連續六個月減持美國國債,5月減少226億美元,持有量跌穿1萬億美元,只有9,800億美元,是2010年中以來最少。

實際上,中國持續減持美債原因有三:

其一,在美國6月通脹率高達9.1%續刷歷史新高後,美聯儲在7月28日再度加息75個基點,將基準利率將上調至2.50%。美國一直在通過「暴力加息」緩解自身通脹。市場對聯儲局加息的節奏和預期不斷提高,從而導致美國無風險利率快速上升。為了減輕所持美債資產因利率上升而帶來的快速減值,各國央行連續拋售美債也就成了理性選擇。美債市場的債券價格今年也出現較大跌幅。

美國6月通脹率高達9.1%續刷歷史新高。(AP)

這也使得2-10年期收益率曲線倒掛幅度為2000年以來之最,這清晰地表明瞭美債市場的看法,即美聯儲積極加息或導致美國經濟衰退,債券收益率曲線的持續倒掛往往是一個預測經濟衰退的有效先行指標。各國減持美債背後,當然說明投資者對美債缺乏投資信心,說明美國經濟的基本面非常不好。

聯儲局從8月1日開始將加大縮表力度,從6月的每月650億美元增加到950億,但美國債務的增長只不過速度比以前慢了些而已,並沒有真正停止下來。這個問題就是聯儲局在激進加息和由此引發的經濟衰退預期下,聯儲局已經歷史性地朝這些債務火藥桶裏丟了根火柴。這對美國金融市場和美債來說無疑是壓在身上的一座大山。

其二,中國拋售美債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中國外匯儲備資產的多元化戰略早已啟動,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後更有所加速。事實上,不光是中國,全球外匯儲備多元化、分散化配置都有所提速。

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引發了國際社會對於現行美元本位的國際貨幣體系的質疑。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方案之一,就是國際貨幣體系的多極化,標誌之一是美元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下降。

事實上,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外匯儲備大部分是美元以及美元資產,並且美元也是大部分用於投資美國國債。但是隨着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日益增加以及對其他國家的投資逐漸增長,中國開始減持美債成為了必然的趨勢。減持美債的做法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外匯儲備多元化的需求。增加其他的外匯儲備,自然而然的也就降低了美債的持有比例。

其三,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聯合西方對俄羅斯發動一輪又一輪的金融制裁。很顯然,美元霸權成為了美國可以肆意使用的一種經濟武器,是這個「武器」賦予了美國二戰後在世界舞台上的絕對權力。在全球化時代,貨幣金融已經成為大國政治博弈的主要武器,它不僅涉及財富的積累,更關係到國家以及國際經濟體系的安全。

2月26日,日本東京一名示威者高舉標語,認為應該將俄羅斯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系統。(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事實上,美元霸權隨意性的傾向不斷加深,就將會有更多的國家產生「去美元化」的訴求與行動,以降低美元霸權體系出現打壓行為與體系動盪時的風險。美國動輒將金融武器化,實際上打擊了全球持有美元資產信心。

世界各國央行持有美債規模不約而同下降。在今年4月,甚至出現前十大美債海外持有主體,集體減持美債的罕見一幕。而美國財政部在7月19日最新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美債官方持倉數據有兩個月的延遲慣例,目前只更新到5月份),5月,包括日本、中國、盧森堡、愛爾蘭、巴西、加拿大、沙特、德國、澳洲、以色列、瑞典、越南、波蘭等多國更是集體拋售了總額高達800億的美債。可見,減持美債是一個全球趨勢,中國也不過是「安全」,以及「利益」角度出發,同佩洛西訪台無關,實在無需政治化這個操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