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刊文:西方浪費了中國爭取的抗疫時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疫情趨緩,但在中國之外的多個國家,疫情變得嚴重的趨勢。美國《紐約時報》3月13日發布名為Ian Johnson的撰稿人的文章。

他以自己的個人經歷,指出包括美歐在內的西方國家在抗疫戰上的不足,以及中國的經驗帶給它們的啟示。然而這些國家模仿中國推出最差的措施,往往對它最好的措施或其成功視而不見。

圖為3月9日,德國柏林民眾在排隊進行新冠肺炎檢測。(AP)

文中指出歐美等地疫情迅速蔓延、股市尋底、世衛宣布疫情是大流行,但這並不會改變一個事實,就是在過去的數周內,美國和歐洲大部分地區對冠狀病毒爆發的態度即使不是完全消極的反應,也是奇異的反應。或者這些地區的政府已經在遏制病毒的傳播錯過最好的機會。在中國已經看過一種初步否定情緒出現後,他對西方國家的反應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但是,在中國不得不面對令人討厭的意外之事時,西方國家的政府已在旁觀看好幾周。

直到近期,有關中國行動的報道都是負面居多,包括指政府在12月底打擊告密者;一些主要外國媒體對中國實施的「封城」、隔離措施予以批評,或是指它們沒有意義。火山神及雷神山醫院在僅一周建成,它們的報道又投射出類似希特拉興建公路般的邪惡感覺。

他寫道,「情況好像是,中國的經驗不足以在『不作為的危險』一事上對西方國家發出警告,一些國家反而在模仿中國推出的一些最差的措施,但往往對於它們最好的方面、或是它的成功選擇視而不見。」

他指出:「我認為局外人、尤其是西方人,沉迷於談論中國威權政治體系,這使他們輕視其決策的可能價值以及相關性。」

↓↓↓想看更多火神山醫院的照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26
+25
+24

在中國的檢疫措施方而,特別是當他們不讓長者及傷健人士獲得保健服務之際,Ian Johnson認為這其實不一定是殘忍。整體來說,他不認為這些措施不受歡迎。政府努力去讓民眾對有必要採取強硬措施受落。政府以各種宣傳方式告訴人們疫情的風險。

他說根據自己在封城高峰期間在中國生活數周的經驗,以及與心懷不滿的精英人士對話後,發現人們對遏制措施感到沮喪甚至惱怒——但他們很大程度上也支持實行它們。

Ian Johnson指出,當西方西家有些人沉迷於有關「中國的系統導致初期不能阻止疫情爆發」的說法,他們忽略它收效的一些方面。在機場檢測民眾體溫,推動人們保持距離或向任何患上新冠肺炎提供免費醫療,都不是專制的事。

圖為3月12日旅客在中國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第三客運大樓外走過。(AP)

文中指出,「相信中國的決定主要是基於粗暴的威權主義是愚蠢的。一個國家不必出於醫學理由捍衛其所有措施;這些都是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可能會爭論多年的問題。但是值得承認的是,並非中國的所有失敗都是其政治制度所獨有的,有些政策是出於對公共利益的認真關注而制定的,並由高素質的公務員執行。」

他寫道:「中國領導人在最初開始時在摸索,但在短時間內他們的舉動要比迄今為止許多民選領導人採取的果斷得多。不管是不是專制,他們也希望得到公眾的認可。 中國領導人可能不會面對選民,但他們也關心其管治合法性,這也取決於他們的表現。」

他在文中最後指出,「只是太多身處更遠地方的國家袖手旁觀,對中國以及在亞洲其他地區正在發生的事情看了數周,像是這與它們無關。一些政府因缺乏政治意願而猶豫不決。有些人仍為「中國是永恆的『另一國』」的說法所欺騙,認為中國的經驗對西方國家而言不可能跟其有關,更不用說提供任何教訓——除了不要做什麼之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