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肺病維權】體重暴跌至40公斤 風鑽工王兆崗:我們病人拖不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於早前在深圳信訪局維權的工友一度被公安打傷,今年52歲的桑植風鑽工人王兆崗就憤怒地質問:「大夥都是正當、理性維權,又不是反革命,恐怖分子,為甚麽會遭受這樣的對待?」

本身已被確診患上塵肺病三期的王兆崗,又批評深圳當局總是老調重彈「耍太極」,毫無誠意解決問題,讓工友過去半年的維權工作陷入膠着。他強調,工友的塵肺病正正就是緣於當年「深圳政府監管不作為,是政府的責任」。

受病情困擾,王兆崗的體重目前只剩大約40公斤。(受訪者提供)

籲當局別把他們「往死裡拖」

今個月亦有來到深圳維權的王兆崗,其體重已由去年底的約55公斤,大幅下跌至目前的40公斤。雖然有不少工友均希望他能夠保重身體,先好好留在家鄉休養,不過他仍然堅持來到深圳維權,因為他認為這次已經是今年第5次的維權行動至為關鍵,政府需要拿出一個讓他們心服口服的方案去解決問題,別再把他們「往死裡拖」,因為他們已經「等不起」了。

王兆崗早年亦曾在深圳擔任過4年的風鑽工人,深圳的世界之窗地鐵站、益田廣場、皇崗漁農村改造工程、卓越時代廣場等工程均曾經由他經手。據他憶述,地盤內的風鑽井下暗無天日,好像「地獄」一樣,下井的人就如被吸進深不見底的黑洞,連打開電燈也看不到,只看到洞口直冒灰。工友每天一般需工作8至10小時,萬一工期吃緊,甚至有需要工作至晚上11時。而工友為了趕進度一般少上廁所及喝水,經過四、五個小時的工作後,才有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可以上來「扒幾口飯」。而從「地獄」爬出來的工友總是滿臉灰塵,頭髮、耳朵也全是灰,只有兩個眼睛在翻動,以及白得刺眼的牙齒。

富人天堂是深圳,可惜遍地是冤魂。
王兆崗

身患頑疾的王兆崗需經常進出醫院。(受訪者提供)

王:塵肺病就是當年政府不作為的最好證據

據悉,當年每名初到深圳工友的日子其實亦不易過,地盤一般只招散工,工期只有一個月至半年不等。深圳當時作為經濟特區,極之嚴格執行戶籍管理制度,對於無合法證件(如邊防證暫住證)、無固定住所、無穩定收入的外來人口會遣返回家鄉。因此,工友當年只能四處逃躲,有時甚至直接住在墓地裏,吃那些供奉在墓碑前的鮮果充饑,或者躲到地盤附近的公園,遇上公安檢查時還要爬到樹上躲藏。

對於長年累月出入風鑽洞的工友而言,往往等到發現不舒服時,其塵肺病的病情已經難以根治。於去年5月被確診患上塵肺病三期的王兆崗,其體格僅在一年的時間就瘦弱得整個骨架都突出來。由於抵抗力變差,萬一患上感冒時就更是生不如死,因為根本無法入睡,他表示:「不是容易醒,是時時刻刻睡不着,想睡都睡不了,換個方向動一下都不行。一動就好像蜂煤爐子一下子關緊了,氣就沒了,很憋。」平躺入睡對患病的工友而言已成奢望,即使仰頭也不行,他們只能把身體稍微前傾至最合適的角度撐住,然後靠着背後的被子維持姿勢,而醫藥費對他們而言更是沉重的負擔,王兆崗指:「太厲害了,一生病要花很多錢的,一進醫院就是好幾千,這個病很麻煩的。」

對於當局面對工友半年的維權行動始終無動於衷,甚至派出公安清場打傷工友,王兆崗表示當局「每次都是填表填表……真正又有多少實質上的進展!我們是病人拖不起!說不定有些病人拿不到錢就一命歸西!死不瞑目!無證的只能等死,一點希望都沒有,政府連個空頭許諾都沒有。我們怎得塵肺病?天生?一切都不是,是當年深圳政府監管不作為,是政府的責任!想推脫責任沒門!塵肺病就是最好的證據」。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