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少年「網約」性行為調查:手機「約炮」成高中生談資 

撰文:一条
出版:更新:

2010年前後,中國社交媒體井噴式出現,一夜之間,人與人的交往距離被無限拉近,陌生人之間的社交成本大大降低。
網上交友逐漸成為潮流趨勢,尋求性伴更加可及、便利,為偶遇型性行為的發生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條件。作為性活躍人群,青年人,包括青少年,也成了網約平台的重要使用群體。

編輯:東寧(一条)

新生事物為生活帶來便捷的同時,往往會在成長過程中出現問題。伴隨著網約平台的普及,是青少年性成熟提早的事實。青少年正處於探索的年齡,網約平台成了他們滿足性好奇的工具,在缺乏性安全知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的情況下,通過網約滿足自己的第一次性欲望,很刺激也很危險。

(一条)

為了更深入了解網絡對我國青少年性行為的影響,中國紅絲帶網「青少年全力以赴」新媒體平台,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中國性病愛滋病防治協會等機構的指導下,針對15-24歲的青少年,展開了為期半年的網約性行為現狀調查。

在收集的8771份來自各個年齡層的樣本中,共有1177人有過網約性行為,佔13.4%。在有過網約性行為的樣本群體中,15-24歲的青少年有730位,佔62.03%,本人或性伴意外懷孕的,約佔3%,遇到感染性病愛滋病問題的,約佔4%。

這一串串數字,也給人提醒:不能因為面對的是青少年,就對性避而不談,真正有效準確的性安全知識普及才是解決問題的最重要環節。

(一条)

網約性行為

青年人,尤其是青少年,他們是網絡和智能手機的頻繁使用者,同時也是性行為的活躍群體。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他們的交友方式和性交往的方式也發生了相應的改變。

互聯網帶來的信息爆炸,讓青年人在更早的年齡接觸和認識了性,網絡信息的不完整又讓他們對性的風險和責任缺乏完整的解讀。網約社交平台的出現為青少年提供了滿足性好奇的機會,同時,也因為安全性行為引導的缺位導致了很多問題的出現。

人們將沒有感情基礎,缺失承諾和親密度情況下發生的性行為,稱為「偶遇型性行為」,簡稱「約炮」。已有很多研究指出,偶遇型性行為可能是感染性病和愛滋病的高危行為。

網約平台的出現,大大減少了陌生人之間的社交成本,也成了發生偶遇型性行為的便捷工具。

網約性行為因為其便捷、匿名等特性,相較於傳統性行為風險更大。多性伴,在無保護措施的情況下發生性行為等等相對不安全行徑,都有可能提高傳播和感染疾病的機率。

為了更好地了解目前我國青少年使用社交網絡工具發生偶遇型性行為(以下簡稱「網約性行為」)的現狀,中國紅絲帶網「青少年全力以赴」新媒體平台,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和中國性病愛滋病防治協會等機構的指導下,針對15-24歲的青少年展開了為期半年的網約性行為調查。

青少年的性不應該是一個避而不談的話題,真正有效准確的性安全知識普及才是解決問題的最重要環節。

網約大調查

(一条)

13.4%的人使用社交平台約炮

這次調查主要通過在線問卷形式開展,從2017年9月8日到2017年11月29日,共收到8771份有效反饋,其中包括3938位男性,4833位女性。

8771人中有1177人曾經使用網約社交平台發生過「約炮」行為,佔比13.4%。1177人中有425個女生,752個男生,男生使用網約平台的比例明顯高於女生。

(一条)

15-19歲青少年佔網約人群的11.81%

有過網約經歷的1177人中有139人的年齡在15-19歲之間,佔比11.81%,20-24歲之間使用網約平台約炮的人數高達591人,佔比50.22%。顯然,確實有一部分青少年在相對低齡的年紀開始使用網約平台,通過平台發生性行為的情況也的確存在(由於14歲以下屬於低齡人群,對問卷的理解可能存在誤區,故不作為主要分析對象)。

在個人的深入採訪中的也有高中生承認本來就對性好奇,而網約平台為他們提供了嘗試的機會。「約炮」行為有的時候也會成為談資,性也是大家聊天時會探討的話題。

(一条)

微信是使用頻率最高的社交網約平台

1177人中有42.3%的人僅使用一種網絡平台,90.57%的人使用的平台數不超過3種。眾多平台中使用頻率最高的是微信和QQ,微博的使用人數為53人。

常用的社交平台目前依舊是大家「約炮」的首選,相對於陌生人,有一定社交重疊的人更容易成為發生偶遇型性行為的對像。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在類似於陌陌、探探這樣專注網約的平台上認識後,又返回到常用社交平台上進行一對一的深入交流。總之,可供選擇的平台五花八門。

(一条)

網約主要是為了滿足性需求

選擇通過網約平台發生性行為的動機也很直接明了,937人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需求,也有155人是希望通過頻繁的約會成功體現自己的性魅力。同時,在網約平台上出現多性伴的現象很常見,在最近一年中,766人(佔比65.08%)有1-5個網約對象,102個人(8.67%)有6-10個網約對象,還有39個人(4.76%)網約對象人數超過20個。

性愛成熟年齡提早未必一定是壞事,但是在缺少性安全知識和自我保護意識的情況下魯莽行事,可能會產生一些令人難以預料的後果。

(一条)

4.25%的人遭遇性病和愛滋病的問題

在調查的1177人中有3/4的人稱並未在網約性行為過程中發生危險,但是其中有50人遇到感染性病和愛滋病的問題,佔比4.25%,這一比例甚至超過遭遇暴力行為和被人拍攝裸照的佔比。

調查也證明,和陌生人約會並不會提高年輕人的警惕性,有268人在最近一次的「約炮」過程中沒有使用安全套,佔比為22.8%。

(一条)

18.1%的人在網約過程中經歷了意外懷孕

未成年媽媽攻佔視頻直播平台曾一度引起大眾的關注。這份調查也驗證了青少年中的確存在意外懷孕的情況。

15-19歲的人群中有20人遇到過意外懷孕的狀況,佔比10%。在所有經歷過網約性行為的1177人中,意外懷孕的比例則達到了18.1%。感染愛滋病和意外懷孕也確實是大家在網約過程中最擔心的情況,有959人最害怕感染HIV,有327個女生會擔心自己懷孕。

(一条)

性好奇是本性,不能壓抑

有一點家長一定要意識到,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上清華北大,但是幾乎所有的孩子都遲早會有性行為。

現在的青少年有太多接觸性話題的途徑,有時帶著好奇心在互聯網的世界中探索性。他們對性一知半解,有恐懼也有渴求。父母對此往往缺少關注,他們總是不願承認孩子到了擁有性欲望的年紀,他們需要爸爸媽媽的正確幫助。

影視作品中出現的粉紅瞬間,上網時蹦出的性愛小廣告,各路視頻平台色情主播的故意挑逗,更不用說網約社交平台讓戀愛變得越來越唾手可得。

遺憾的是,性安全和性責任的知識並沒有因為互聯網的便捷得到足夠的傳播和普及,信息的不對等,不平衡一定程度上導致了孩子們對性風險意識的缺失。

性是存在的,青少年的性行為是活躍的,性文化是豐富的,我們其實應該去正視它,疏導它,而不是一味地去堵截它。

(一条)

性本身具有實踐性

每個人都知道性的存在,卻忘了性本身是一個實踐性的東西。孩子們的性意識因為信息爆炸被早早地激發,大部分人在第一次甚至無數次性實踐中卻仍不知道如何去保護自己,從而造成很多問題。尤其是青少年,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找不到人去傾訴和諮詢,他們遇到問題的第一反應往往是逃避。

中國疾控中心愛防中心倫理委員會主任王若濤教授就強調了這一現象,有些意外懷孕的孩子在就診時只告訴醫生自己腹痛,堅決否認有過性行為,導致醫生誤診,因此產生了嚴重的後果。尤其是15-19歲左右的年齡段,對意外懷孕導致的可能性後果完全沒有清楚的認知。

無論是擔心孩子有可能發生的性行為,還是對孩子的性覺醒毫無意識,很多家長仍採取避而不談的態度,在雙方都處於難以啟齒的尷尬境地中,父母自覺或不自覺地把子女的性教育交給了互聯網。

(一条)

青少年的性需要安全教育和服務

其實性好奇是本性,不應該在壓抑中成熟。應該在產生性萌芽的青春期之前讓孩子了解一些性相關知識。青春期前孩子學習性知識和學習普通知識一樣,能夠自然的接受,避免了青春期課堂上的性教育可能帶來的面紅耳赤。

青春期時,爸爸媽媽應當扮演朋友的角色參與孩子們的性教育。面對身體的變化,孩子內心也會發生疑惑。父母如果不能坦然解答孩子的性疑問,向孩子發出的信號是「性是羞恥的,不應該大大方方地講出來」,這樣的行為只會與孩子之間產生隔閡。當問題真的發生時,孩子的第一傾訴對象自然也不會是爸爸媽媽。和孩子坦誠交流,幫助他們樹立自信面對性行為的意識,才父母真正應該做的。

我們也呼籲有更多的教育和醫療衛生工作者對青少年的需求有所了解和回應,既然這個年齡已經出現了網約、出現了不安全性行為,那麼隨之而來的困惑和問題,不管是懷孕、感染疾病還是心理問題,也需要針對性地進行解決。

社交平台只是工具,我們需要思考的不是如何禁止約束而是如何合理疏導。青少年的性也不應當成為避而不談的敏感字眼,青少年需要擁有健康的、安全的性,在遇到問題和風險時,給予友好的服務和對待。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